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報伴我行》世報相伴三十五年
/李烈聲
March 13, 2011 06:00 AM | 8353 次 | 0 0 評論 | 19 19 推薦 | 電郵給朋友 | 打印
我認識世界日報,是在世報誕生之前。

我移民加國以前,已是聯合報讀者。我歡喜聯合報,一是由於其社論;二是由於高陽歷史小說。那時我是聯合報海外航空讀者。我首次遊台灣,即由高偉先生介紹認識高陽,我告訴他:航空版報費不多,但我是窮文人,長期訂報,負擔不起。他說:巧了,聯合報打算在美加辦報,但不稱聯合報,而稱世界日報,價錢自然比航空版便宜。返加後,我便佇候好音。

果然不久,世界日報便在多倫多創刊,社論擲地有聲、小說精彩絕倫,而所費有限。自謂上蒼待我不薄。

又不久,太太因病入院而失業,雙薪家庭少了一半收入後,供車、供樓、供兒子入大學,都成問題。

一天,我在世報上看到一篇文章,作者是個留學生,他說:他為了籌措大學費用,以割售西洋菜賺取外快。

於是,我想起夏日釣魚時,看見溪澗生長一種類似我在廣東所認識的西洋菜,便開車到溪澗中摘取一些西洋菜回家,試作廣東式老火湯, 一嘗之下,果然與在廣東時的老火西洋菜湯味道無異。

原來西洋菜在南安省的小河小溪中長得滿坑滿谷、肥美粗壯,不但可作老火湯,而且可作油鹽西洋菜「金銀蛋西洋菜」,清脆甘嫩,而且可作沙律。

我那時周末不用上班,於是,每逢周末,我便開著我的老爺車到郊外,以割西洋菜為副業,一紮一紮地用膠圈扎起來,拿到唐人街那些酒樓與雜貨店去賣。由於價廉物美,當然甚為搶手,收入足以彌補太太失業的損失,我真估不到因看世界日報而有此收穫。「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是否正確我不得而知。看報令我度過難關,在我則是千真萬確的事。

從此,我與世界日報結下不解之緣。由創刊之日起,直至今天,每天非看世界日報不可。高陽的小說雖然消失了,但社論三十五年來精彩如故,尤其時當李登輝、陳水扁之流當政時期,倒行逆施、人神共憤,世界日報的社論如寶劍出鞘,光芒奪目,一讀之下,塊壘全消,不禁浮一大白。

有時,我回港澳探親,居留時久,每天只能看港報,港報多采多姿,但以社論而言,高下立見。古人所謂「曾經滄海為難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尤以國家民族的議題,不是千篇一律的歌功頌德,便是「原告被告各打八十」,不痛不癢,無精打采,看得人興緻索然。直至回到多倫多,再見到那寶劍出鞘、光芒奪目的社論,如逢敵人、如飲佳釀,心情之佳,無可比擬。

加拿大的冬天,有時冰雪載途,每天外出買報,都要與雪衝寒,我還是買報如故。有時,家居附近的店舖的世界日報早早賣光,便惘然如有所失。記得有一次,暴風大雪、漫天皆白、雪深沒靴,走路十分吃力,鬚眉皆冰,樣子狼狽極了。途中遇到一位詩友,他詩興大發,贈我兩句詩:

「每日更忙須一看,雪深猶自買報來」。

這兩句詩,真是入木三分,充份道出我與世界日報的情感。

分享 |
Bookmark and Share
從世界新聞網到世界黃頁網 WJ2YP讓您的世界更便利

查詢更多商家資訊 請瀏覽世界黃頁網

Comments
(0)
Comments-icon Post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所有留言為網友自行上載發布,不代表本網站立場,並適用於本網站服務條款,本網站保留刪除權。
•留言與回覆討論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凡內容重複張貼、無意義、與原文無關、明知不實、情緒謾罵之言論或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世界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