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354255/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新聞好好看

世界遺產 山西平遙古城 30年前險被拆

平遙古城2016年接待國內外遊客上千萬人次。(新華社資料照片) 平遙古城2016年接待國內外遊客上千萬人次。(新華社資料照片)
1980年,阮儀三等帶學生們繪製的平遙縣古建築圖集。(取材自澎湃新聞/受訪者供圖) 1980年,阮儀三等帶學生們繪製的平遙縣古建築圖集。(取材自澎湃新聞/受訪者供圖)

1997年,山西平遙古城申請列入世界文化遺產成功,20年來,平遙走上了世界舞台,但「拆真文物建假古董」的現象始終難禁;千百年來,古城已經歷一波又一波的拆除和搶救,走過無盡滄桑。

中新網報導,平遙古城始建於周朝,被譽為是中國保存最完好的古城;1997年12月3日,平遙古城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確定為世界文化遺產,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2016年,平遙古城的國內外遊客上千萬人次,收入121.61億元人民幣(約美元)。

澎湃新聞報導,申遺前十多年,古城已被中國國務院評定為「國家歷史文化名城」。1980年,山西省建委委託在同濟大學建築系任教的董鑒鴻和助教阮儀三到平遙做規畫顧問,他們發現平遙西城牆被扒了口子,馬路也拓寬,沿街的老房子被拆掉了部分;原來縣裡想建工廠發展經濟,要拆城擴門拓路,但進度極慢。

董鑒鴻大驚,連忙向省建設廳請求「喊停拆城」,省建設廳委託同濟重新規畫。阮儀三和同事張庭偉更火速帶了10位學生,半個月內繪製出平遙縣的大量古建築,阮儀三更火速冒著大雨連夜帶圖趕進京。

最後,時任建設部總工程師、政協委員鄭孝燮對阮儀三編製的《平遙縣城總體規畫》批示:「刀下留城」。從此平遙縣城被定性為「國家重點保護的,具有完整古城風貌的旅遊縣城」,城外再另闢新區發展經濟。

但古城仍面臨嚴峻的生存危機。「保護」與「發展」的矛盾愈演愈烈,1992年,平遙縣有幹部建議申報古城為世界文化遺產,但縣領導堅決反對:「平遙申報成國家歷史文化名城,搞得城裡不能蓋房子,城外不能批地。再要把平遙申報成世界文化遺產,還讓不讓人活!」

但時任山西省建設廳副廳長曹昌智不放棄,他認為應利用申遺發展旅遊,讓「保護」來搞活名城。他爭取平遙發展旅遊,卻始終不被接受,名城主管部門、學術界堅持「保護為主、搶救第一」。

所幸,當時山西省建設廳幹部邊寶蓮撰文《對平遙歷史文化名城保護的再思考》,主張不能只靠政府投資保護,更首度提出「保護與發展並舉」的觀點。1993年7月,這篇文章偶然送到了中南海的案頭。

從此,平遙古城的命運徹底改寫。不久後,中南海的推動力拔千鈞,山西省各部門開始合作開發事宜,隔年平遙旅遊局破土,「申遺」拉開大幕,平遙正式向全世界遊客打開了大門。

●「活著」的古城 「傳統民居」還是「職工宿舍」?

平遙是一座「活著」的古城,古城等於「人」加「城」的活色生香,城池中仍有「主人」,2萬多居民生活在此,跟數百年前的祖先走著同一條小巷。

澎湃新聞網報導,1998年山西省人大常委會通過了《平遙古城保護條例》。當時,縣委政府已預知,隨著申遺成功後,旅遊業的發展,古城歷史遺存會面臨破壞的威脅。

然而20年後,這仍是縣長的隱憂。2016年國家文物局調查發現,平遙古城違法建設案不斷,民房擅自開挖、拆除和改建,破壞古城風貌。平遙縣規畫局原局長冀太平說,隨著遊客湧入,不少古店鋪悄然加蓋起二層,更有商家干脆「推倒重來」。

