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359469/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活在記憶裡 by 那福忠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聽過一位心理學家說過,人不是活在現在,而是活在記憶與夢境,心理學上的「轉移關係」(transference) 現象,就是遇事不依照現況考量,而是回塑到以前,把以前與別人有過的經驗與產生的感覺,轉移到現在面對的人,像是兒童的不快記憶會反應到成年的行為上。說起來人生的經驗大多都不是那麼愉快,如果有辦法修改記憶、或是更換愉快一點的,那以後的生活就完全從新的記憶轉移過來,重新做人了。

美國科幻小說家 Philip K. Dick (1928-1982) 在 1966 年寫了一篇短篇小說「我們能為你全數記住」,是說一家公司專門為人植入記憶,取代過去的記憶,有一個人想到火星去又沒有錢,就來植入火星記憶過過乾癮,發生一連串曲折的故事。萊塢自然不會放過,1990 年拍攝了由阿諾史瓦辛格主演的TOTAL RECALL,轟動一時,十二年後又拍續集。


TOTAL RECALL 影片阿諾史瓦辛格接受記憶植入。取自網路

科幻小說科幻電影最迷人的地方,就是看到現在還不可能但以後可能的科技,科幻雖然不是科學,卻相當科學的望遠鏡,現在很多科技都曾經是以前科幻故事的主角。植入記憶的想法不算新奇,大家都想著記憶晶片的出現,數學不好的、不會唱歌的,插一個數學晶片、唱歌晶片就好了,這只是部份植入,電影的故事是完全更換記憶,是全面的,所以叫 Total。這項科技目前當然不可能,但也不是沒有眉目。

美國南加州大學 Theodore Berger 教授,用老鼠做人工記憶實驗,用一個晶片,插入老鼠大腦海馬體 (hippocampus) 的兩個位置,另外在籠子裡放兩個拉把,老鼠用爪子拉把,上面就有水滴下來餵老鼠喝水,同時晶片也紀錄下老鼠的行為。下一步把插入海馬體的第一個位置注入藥物,使喪失功能,然後把晶片的紀錄製成信號回傳海馬體,發現老鼠拉把喝水的行為,與以前相同,證實輸入的人工記憶可以替代受傷腦部的記憶。

大腦的海馬體掌管長期記憶,所以這一突破讓科學家特別感到振奮,下一步實驗可能要用猴子、甚至用人,但這一實驗也帶來更多的問題。記憶的結構極為複雜,而且是個別接收外界訊息產收的結果,同樣的人工記憶,植入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反應。

記憶,是腦細胞傳遞訊息的結果,科學家發現短期的記憶是電流的傳動,所以容易忘記,但長期的記憶,是短期記憶不斷重複的結果,轉成了化學型態,所以不容易忘記。所以變更長期的記憶,沒有把晶片直接插進腦子那麼簡單,在影片裡植入記憶的鏡頭,不知編劇有心還是無心,先要注射化學藥物,正好點到了需用化學方式變更長期記憶的科學層面。

撇開生理現象,記憶絕對是生活的一大部分,如果我們沒有記憶、哪我們會是什麼?也許什麼都不是,也許早就不存在地球上了。

貓王在「記憶」(memories) 這首歌裡說(唱)得好:
Memories, pressed between the pages of my mind,
Memories, sweetened through the ages just like wine.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