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357059/article-link/

首頁 美國財經

諾貝爾經濟獎得主 談2018年的危險因子

Photo by NordWood Themes on Unsplash Photo by NordWood Themes on Unsplash

2017年全球經濟同步復甦與擴張,人工智慧等科技進展讓人擔心飯碗不保,但也提供進一步改善生活的希望,也潛藏更多投資機會。

為協助讀者掌握2018年國際政經局勢,本報再次與國際知名專業評論機構Project Syndicate合作,推出「2018年全球名家瞭望」系列專欄,獨家刊載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提格里茲與迪頓、紐約商學院教授羅比尼、WEF創辦人施偉伯等20位全球菁英的觀察與洞見,期能帶來新的思考格局與視野。

一年前,我預測2017年全球經濟的最大特點是不確定性,原因包括美國總統川普當選、英國公投決定脫離歐盟等因素。當時唯一看似確定的,就是不確定性與未來可能變得更加混亂。

從結果來看,2017年不算特別好的一年,卻沒許多人擔憂的那樣糟。川普維持一貫魯莽言行,今天侮辱瑞典,明天砲轟澳洲,接著瞄準歐洲,然後又支持國內的新納粹分子。我們看到一些讓人憂心的監管鬆綁,特別是環保方面,遑論川普偏執言行可能引發的仇恨。不過美國體制加上川普政府的無能,都讓川普的醜惡言辭、與他的實際施政有巨大差距,這點倒不錯。

對全球經濟而言,最重要的是貿易戰並未爆發。從墨西哥幣兌美元匯率來看,儘管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談判陷入停滯,但市場對NAFTA未來的擔憂之情已大致消退。然而,川普式的大起大落還在進行中,2018年可能是川普對全球經濟秩序投下的震撼彈真正爆發的一年。

一些人把美股迭創新高視為川普經濟奇蹟的證據之一,我認為這只證明大衰退後長達十年的復甦「終於」站穩腳步。每一波經濟衰退都有盡頭,而川普幸運地在此時入主白宮,坐享前任總統努力的果實。

我把這種說法視為投資人短視的證據,因為他們殷切期盼的減稅案、及資金可望再度流向華爾街,彷若2007年榮景能重現。他們忽略2008年發生的事:經濟陷入75年最嚴重衰退,及之前為超級富人減稅導致的赤字增加與日益加劇的不平等。

這些人對川普保護主義帶來的反全球化風險視而不見,也未能預見若川普透過舉債達成的減稅計畫生效,美國聯準會(Fed)將升息,讓市場回檔修正。換句話說,市場再度展現短視而貪婪的傾向,這並非美國長期經濟表現的好預兆,也意味著2018年可能蘊藏極大風險。

歐洲也是類似情況,英國決定脫歐並未如反對者的預期般、產生嚴重經濟後果,主因是英鎊貶值。但日益明顯的是,英相梅伊帶領的政府,對管理脫歐的方式、或脫歐後的英歐關係,都還沒有明確頭緒。

歐洲還有兩大潛在風險,首先,義大利等債務沉重國可能隨著利率回到更正常的水準,而再度陷入危機。其二,匈牙利和波蘭政府正在威脅歐盟的存在價值。歐盟代表一群承諾民主基本價值的國家集合體,而匈牙利和波蘭正在違背這些價值。歐盟正在經歷考驗,這對2018年經濟表現的影響或許不大,但長期風險卻令人憂心。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倡導的一帶一路計畫,正改變歐亞經濟版圖。但中國在進行從出口引領成長、到由內需帶動成長的複雜轉型之際,也須面臨許多挑戰,包括人口快速老化、不平等問題日益嚴重。

隨著已開發經濟體擺脫金融海嘯的陰霾,2018年全球展望略優於2017年。從撙節轉向擴張的財政政策將降低實施極端貨幣政策的必要性,避免市場與實體經濟進一步扭曲。但中國更加集權、歐盟未能改革體制缺陷,加上川普藐視國際規則、拒絕讓美國領導全球及傷害民主的行為,都可能形成更深層的危機。我們不應為短期成功而輕易滿足。

(作者Joseph Stiglitz是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Project Syndicate專欄作家/編譯黃智勤)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