「平遙古城的價值在『古』,把真文物拆掉建成假古董,那我們和橫店影視城有什麼兩樣!」2016年8月,石勇履新平遙縣縣長,他一上任,縣委縣政府開始「重拳拆違」,至今古城內已有37處違章建築被拆除。

如何兼顧居民生活,更是平遙古城的難題。如今古城被戲稱為「職工宿舍」。打工的、村裡帶孩子上學的,多租住在內,年輕一代大量外遷,留守的只有老人,不少荒廢的民居日漸殘敗。

古城72條蚰蜒小巷數百年前串聯著近4000處院落,至今仍有2萬多居民生活其中。但古城內重點保護的典型傳統民居減少,2005年還有513處, 2007年已減至473處,2年裡,40處傳統民居消失。

早在2005年,阮儀三的門生、任教於同濟城市規畫學院的邵甬接受縣政府邀請,為平遙古城編製保護規畫,她發現由於缺乏政策及資金配合,居民生活完全沒改善;商業街的背面,「老百姓生活條件很差,垃圾到處都是,污水橫流。」

「一座城就像一個人,城牆、市樓、大街,僅是骨架,血肉、皮毛還是這些傳統民居。」邵甬說。

2006年,全球文化遺產基金會(以下簡稱GHF)和平遙縣人民政府達成合作協議,邵甬和GHF展開「實驗」,在修復傳統民居風貌的同時,植入現代化內涵。後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駐華代表處加入,又製定《平遙傳統民居修繕及環境整治管理導則》及《平遙傳統民居修繕及環境整治實用導則》。

次年,縣政府提出《平遙古城保護修繕工程資金補助辦法》,規定有需求的房主可申請專項資金,並在專家指導下修繕房屋。從此,從申請、評審、設計,到施工、驗收,職能部門和房主終於都有了行動指南。

●基礎設施亟待升級 「平遥不能再落後了」

平遙申遺20周年的紀念活動上,平遙縣長石勇承諾「我們有把握用10年時間,全部完成古城內傳統民居的修繕保護。」而在國家層面,一次大規模的普查已經鋪開,典型民居將被掛牌為「歷史建築」,但未來,平遙的保護和發展,有如一盤未下完的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澎湃新聞報導,今年10月起,平遙縣普查小組對古城內400多處典型傳統民居逐個測繪,磚雕、影壁、風水樓、人口變遷等,悉數入檔。這是中國國家住建部會同文物局,對全國131個歷史文化名城進行的第二次「大檢查」。

中新網報導,平遙古城也在日前舉辦申遺成功20周年保護與傳承論壇,邀請海內外專家為古城保護與傳承課題「會診把脈」,一致認為古城遺產保護和傳承面臨考驗,如何化解保護古城、適應居民現代生活、旅遊開發之間的矛盾,如何「在保護中發展、在傳承中利用」,是平遙乃至中國面前的重大課題。

疲勞的古城仍亟待基礎設施的全面升級。澎湃新聞報導,石勇正會同行業專家研究「地下綜合管廊」,一次性解決電力、通信,燃氣、供熱、給排水,預估費用為5億人民幣(約7627萬美元)。石勇希望能向上面爭取一些資金;他剛到任時,平遙縣財政的債務超過30億,是山西省內債務最多的縣。

平遙的未來,更需要很多協助,「我們沒資格做太平官,落後的平遥不能再落後了」,石勇說。

平遙古城西大街是中國近代商業文明重鎮和銀行鼻祖票號的發源地,素有「古代中國華爾街」之稱。(新華社資料照片) 平遙古城西大街是中國近代商業文明重鎮和銀行鼻祖票號的發源地,素有「古代中國華爾街」之稱。(新華社資料照片)
申遺前,未經修復的古城牆上還插著不少電線桿。(取材自澎湃新聞/受訪者供圖) 申遺前,未經修復的古城牆上還插著不少電線桿。(取材自澎湃新聞/受訪者供圖)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