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348246/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半癱婦人步行穿美西 勵志故事被爆作假

史黛西•柯茲爾在圖中留影。(取自臉書) 史黛西•柯茲爾在圖中留影。(取自臉書)
史黛西•柯茲爾宣稱她有縱走東西兩岸最長步道的紀錄。(取自臉書) 史黛西•柯茲爾宣稱她有縱走東西兩岸最長步道的紀錄。(取自臉書)

貫穿美國西部荒野地帶,從墨西哥邊境一路北上直到加拿大邊境的「太平洋屋脊步道」(Pacific Crest Trail,簡稱PCT),全長2663哩,走一趟通常要花上半年左右。雖然名為「步道」,走起來卻一點兒也不輕鬆,環境極度險惡,地形地勢經常充滿高度艱難,途中可能遭遇野生動物,或者碰到惡劣天候、糧食飲水不足等各種危險狀況。

好萊塢女星瑞絲薇斯朋(Reese Witherspoon)主演的2014年電影「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Wild),便是女作家雪兒‧史翠德(Cheryl Strayed)在人生低潮時期,獨自背上沉重背包踏上這條步道,尋求自我救贖的真實經歷。

走完步道 四到六個月

根據統計,每年約有300人挑戰太平洋屋脊步道,其中卻只有大約160人能夠有始有終地走完全程,部分挑戰者因為遇險而在中途喪命。基於氣候因素的考量,絕大多數挑戰者會從步道南端啟程,每年4月左右踏上挑戰之旅,一步步朝北挺進,趕在冬季來臨之前結束全部旅程。由於路程歷時要好幾個月之久,登山客很難一次攜帶全部物資,因此通常會預先規畫將沿途小鎮及郵局做為物資的補給站,或者在附近鄉鎮商店就地採買途中所需的各種物品。

1968年,當時的詹森總統(Lyndon Baines Johnson)通過國家步道系統法案,將太平洋屋脊步道與「阿帕拉契步道」(Appalachian Trail)定為國家風景區步道。由於走一趟這條步道通常需要四個月到六個月時間,加上旅程十分艱難,對於許多登山客來說,光是出發之前的準備工作就相當浩大,通常就要花上六個月至八個月。

殘疾人走完 引起質疑

今年9月,包括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美國廣播公司(ABC)等在內的主流媒體,紛紛報導一名腰部以下半身癱瘓的俄亥俄州婦人,獨自一人完成挑戰太平洋屋脊步道的壯舉。充滿正能量新聞報導,在社群網站引起熱烈迴響。

然而,越來越多熟悉這條步道的專業人士,卻紛紛跳出來質疑這名婦人所言是否為真,指出婦人說詞疑點包括,她無法提供有關走過步道的具體證據,包括在幾個最重要的關卡,例如海拔4009公尺的步道最高點福雷斯特隘口(Forester Pass),她都沒有像其他登山客一樣拍照留念,也沒有在沿途幾處必經休息站留下簽到紀錄。

這名婦人言之鑿鑿的長途跋涉期間內,同一時間也在步道行走的登山客,卻沒有人曾經看過她的蹤影。另外,有網友從她的社群網站發布內容發現,她有公布影像的步道景點,都在驅車可達,一小時內腳程走得到的範圍之內。她的現身說法由於爭議實在太多,使得原本溫馨感人的「勵志故事」,頓時豬羊變色淪為「假新聞」,她的個人網站與臉書粉絲專頁,雙雙悄然關閉。

住在俄亥俄州馬迪納(Medina)的41歲婦人史黛西‧柯茲爾(Stacey Kozel),19歲時被醫師診斷出患有紅斑狼瘡,從此與這項疾病展開長年抗戰。受到病魔影響,約在三年前她的脊椎神經嚴重受創,變成腰部以下半身癱瘓,必須靠著拐杖與腿部鐵架,才能勉強行走。

今年9月上旬,柯茲爾接受美國廣播公司專訪時說,雙腿癱瘓後接受長達七個月的辛苦復健,療程結束坐著電動輪椅離開醫院時,心裡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就是:「真想到大自然的環境底下走一走」。她說,2016年努力走完了全長2190英里,從喬治亞州到緬因州的「阿帕拉契步道」,今年再接再厲,繼續挑戰太平洋屋脊步道,「如果像我一樣半身癱瘓的人,也能挑戰這樣的步道,那麼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是可能實現的。」

柯茲爾說,自己這趟太平洋屋脊步道挑戰之旅,是在今年3月28日展開,直到9月初走完全程。她說,從加州境內靠近墨西哥邊境出發,然後北上進入俄勒岡州,再到華盛頓州,終於抵達加拿大邊界。

