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35245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攝影情懷

去年女兒上攝影課,需要一部膠卷相機,我就從儲物櫃找出兩部退隱多年的舊相機給她。再次見到這兩部曾伴著我走遍世界各地的老爺機,勾起不少美好的回憶。

年少時,我爸爸是個攝影迷,擁有多部相機。因為我們弄不懂那些複雜的「磚頭」,拍照都是由爸爸一手包辦。一張普通照片,至少也須經過三個程序,即拍攝、沖洗底片與曬相。通常是在周末的晚上,我們把床單掛在窗上,把客廳變成黑房,爸爸將事先沖好的底片放入放大機,讓膠卷裡黑白相反的影像投射在相紙板上,再經剪裁、對焦和曝光,然後把相紙放入顯影液裡,不久影像便慢慢浮現出來。這玩意對當年的我來說,真是新奇又有趣,好玩極了。

爸爸常說什麼光圈配合什麼快門速度,何時應用標準鏡或廣角鏡,或日間與夜晚又要用不同速度的底片等等,十分複雜。不過看得多了,對攝影就有了點認識,上大學時,便帶了他最小最輕便的Rollei 35回學校。他說此機很有歷史價值,曾是全球最小巧的三十五釐米型號,既可放在褲袋裡,又能拍出高畫質的照片。多年來,我生活和旅遊的照片都是用這部迷你型相機拍攝的。

後來因為去非洲看野生動物,需要一部可換長鏡頭的相機,才買了部Nikon單鏡反光機。此時,相機已進入電子化和自動化時代,對焦與曝光變得很簡單,只需對準景物,一按即可。

當年仍用膠卷,每次拍攝都十分小心,不輕易「謀殺底片」,因為一筒膠卷只能拍二十四或三十六張照片。

跟著,就是望穿秋水、心急如焚的等待,因沖印需時,至少一星期後才有照片看,不像現在一小時可以取貨。但當把一包包照片帶回家和親人分享,看誰最「上鏡」時那種緊張和喜悅,又感覺比大考放榜得了第一名還要開心。

抗拒多年後,終於在十多年前買了第一部數位相機。這種全新的產品給人帶來意想不到的便利:輕巧,易攜帶,一張記憶卡可以走遍天下;同一景物可以拍攝多次,再也不怕「謀殺底片」;而且即使百中取一,仍可透過電腦為照片加工,直到滿意為止。

不過世事無絕對,過於方便又帶來了不方便的煩惱。孩子們長大後,每人都有一台數位相機,每當遇到一個好景點,太太和孩子都想用自己的相機拍一張單人照,而我又想有張集體照,於是被迫做了「連環攝影師」,手持多部相機,逐一拍完單人照後,再來拍「全家福」;有時為了立即傳上網路,還要用各人的手機再拍一次。這還沒了,返回飯店後,即各自埋首電腦,忙著把相片下載、修改,再傳到網上與親友分享。旅行原是最好的家庭活動,豈料這寶貴的溝通時間竟給照片占去了大半。

此外,由於照片拍得太多,想選些印出來放入相簿,倒成了非常乏味的瑣事,所以漸漸就不印了。

時代在變,不料又變回原形,相機廠為了滿足攝影迷的需求,高級數位相機愈出愈大,竟恢復傳統膠卷相機的外貌。

我去年買了部「全畫幅」單鏡反光機,再配上長短鏡「大砲」,結果每次出遊,又跟從前一樣,身上掛滿大大小小的配件,好不累贅。

但我是不會貪圖方便放下「大砲」改用手機的。我還喜歡翻看舊相簿,常想起當年等待看相片時那種充滿期待的感受,覺得相簿裡的照片才是真正的照片。這恐怕是數位時代的人不大容易理解的吧!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