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35268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需要一場雨(上)

黃土飛揚,綠草枯焦,需要一場雨安撫大地的飢渴。

米潔需要一場雨,安撫她內心的浮躁。

送了女兒去幼兒園,該去超市買菜,冰箱裡除了飲料,幾乎沒其他存貨。好幾天沒開伙煮飯,總提不起勁,披薩、炸雞和中式快餐輪流吃。她看得出來,丁廉在忍著不說,但心裡一定在想,每天中午已經在外面吃了一堆垃圾食物,晚上回家,怎麼還沒一頓像樣的飯菜?

這幾年她學了一手好廚藝,從基本切功一路學到名師食譜,甚至自創花樣。這是她的本性,做什麼事都想做得盡善盡美。有時候丁廉吃得滿意,笑說:妳以後可以開餐廳!

米潔有很多夢想,但是開餐廳不可能列在名單之內,太吵雜、太緊張、太不羅曼蒂克。

開車去超市途中,她轉進附近一家咖啡館,想先喝杯飲料、看看書,再去買菜。

點了一杯冰咖啡,找了角落的桌子,遠離明晃晃的玻璃窗,躲開刺眼的陽光,她只想安安靜靜看看書。眼睛牢牢盯著手上的電子書,文字在平板上跳動,她認識所有的字,但怎麼也無法把整串文字代表的意義輸進腦海裡。她無奈地放下電子書,吸著冰咖啡,四處打量著。

上班時間店裡客人不多,幾個銀髮族悠閒地翻看報紙,她突然懷舊起來。多久沒翻過真正的報紙和雜誌,所有她閱讀的刊物都在她桌上的薄板裡,不用摺疊、不用回收。當然也不能用來墊茶杯或打蚊蟲,更不能廢物利用,做成手工藝品或當包裝紙用。

另外有幾個女人正嘻笑地談論著什麼,她想起她自己的女朋友們。婚前幾個單身女人也不定時聚會聊天;婚後,單身的和已婚的分成兩個圈圈。等有了孩子,又和沒孩子的畫了新的組合;再後來,事業有成的和閒賦在家又分了出去。一個個個體戶又得重新尋找自己歸屬,不都說人類是群居動物?不管是好的讚美或壞的批判,總比沒有好,人最怕被遺忘、被忽視。

但是她始終提不起勁。尋找新的小圈圈。事實上她自己也摸不透,自己該屬哪個圈圈。全職媽媽?她並不想話題只在先生、孩子和如何持家上打轉。職業婦女?她沒職業啊!別人談前景,她總不能老在過去式繞圈。

斜對面不見陽光的角落,坐著一個側影很吸引人的男子,看起來三十出頭,正聚精會神在電腦鍵盤上快速敲打著。米潔幾乎可以感應,那人源源不絕的思維迫不及待地要透過指尖形諸文字。她有點羨慕他,如果她能把頭裡千旋百轉的奇思異想化成文字,她也許也能寫出不少精彩的小說。

丁廉是個思路照著邏輯走的人,對她天馬行空的虛幻世界起不了共鳴。

米潔把豐沛滿溢的想像力,灌注在女兒睡前故事裡。

回到家,把三大袋菜擱在流理台上,噓了一口氣,心想:人為什麼把飲食弄得那麼繁複?馬牛羊吃吃草,不都長得挺好。

她從冰箱拿了瓶礦泉水坐在窗前,窗外花木無精打采地在烈日下,隨著微風無奈地搖晃著。她真想給它們痛痛快快淋個澡,但是上個月開始實施限水,每星期只能給庭院花木澆兩次水。草坪已經焦黃,進入休眠狀態。她想反正死不了,也不必浪費水了!

大口、大口喝著冰涼的礦泉水,還是鎮不了內心的浮躁。燦亮的陽光像一片片銅片,在她耳際敲打撞擊。

一個男子的側影在浮塵中,若隱若現地呈現眼前。

米潔本有一份收入不錯的工作,完全可以把孩子送去昂貴的托兒所,風風火火當個時髦的職業婦女。但是她心底有個聲音對她說,當了母親就應該懂得犧牲,七情六慾都要打個折扣,一切以孩子為先。

她一心一意想當個好母親,從懷孕起,她就開始研究要採取哪一種生產方式,對嬰兒最有利。當然絕對不用止痛藥物,誰知道藥物會不會對胎兒有什麼不好的影響。

她聽說生產是身體上所有疼痛之最,醫生說無痛分娩行之有年,不會有什麼後遺症。米潔還是不放心,堅持不用藥物。她咬緊牙關,忍受七小時椎心刺骨的陣痛才生下女兒。

產後第一次回診,填寫了一份長長的問卷調查,其中一項問她是否有傷害女兒的念頭。她啞然失笑,她為什麼要傷害吃了那麼大的苦頭生下的女兒!但是後來她的確有輕微的產後憂鬱症。,

原本計畫親自哺乳,不知什麼原因,老是奶水不足,又容易乳線炎,不得已改用她很排斥的嬰兒奶粉。每次沖泡奶粉,她就感到內疚,尤其在公共場所,更覺得別人在用不以為然的眼神譴責她。(上)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