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34542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沸騰的馬拉喀什

當地居民稱之為「Riad」的典型摩洛哥式傳統建築。(靜子.圖片提供) 當地居民稱之為「Riad」的典型摩洛哥式傳統建築。(靜子.圖片提供)
夜晚的清真寺,周圍仍十分熱鬧。(靜子.圖片提供) 夜晚的清真寺,周圍仍十分熱鬧。(靜子.圖片提供)

凌晨三點的馬拉喀什(Marrakesh),耳邊還傳來一陣一陣如泣如訴的誦經聲。我無心睡眠,趴在窗口看街景。一群孩子正拿著木棍在街上來回打鬧,大人們三三兩兩地站在路邊閒聊。轉身看先生,他早已經睡得不省人事,於是我躡手躡腳地出了門。大街上燈火通明,人聲鼎沸,鱗次櫛比的餐館裡座無虛席。大家擁擠在漆黑的夜幕下,喧鬧地吃著當天的第二餐,這是齋戒月中的摩洛哥,白天禁食,街上空無一人。直等到太陽下山後,全城人才開始紛紛出動。

我隨著人流朝清真寺的方向湧去,那裡的燈火是最通明的,整幢建築都在黑夜中閃閃發光,氣派非凡。在那裡進進出出的男人們衣著素凈,臉上都帶著無比的虔誠與肅穆。正當我走到一半,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一陣騷動。轉身想要探明究竟,卻見幾個包著頭巾的女人衝著我比手畫腳地亂叫。詢問了半晌,才明白原來清真寺裡只有男人可以進入,女人必須止步在外。於是停下腳步,雙手環臂地站在路邊看他們誦經。他們的聲音從渾厚悠揚到哀哭切齒,置身事外的人很難明白他們到底在悲痛什麼?又在哀哭什麼?

和氣派的清真寺相比之下,寺外周遭的環境就顯得有些冷落殘舊了。寺後有一條暗巷,巷裡的街燈忽明忽滅,垃圾遍地狼藉。我站在街口亮光的地方往裡看,一群乞討的女人們懷裡都抱著尚未斷奶的嬰孩癱坐在地上,嬰孩們似乎已餓了很久,正無力地小聲啼哭著。女人們瘦削的臉龐上只剩下兩個瞪得大大的黑眼睛。比起外面的嘈雜沸騰,她們臉上的愁苦更沉寂得讓人無所適從。

天漸漸地亮了,人潮從四面八方退去。我們住的地方隱匿在一條彎曲的巷弄中,外表看來毫不起眼,可當推開那扇沉重的木門,整個摩洛哥式的美麗庭院便會一覽無遺。這是一個呈「回」字型的四方庭院,約有兩三層樓高,是典型的摩洛哥式傳統建築,當地的居民稱之為Riad。Riad的中間是一個由黑白兩色馬賽克堆砌而成的噴水池。噴水池的兩邊擺放著幾張四方桌子供客人們進餐使用。每張桌上都布滿了美麗的鮮花,或百合,或玫瑰。

「起得真早啊!」Riad的管家似乎也剛誦完經,從他的房裡出來和我打了個照面。天邊泛起了魚肚白,月亮尚未完全隱去。「需要為妳準備早餐嗎?」他又禮貌性地追問了一句。我笑著搖了搖頭,轉身進了屋。先生還在熟睡中。窗外,幾隻紅腳知更鳥正踱著小方步子,悠閒地在天井裡開嗓。而這裡的居民們早已經各自回屋休息,等待下一個夜晚的來臨了。

街上沒有一絲風,晌午的太陽火辣辣地照在乾涸的大地上,樹葉被染上了一層焦黃。和先生走在四十八度高溫下的馬約爾花園,先生邊擦汗邊不解地問:「為什麼我們來摩洛哥要參觀法國人建的花園?」天的確酷熱得令人有些難耐,路邊許多流浪的野貓也都蜷縮在角落的蔭涼處一動不動。我摸了摸乾癟的荷包,遺憾地看著先生說:「因為我們沒有錢去法國。」先生不再說話,咽了咽口水,開始盯著一堆奇形怪狀的仙人掌發呆。

馬約爾花園被譽為上個世紀最神祕的花園,始建於上世紀二○年代末、三○年代初,先後由兩位著名的法國設計師精雕細琢而成。整個花園裡面綠蔭密布,曲徑通幽。它的牆垣是一脈的寶藍色,窗戶則是通體的月牙白。走在這個充滿異域風情的花園裡,時而會看到大片竹林,時而會撞見一池睡蓮,又不經意地在某個牆角的轉彎處,悄然發現一叢三角梅正在偷偷地吐蕊。「很難有人來到這裡會不愛上它!」我深深地被這個神祕的花園所傾倒。

「你們是從中國來的嗎?」一個紮著馬尾辮、臉圓圓的女孩子好奇地向我們打量。「我們是從加拿大過來的。」這才發現,身邊路過的遊客竟然有大半都是東方面孔。「加拿大?那不是很遠嗎?」站在她身邊的一個高個子男生吃驚地說。「那你們呢?」我笑問。「我們是從英國過來的,離這兒很近,所以跑來這邊玩。」女孩子吐了吐舌頭,一臉的俏皮可愛。「哦!怪不得有那麼多中國人在這兒呢!」我這才恍然大悟。「這可是中國的後花園啊!」另一個剛巧路過的遊客戲稱道。

馬約爾花園並不大,一番遊玩之後,時間仍早。街邊大部分的店面依舊關著門,只有幾間零零星星的小店開著,在招攬一些旅途的散客。先生本想買些冷飲來解暑,不料每一家小店的冰櫃都用極粗的鐵鏈上著鎖,若想買冷飲,似乎還得先解鎖,先生頓時失了興致,指了指路邊幾匹壯碩的駿馬,轉頭對我說:「我們坐馬車回去吧?」我上前摸了摸那被太陽曬得滾燙發亮的座椅,小聲對他說:「這馬車上的位子好像是用皮做的。」  

夜終於來臨了,暮色下的馬拉喀什總算降了溫。緊接著,人潮也湧進來了,城裡的不眠夜廣場上又燈火通明了。雜耍的、賣藝的、兜貨的、開鋪的,陣陣的吆喝聲此起彼伏。小販們都使出渾身解數來招攬各地的遊客,他們熱情洋溢,時而中文、時而英語、時而還冒出幾句日本話。整個廣場上笑語喧譁,飯香四溢。十幾輛馬車在月色下來來回回地接載遊客,遊客們的臉上接二連三地綻放出一朵朵笑容。馬蹄聲得得、得得,伴隨著男人們的誦經聲,還有那嬰孩無助的啼哭聲,響徹了整個馬拉喀什的夜空。(寄自加拿大)

上個世紀最神祕、充滿異域風情的馬約爾花園。(靜子.圖片提供) 上個世紀最神祕、充滿異域風情的馬約爾花園。(靜子.圖片提供)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