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鄉的黃桷樹
《劉石泉》
June 08, 2013 06:00 AM | 969 次 | 0 0 評論 | 1 1 推薦 | 電郵給朋友 | 打印
記得來美之前,在大陸常做「美國夢」,可是自從二十年前移民美國後,卻經常做道地的「中國夢」。我的故鄉重慶市黃桷埡,還有我青少年時代的夥伴們,無數次出現在我的夢境中,當然還有那故鄉的黃桷樹。

五○年代的黃桷埡是個景色秀麗、民風淳樸的小山鎮,它的得名是因為在靠近小鎮的山埡囗有個山王廟,廟外有幾株數百年樹齡的黃桷樹,它們的樹冠巨大,樹幹粗壯,根深葉茂,盤根錯節,是一道非常美麗壯觀的風景線。

從重慶渝中區乘渡輪橫渡長江,經過龍門浩,然後沿著千餘級石梯的老君坡(如今稱為黃桷古道)拾級而上,特別是在火爐重慶的炎炎夏日,早已大汗淋漓。

在山王廟外黃桷樹的巨大樹蔭下,有幾位慈祥的白髮老太在賣老蔭茶。坐在她們為過往行人準備的長板凳上,一囗氣喝下兩大杯「一分錢管喝飽」的清涼老蔭茶,那個舒服勁簡直比吃冰淇淋、喝啤酒或可樂還過癮。休息十分鐘後,渾身的汗水已被陣陣涼風吹乾,於是起身繼續上路。

過去大家都以為黃桷樹樹大不成材,樹幹樹枝扭曲,用來修房子、做家具都要不得,用來燒火也是煙大火不旺,唯一的優點恐怕就是能為人們遮蔭歇涼。如今人們環保意識提高,才知道樹大根深才是它最大的優點,它的主根、支根、鬚根,毛細根可以串到百米以外,把大面積的崖石、泥土牢牢地連繫在一起,使水土保持不易流失。

說到黃桷樹,我倒想起一個關於它的傳說。

我家住在有名的文峰塔對面、郵電學院旁邊,我每天到廣益中學上學的路上,要經過一條小溪,溪上有一座兩塊石板搭成的小橋,橋頭有一株兩、三人才能合圍的黃桷樹,我們兄弟和表兄弟幾人常在它巨大的樹蔭下的溪溝裡摸魚捉蝦。

在這棵黃桷樹離地面約兩人高的地方,分出兩枝粗壯的枝幹,好像它的兩隻手臂伸向天空。在樹幹的分枝處,釘有一顆小酒杯粗細的鐵釘,鐵釘的大部分已經釘入樹幹裡,露在外面的部分大約有筷子長短。

幼年時的我們不拘小節,喜歡在樹下撒尿,長輩們就講了這個據說是真實的傳說,告誡我們不能在樹下撒尿。

很久以前,大約是民國初年,小鎮上已經有了英國教會辦的新式中小學校。有個住在附近的男孩每天上學、放學路過這裡時,都要在這棵小溪邊的黃桷樹下撒泡尿,久而久之,成了他的習慣。後來小男孩漸漸長大,成了一個英俊小夥子,但他的這個習慣一直沒有改變。

這時,他的父母均已亡故,他獨自一人住在一間獨立小屋裡。某天晚上,有位年輕貌美的姑娘,自稱黃小姐,家就住在附近,來他家借書,二人情趣相投,大有相見恨晚之感。

從此,每到晚上,這位黃小姐都來與他親熱,而且通宵達旦,過往行人也能隱約聽見屋裡傳出的嘻笑聲。

他的好友見他日漸消瘦,整天萎靡不振,漸漸病入膏肓,再三追問之下,他終於道出了與黃小姐約會的實情。他的好友覺得事有蹊蹺,就教他在黃小姐再來時,暗中貼了張黃表紙在她衣服的背上,第二天果然在那棵黃桷樹上發現了那張黃表紙。

不久,這位青年終於油盡燈滅,一命嗚呼。人們都說,他是被這棵黃桷樹變成的「黃桷精」吸乾了精氣纏死的,於是請來道士作法收妖。

到了這一天,小鎮上的許多人都來看熱鬧。只見道士現場作法:他先用黃表紙畫了幾道「符」,貼在樹枝樹幹的上上下下,防止妖精逃遁;再手執一把木劍,上下左右揮舞,囗中念念有詞,大約半個時辰之後,用事先準備好的一根長約三尺的大鐵釘,釘入妖精的心臟。

這時,只聽見圍觀的人群中,有人高喊「看囉!黃桷精流血了。」(我想,流出的當然是白色的樹漿。)據說,從此以後再沒有妖精出來害人了。

不過,這棵黃桷樹並不介意自己受到的冤屈,我們見到它的那些年代,依然枝葉繁茂,四季長綠。

上高中時,我的同學們都知道這個傳說。大家議論紛紛,看法不一。有的說:「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風流。」有的說:「我看,除了那根鐵釘是真的以外,其他全是假的。」還有人說:「『黃小姐』脾氣真好,冤枉挨了一顆大鐵釘,依然心寬體胖,愈長愈漂亮。」

而今半個世紀過去了,二○○九年回國時,我曾專程去黃桷埡,不料人物皆非,當年的黃桷樹已不復存在,連那條小溪溝也不知所蹤,取而代之的是現今的重慶郵電大學新建的大樓,我只得掃興而歸。

分享 |
Comments
(0)
Comments-icon Post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所有留言為網友自行上載發布,不代表本網站立場,並適用於本網站服務條款,本網站保留刪除權。
•留言與回覆討論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凡內容重複張貼、無意義、與原文無關、明知不實、情緒謾罵之言論或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世界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