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370458/article-link/

首頁 紐約

應對暴風雪錯上加錯 JFK大亂

紐約市甘迺迪機場第四航站樓,一位旅客8日坐在抵達區域休息。(美聯社) 紐約市甘迺迪機場第四航站樓,一位旅客8日坐在抵達區域休息。(美聯社)
甘迺迪機場第四航站樓內,多名乘客躺在地面休息。(美聯社) 甘迺迪機場第四航站樓內,多名乘客躺在地面休息。(美聯社)

紐約大都會地區對暴風雪並不陌生,在正常情況下,大雪紛飛並不能使整個東北部機場的運作脫軌,因為一座現代化的機場通常能夠妥善處理暴風雪過後的情況,然而,紐約甘迺迪國際機場(JFK)日前陷入空前的混亂,令人難以置信。

專家在分析甘迺迪國際機場這次大混亂的原因後指出,上周的冬季風暴在紐約部分地區比預期強烈,幾乎把所有航空公司弄得措手不及,紐新航港局經驗豐富的清雪團隊無法跟上落在牙買加灣的積雪,這對甘迺迪機場來說並不罕見。為避免長時間延誤,機場打算在4日上午暫時關閉,下午重開。

原定的重開時間早於眾多國際航班抵達前,所以來自世界各地的航空公司維持正常運作,沒有取消任何航班,結果造成重大錯誤,因機場沒有按時重開,引起連鎖反應,其影響持續數日。

隨著風暴加劇,最終成為一場全面的暴風雪,迫使機場把重開時間延至晚上8時,然後再推遲至5日上午7時。但那時,幾十架飛機已在前往紐約途中,所有機師都知道要在另一個地方降落。

改變目的地並非降落在最鄰近機場,大多數航空公司都盡可能轉向本身有業務的機場,例如達美(Delta)航班會改道至底特律、辛辛那提、甚至遠至亞特蘭大。

有些航空公司並沒有轉飛到美國的其他機場或飛到加拿大,而是飛回原地。有的班機已飛至大西洋中部,飛往甘迺迪機場的行程已超過一半,但最後折返歐洲。這看來可能是一個奇特主意,但證實這樣對乘客最有利。

過了一天後,改道的數十航班同一時間準備飛回甘迺迪機場,以便重新安排行程,但結果造成重大錯誤。在行程受阻的旅客中,來自英國的一個家庭在甘迺迪國際機場滯留了長達57小時。

甘迺迪機場的運作有些古怪,六棟航站大樓全都獨立經營,沒有任何形式的合作。倘若一家航空公司使用了7號航站大樓,它就只能使用這一棟,即使別的航站大樓可供使用也一樣,因此有些航班要等候多個小時才可降落。

例外情況是當航班抵達其航站大樓時,海關大堂剛巧關閉,但這是十分罕見的事。

在正常情況下,甘迺迪機場吞吐量龐大的1號航站大樓,可以紓緩其他大樓的壅塞情況,以防止長時間延誤。

但在數小時內處理積壓了兩天的航班,根本不可能。沒有其他地方可去的班機持續不斷抵達甘迺迪機場,航空管制員把這些飛機安置到長時間擱置、未被使用的跑道和滑行道上。

甘迺迪機場一名員工8日在第四航站樓為候機旅客發放三明治。(美聯社) 甘迺迪機場一名員工8日在第四航站樓為候機旅客發放三明治。(美聯社)
這場冬季風暴在紐約部分地區比預期更猛烈,幾乎把所有航空公司弄得措手不及。(美聯社) 這場冬季風暴在紐約部分地區比預期更猛烈,幾乎把所有航空公司弄得措手不及。(美聯社)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