她表示,為了能夠用適合自己的速度行走,而且隨時可以休息,她選擇獨自一人面對挑戰,而不是與人結伴同行。

她接受訪問時說,由於紅斑狼瘡的關係,在華盛頓州境內遇到寒冷氣候,身體開始發生痙攣,「很多時候我不得不徹夜行走著」。她也表示,在俄勒岡州境内,由於碰到森林大火的緣故,同樣經常連夜趕路,好讓自己不要被大火追上,「我的感覺就是不斷逼著自己往前走」。她表示,如此拼命趕路的結果,終於看到位於美加邊境的步道終點碑「北界終點」(Northern Terminus),第一眼看到終點碑時,簡直欣喜若狂。

在一段錄於美加邊境的自拍短片中,她對著鏡頭說道:「很難相信我真的能夠站在美加邊境。感覺真棒!」她在社群網站發表挑戰太平洋屋脊步道的文字紀錄,以及部分自拍短片,獲得大批網友留言鼓勵,為她加油打氣,並且將她的事蹟廣為分享。

專業人士 發現諸多疑點

許多對太平洋屋脊步道具有深入了解的專業人士,則開始點出柯茲爾說詞當中的不合邏輯或不符常理之處。在「太平洋屋脊步道協會」(Pacific Crest Trail Association)的臉書專頁,就有大批網友開始當起「網路偵探」,一一戳破柯茲爾說詞當中的漏洞。

首先,第一個主要疑點便是她對完成挑戰的說詞前後不一。她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最先是聲稱在9月5日走完了全程,後來又改口說是8月底走完,並解釋說自己記錯日期。柯茲爾的說法是,本來是以平均每小時走一哩速度前進,但到了華盛頓州境內,則一口氣可以一天走30哩。有網友對照9月5日當天,有登山客在「北界終點」拍下走完步道全程的照片,發現當天天氣陰霾,紀念碑是破損的,而柯茲爾聲稱同一天在終點碑拍下的照片,不管是天候或紀念碑的狀況,都是截然不同的。在柯茲爾的照片中,不但天氣晴朗,而且「北界終點」石碑也完好,並未破損。

過去20多年來,長期為太平洋屋脊步道挑戰者熱心提供飲水與落腳休憩處的加州居民唐娜‧索弗雷(Donna Saufley),在太平洋屋脊步道圈向來是鼎鼎大名的人物,對於各種消息也甚為靈通。但她卻表示,並沒有任何一個人聲稱曾經在太平洋屋脊步道上與柯茲爾碰過面。

索弗雷表示,會在這條步道上行走的登山客,彼此之間都有密切聯繫,整個步道大家庭更是任何風吹草動都很快聲息相聞,如果像柯茲爾那般的身障人士走在步道,半身癱瘓,腿上還有鐵架,絕對不可能完全沒有任何登山客看過她。

索弗雷進一步指出,柯茲爾對於完成挑戰的日期究竟是何時,說詞前後不一,如此作為是如假包換的正牌完成挑戰者不可能出現的。「登山客肯定知道自己確確實實在哪一天走完全程。這個日子就像自己的生日或紀念品一樣清楚。」

路途艱辛 殘疾人難完成

其次,許多專業登山客指出,從自然環境條件來看,若以柯茲爾的身體狀況來說,2017年這段期間想要挑戰走完太平洋屋脊步道,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任務」。原因在於今年在加州境內的步道所經路段下雪嚴重,進入俄勒岡州與華盛頓州之後,森林大火則阻斷了部分路段的通行。

另外,挑戰途中會遇到的許多河川,今年水位較往年都來得高,有時候登山客必須游泳過河,或者強行踩著水深及胸的川流涉險而過。根據統計,從2017年開年以來,已經有三名登山客在挑戰太平洋屋脊步道途中喪生。

今年7月間曾經挑戰太平洋屋脊步道內華達山脈(Sierra Nevadas)路段的登山客狄安娜‧尼爾遜(Deanna Nelson)指出,位於內華達山脈境內的步道,路途相當險峻,像柯茲爾一樣撐著拐杖、腿上還有鐵架,如果真的要走,會是非常困難的。

尼爾森遜表示,一旦進入內華達山脈地區,長達200英里長的整段路途,根本是沒有路的。「她曾提到腳上的鐵架每隔兩天到三天,電池就必須充電,而且電池不能碰水,我曾在一天之內兩、三次都必須在水深及膝的河水中涉水而過,大約有五、六次還碰到河水高度已經到達我的腰部。」她進一步表示,這些路段都是沒有橋梁的,今年夏天就有兩名年輕女性在渡河時不幸溺斃。

柯茲爾還有一個飽受專業登山客懷疑的疑點,則是如果她確實走完全程,為何不像其他登山客一樣,在沿路拍下照片做為紀念?

