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4933879/article-link/

首頁 洛杉磯

麗江遊8年 張成勳返洛養老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洛城資深媒體人張成勳(右)和才廣懿(左)退休後移居雲南麗江八年,重新安家洛杉磯。(記者楊青/攝影)

洛城資深媒體人張成勳(右)和才廣懿(左)退休後移居雲南麗江八年,重新安家洛杉磯。(記者楊青/攝影)

每個人都有移居他鄉和重返故地的理由。對於退休後先後在中國「世外桃源」雲南麗江定居了八年的媒體人張成勳和才廣懿來說,重返洛杉磯安家的理由並不複雜:比較來比較去,還是這裡最適合養老!

八年前以年近八旬的高齡移居麗江,張成勳和才廣懿多姿多彩的退休故事,羨煞洛城好友們,就連一些剛入中年的友人也受影響提前策劃自己的退休生活,也將四季如春的麗江列入退休定居首選,渴望像小鳥一樣生活在四季花香之中。

「事實上我人回洛城,還是依然非常想念麗江的朋友們」,一輩子廣交朋友,洛杉磯前資深媒體人才廣懿表示,「沒有堵車、不用擔心霧霾,物價低沒壓力,民風淳樸,人情濃厚友好,都是這麼多年樂不思洛的原因」,還有,麗江雖然是中國四線城市,卻直飛台北,2小時40分鐘,一下縮短了與台灣家人和朋友的距離。

在美國過了幾十年經濟實惠的生活,到了麗江,物價還是相當便宜,北上廣等大城市不可同日而語。

「通常人民幣4000至5000元(相當於600至700美元)在當地就可以生活得非常好,吃喝購買隨意,還有餘錢到處旅遊」。才廣懿表示,由於當地生活腳步很慢,沒有都市的壓迫感,加上退休心態放鬆,生活非常輕鬆。雲南地處雲貴高原,天亮晚,兩老通常晚睡晚起。中午11時才開始太陽將大地曬暖了起床,或外出閒遊,或朋友小聚,或學茶道,或即興揮毫,或義務給台灣和美國來的朋友當「黑導」,常常高興到半夜才回家。或乾脆不出門,窩在家中看電視,「舌尖上的中國」、「走遍中國」、「遠方的家」、「海峽兩岸」、「兩岸直通車」等等,兩位媒體前輩的評價是,「大陸這些年的電視真的不錯」。

一輩子都喜歡旅遊的張成勳和才廣懿,退休後在中國生活更是如魚得水。「我們麗江的家作為基地,一年四季出門旅遊沒斷過」,才廣懿表示,通常他們自己用電腦訂機票,「電腦一直開著,出現最低價就趕緊下訂鍵」,或自己開車自駕遊,所以不用花大錢就遊遍了各地山水,「八年半中只有福建、西藏、青海沒去,其他全部走透透,每個地方至少住了一兩個月」。兩人的經驗是,在中國旅遊一定要避開節慶假日,才能正真體會中國山水人情之美,「幸運的是,出門旅遊的種種不測,我們從來沒有遇到過」。

「有七年,我們過年都是在不同雲南人的家裡渡過的,在中國非常鄉下的地方,很特別很艱苦,甚至得自己帶上坐便器,但是一種非常難得的人生體驗」,張成勳說,雖然自己在雲南生活時已過八旬,但每天快快樂樂,並不感覺自己老了。

麗江四季如春,但也會常常一天四季。除了早晚溫差大,高原氣候非常明顯。

「長年處於2400米的高原,對於老年人來說要克服不容易」,才廣懿說,自己60出頭,在高原生活依然生龍活虎,但86歲的先生就會出現行動慢,上三樓都會氣喘,家中得配上呼吸機,每周至少吸氧兩次。

當地美食不少,坨坨肉、江邊辣、生醃豬肉、蠶蛹、炸蝎子,都令人印象深刻。但始終揮之不去的呼吸高原反應,加上當地的醫療狀況,還是讓兩老不得不捨近求遠。

由於當地沒有很好的醫院,已進入老人慢性病期的兩人遇到大病痛時必須前往省城大醫院,「清晨4點就得去排隊,專科醫師掛號費250元,還要走後門,還沒有隱私」,後來只能到私立醫院跟美國相比。

「我們本來計畫十年回洛的,但還是提前回來了」。

「在麗江八年多,最快樂的是參與了『三朵浪花』的扶貧建校,蓋了四所學校」,在洛城老一輩華文媒體人中一直有『熱心大姐』稱號的才廣懿,多年來義務擔任麗江扶貧支部負責人,帶著年輕的義工在彝族居住的山區,將年久失修,或危樓改建成磚瓦房,添加校舍、床位、被褥和操場,希望吸引山裡的孩子走進課堂,增廣見聞。

「最讓人心疼是的在當地山區和農村,到處看到很多留守兒童」,才廣懿表示,尤其是居住在高山區的彝族同胞,父母出去打工或失蹤而將孩子留下與祖字輩居住的情況非常普遍,而由於當地語種多樣,溝通相當困難,連想要幫助他們都不容易。

而當地貧困的環境,使得孩子受教育的情況雪上加霜。由於主動上學的孩子不多,常常一個教室兩個班,一師多教,兩人曾想到給孩子們買冰箱,後來發現連電都沒有。

「我們離開了,但希望中國政府多關心」,張成勳和才廣懿表示,回到洛杉磯,最放心不小的是山裡的孩子們,還有當地許多可開發卻仍然浪費的資源。

才廣懿表示,雲南當地鄉下不少孩子上的是「村小」,只有一到四年級。「晚小」可以上到六年級,但通常20至30個村落才有一所晚小。所以很多孩子讀完四年級就輟學了,而當地教育水平有限,加上更多孩子學習自願性不高,四年學習收穫非常有限,「我們非常心痛卻無能為力」。

「南美人能歌善舞,但你要去到雲南,你會覺得那裡才是真正的歌舞之鄉」,張成勳表示,很多雲南少數民族天生一副好嗓子,麗江大街小巷的商店招牌,隨處可見功底深厚的手寫漢字,民族藝文璀璨,但遺憾的是到他們離開前,當地還沒有一家大型的室內歌舞劇場,公共圖書館也常年沒有正常運作,非常可惜。

兩位老人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下次再到麗江時,能看到所有這些遺憾都有新改觀。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