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356554/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曾當洗碗工…「要做出一般人買得起的好琴」

曾允中在手上的刺青。(記者李榮/攝影) 曾允中在手上的刺青。(記者李榮/攝影)
曾允中為了尋找自我,居然曾偷偷在圖書館睡了幾個月。(記者李榮/攝影) 曾允中為了尋找自我,居然曾偷偷在圖書館睡了幾個月。(記者李榮/攝影)

剛滿21歲的曾允中(Calvin Tzeng),父母教育程度高、家世很不錯,也花大錢讓他從小學習鋼琴、大提琴。但他求學路上有些反叛,高中、大學都輟學,還曾為了生活,到壽司店洗碗,晚上偷偷睡在圖書館,一睡就是三個月。幾經轉折,他決定學習「製琴」,先到芝加哥一所製作小提琴的職業學校學習,後又離開學校,直接拜師當學徒。最近他終於做出自己的第一把琴,他說:「我的夢想是要做一般人也可負擔的好琴,因為就算在美國最好的音樂學院裡,也有很多學生無法負擔好琴。」

曾允中說,自己的父親畢業於史丹福、母親也在上市藥廠上班,父母的朋友多半是菁英,但是他卻一直不是很喜歡唸書,高中時老愛打電動,還曾接觸過大麻,除音樂以外的其他科目幾乎都不及格,也弄到高中肄業。所幸後來進入曼哈頓音樂學院(Manhattan School of Music)預備班,遇到了恩師費爾德曼(Marion Feldman),又再進入曼哈頓音樂學院正規班,但念一個學期就被退學。

「你從這種(菁英)家庭出來,要不變成跟父母一樣,要不就做完全不同的人。」曾允中指出,自己在求學路上,除了對音樂,其他課目大概都沒有很有興趣;就算進入曼哈頓音樂學院、已經是美國最著名的音樂學府之一,他還是頗為頹廢;音樂學院預備班時,他每周只上一天課,其他六天都沒日沒夜的打電玩;正規班時他也是愛去不去,自然又被學校踢出。

離開學校後,曾允中想要自食其力。2016年,他被介紹到西雅圖一間日本料理店工作,沒有一技之長的他只好擔任洗碗工,時薪12.5元。「從小音樂老師告訴我們要保護手,但我沒有選擇,就做了。當然,在化學洗潔劑與長期洗碗下,你看我的手,到現在都還是破皮的。」

在餐廳打工同時,曾允中做了一件更驚人的事,就是「住」在圖書館裡。沒有多餘金錢租屋的他,每天都溜進華盛頓大學的圖書館過夜,只要躲過警衛的巡邏,就能至少有個遮風避雨、還有暖氣的棲身之所。洗澡則到健身房解決,「基本上當時就像個流浪漢一樣!」

但人生就是要找個重心。曾允中後來與家人商量後,決定到芝加哥一所職業學校學習小提琴的製作,但沒多久他自認「我的速度比學校教的快太多了」,又再次離學校。但這次他沒輕易放棄製琴的路,去找了在製琴業極有名氣的大師偉德畢(William Whedbee)拜師,成為學徒,進入製琴之路。

終於找到人生方向,曾允中現在終於做出自己的第一把手工小提琴。他說,除感謝一路上的恩師,也特別感恩幫助他、引導他多年的人生導師Andrew Young。未來除希望繼續在製琴業發展,也希望回學校讀書,但目前仍還在計畫中,「畢竟,你也知道,我上次拿到畢業證書,是國中的時候呢。」

曾允中到芝加哥拜師學製琴,右為偉德畢(William Whedbee)。(圖:曾允中提供) 曾允中到芝加哥拜師學製琴,右為偉德畢(William Whedbee)。(圖:曾允中提供)
曾是音樂家的曾允中,為了生活去壽司店洗碗,手破的職業傷害到現在都還沒好。(記者李榮/攝影) 曾是音樂家的曾允中,為了生活去壽司店洗碗,手破的職業傷害到現在都還沒好。(記者李榮/攝影)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