太平洋屋脊步道網路社群成員羅倫‧麥高文(Lauren McGowan)便說,兒子今年夏天也挑戰了太平洋屋脊步道,身為母親的她,可以看到兒子一路拍下的照片,相較之下柯茲爾雖說自己走完了全程,卻連一張途中的照片也沒有。她說,每天都會在Instagram瀏覽兒子在太平洋屋脊步道沿途拍下的照片,「他的每張照片我都看過,沒有一張有照到柯茲爾。一張也沒有。」

加州伊莎貝拉湖(Lake Isabella)居民馬丁尼茲(Aaron Martinez)由於住家離太平洋屋脊步道不遠,經常義務為挑戰這條步道的登山客提供飲水。他表示,柯茲爾的故事可以說是漏洞百出,在沿途所有據點所設的簽到簿,她都沒有留下足以證明曾經造訪的簽名,大多數登山客都隨身攜帶了GPS衛星定位器,好讓親朋好友可以即時了解挑戰期間的行蹤,但柯茲爾卻沒有這麼做。

馬丁尼茲也說,一般而言,經過福雷斯特隘口要花上三天時間才能通過,以柯茲爾的身體狀況來說,幾乎是不可能走得過這段路途的,而且「每個人走到這一段的時候,都會拍照留念,可是她卻沒有這裡的照片。」

協會表態 簽名非強制

「太平洋屋脊步道協會」行銷暨公關主任威爾金森(Scott Wilkinson)表示,究竟有多少登山客確實完成挑戰,長年以來並沒有確切的官方統計數字,雖然許多登山客會在沿途幾個重要歇腳處的簽到簿簽名留念,但協會對於是否簽名並沒有強制規定,對於簽名資料也沒有進一步追蹤查證。

雖然「太平洋屋脊步道協會」網站會公布完成太平洋屋脊步道挑戰的登山客名單,但這些名單的來源是基於登山客自己的「誠信申報」。他表示,以2017年來說,截至今秋為止,僅有少數登山客主動與協會聯繫,通報已經完成步道挑戰,但接下來可能還會陸續收到更多登山客的挑戰成功通報。

威爾金森表示,太平洋屋脊步道非常漫長,要完成挑戰需要花上好幾個月的時間,途中也會經過許多非常偏僻的地段,因此並沒有一套制式的系統或協調方式,得以確認每個登山客的進度為何。他坦承,如果要證明某名登山客是否真正完成挑戰,從實際角度來看會是非常困難的,甚至幾乎不可能。

面對外界批評與質疑造假,柯茲爾接受媒體詢問時,堅持自己確實完成了全部路程,沒有公布GPS紀錄或沿途簽到,則是為了避免遭到跟蹤,網路上對她的各種攻擊言論,讓她感到非常難過與傷心。她說:「很多人都在說三道四,而且許多不斷發表意見的人,根本都沒去過太平洋屋脊步道。」她也說,自己是非常低調的人,注重隱私且不愛張揚,決定分享這段經驗的最初用意,是想要鼓勵更多人不要放棄目標,結果自己的正面訊息卻在網路攻擊之後,完全遭到抹黑,也變了調。

史黛西•柯茲爾站在縱走提示牌前面。(取自臉書) 史黛西•柯茲爾站在縱走提示牌前面。(取自臉書)
主演荒野緃走的女星瑞絲薇斯朋。(美聯社) 主演荒野緃走的女星瑞絲薇斯朋。(美聯社)
史黛西•柯茲爾宣稱她時常一個人健行。(取自臉書) 史黛西•柯茲爾宣稱她時常一個人健行。(取自臉書)
史黛西•柯茲爾在東部縱走時經過田納西州。(取自臉書) 史黛西•柯茲爾在東部縱走時經過田納西州。(取自臉書)
史黛西•柯茲爾在東部縱走時抵達緬因州。(取自臉書) 史黛西•柯茲爾在東部縱走時抵達緬因州。(取自臉書)
史黛西•柯茲爾在東部縱走時經過維吉尼亞州。(取自臉書) 史黛西•柯茲爾在東部縱走時經過維吉尼亞州。(取自臉書)
史黛西•柯茲爾自稱縱走時留影。(取自臉書) 史黛西•柯茲爾自稱縱走時留影。(取自臉書)
史黛西•柯茲爾藉自己的挑戰來鼓舞他人。(取自臉書) 史黛西•柯茲爾藉自己的挑戰來鼓舞他人。(取自臉書)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