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359203/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

版權風波 中國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恐停演

「紅色娘子軍」著作權糾紛始末 「紅色娘子軍」著作權糾紛始末

中國經典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著作權糾紛再掀波瀾。中央芭蕾舞團2日發表措辭偏激聲明,控訴北京三級法院對其與著名已故編劇梁信在該劇目的著作權歸屬案的審判上,「均違背事實」、「劣質法官隨意輾壓審判權」,更稱「紅色娘子軍」或因此被迫停演。事件引起多方關注,但有關新聞均遭到刪除,引起猜想。

多維新聞報導,這件事起因是1964年北京舞蹈學校實驗芭蕾舞劇團(中央芭蕾舞團前身)改編自梁信的同名電影劇時,中國尚無完備的知識產權法律體系。

1993年6月,電影劇本作者梁信與中央芭蕾舞團補訂協議,確認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改編自同名電影劇本。中央芭蕾舞團依協議給付梁信人民幣5000元作為報酬,並應履行署名義務。

據當時的「著作權法」,著作權許可使用合同的有效期限不超過10年。 此後,雙方因經濟補償問題爭執不下,最終訴至法院。

重慶晚報報導,梁信曾於2011年到北京西城法院控告中央芭蕾舞團著作權侵權,2015年5月18日,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中央芭蕾舞團賠償梁信經濟損失人民幣12萬元,但兩年多過去了,梁信本人也於2017年1月去世,中央芭蕾舞團卻仍未履行法院生效判決。

由於案件一直未得以執行,2017年梁信的妻子殷淑敏向法院提出申請,要求變更申請執行人,法院裁定支持了殷淑敏的申請。

對此,中央芭蕾舞團2日在聲明中嚴厲批判稱,「由於北京西城區法院錯誤地強制執行瀆職法官的枉法判決,……進而使『紅色娘子軍』將遭遇被迫停演的命運」。

中央芭蕾舞團還表示,「強烈譴責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枉法判案法官孫敬肆意踐踏國家法律、破壞社會法治的惡劣行徑。」

中芭在聲明多處續指該案是「違背國家法律,罔顧案件事實的自相矛盾的荒唐枉法判決」、「辦案的劣質法官敢如此明目張膽枉法判案」、「這份出自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白紙黑字的所謂正式判決書,分明是在掌摑中國法律和中國司法」、「這是哪個法學院教出來如此濫竽充數的法官。」

對於中芭這份聲明,人民日報旗下微信公眾號「俠客島」也看不下去,刊文道「批評法官的尺度有多大?罵街肯定不在其中」。直指司法審判是一項專業性很強的工作,對照之下,中央芭蕾舞團充斥著憤怒情緒的「聲明」,顯然悖離了法治探討的軌道。

此外,港媒分析指出,這次引起公眾關注的已脫離案件本身,是這個國家舞團以「政治」掛帥出師爭奪曾經的文革樣板戲演出權,從而展示的文革式大批判作風,對司法的肆意攻擊,對法官的公開侮辱。

對於成為箭靶,2日深夜,北京西城法院發聲明回應稱,鑑於中央芭蕾舞團尚未履行向梁信書面道歉的義務,將依法繼續強制執行。

同時,最高法院微信公號也發表題為「蔑視法律者,舞姿再優美,也會形象掃地」的評論文章稱,拒不執行生效裁判確定的義務,又用「潑婦罵街」方式攻擊生效裁判的行為,已經違反了法律。

●媒體觀點:她,屬時代集體記憶

中國新聞組╱北京3日電

因一則措辭激烈的聲明,讓中國著名劇目「紅色娘子軍」的著作權問題鬧得沸沸揚揚。有別於中央芭雷舞團和梁信方面對於版權問題爭論不下,有報導提出質疑,認為「紅色娘子軍」因時代背景因素應該屬於集體記憶。

觀察者網報導,1960年拍攝的電影「紅色娘子軍」,其編劇主要由梁信一人完成,這一點應當是沒有異議的。不過,2011年梁信接受新快報採訪時,講述「紅色娘子軍」的創作直接取材於娘子軍老戰士的口述。

在另外一篇南方日報的報導中,梁信則說創作紅色娘子軍有三個來源,包括其在擔任解放軍一四六師的宣傳隊長時,以及1953年到廣州工作後不久,和1958年到達海南後,梁信陸續了解娘子軍事蹟,作為創作基礎。

然而,報導質疑,早在1957年,就有一篇同樣題為「紅色娘子軍」的紀實文學,在「解放軍文藝」雜誌上發表了。這篇紀實文學的作者名叫劉文韶,當時是海南軍區宣傳幹事。「紅色娘子軍」也是劉文韶創造的詞。

那麼問題來了,在所有公開報導中,梁信都沒有提到過自己曾受到這部作品影響。但是,劉文韶和梁信的作品中卻都出現了「瓊花」這個名字,是否只是一個巧合?

報導認為,爭論「紅色娘子軍」版權,創作過程中是否存在借鑑甚至抄襲,已經不重要。這個大IP,應該是特殊時代下的集體記憶,但願利益之爭不要損害到作品本身。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