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342932/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 | 從曼哈頓名模到義工

瑪麗娜和殘疾兒童在一起。 瑪麗娜和殘疾兒童在一起。
瑪麗娜幫助開辦700多個孩子參加的夏令營。 瑪麗娜幫助開辦700多個孩子參加的夏令營。

在非洲的每一天,我的靈魂都在烈火中提煉上升。每次當我親眼看見那些奮不顧身的英雄們,我的心就在哭泣。為自己感到羞愧,和他們相比,自己的貢獻太少;我也為自己慶幸,每天都有機會和那些像高山一樣偉岸的英雄們交談,瞭解他們偉大的情操。

我於2014年第二次去非洲叢林裡服務時,團隊裡有一位美女,可謂「桃之夭夭,灼灼其華」。她有著1米85、凹凸有致的修長身材,一雙眼睛像湛藍的海水純情無暇,她讓我眼睛一亮。她講一口標準的紐約英語,但是簡略交談以後,我覺得她不過是一個單純的姑娘,教育程度一般,到非洲也許就是要探險和旅遊,工作一緊張起來,我就和她無法深談。2014年一別,也就沒有再和她溝通了。

一直到今年,我們在非洲炎熱的莽原上再次相遇,一起在麻風村裡經歷了法耶醫生的死亡,一起分享人生悲慘的一面,我們多次交談,讓我終於瞭解到一位美麗姑娘的高尚情懷。

「我要殺了你!」

2017年8月,在非洲莫三比克的一個海島,太陽還高掛天空,散發出永不停息的火焰。瑪麗娜剛剛從一個村莊歸來,炎熱的天氣,缺水少食的瑪麗娜邁著疲憊的步伐走向營地。突然,一個拿著一把AK47的大漢凶神惡煞的攔住了瑪麗娜,兩眼放出凶光。

「你要幹什麼?」

瑪麗娜帶著驚恐的目光看著他,渾身發抖。

「我要殺了你!」這位黑大漢抓住了瑪麗娜胳膊。

這時候,瑪麗娜突然鎮靜下來,她沒有掙扎,只是用一雙美麗的大眼睛瞪著他,輕輕地說:「你是誰?為什麼要這樣做?」

「我是一個職業殺手,你知道嗎,我昨天才殺了一個人,我掏出了他的心,割下了他的肺,我還燒烤了他的肉。你必須跟我走!」

「你知道嗎?我不會怕你的。」瑪麗娜勇敢地昂起了頭,「你也有兄弟姊妹,你殺了我,你將永遠是一個罪人。你將永遠背負著一個良心的重擔!」

「你走吧!不要讓我再碰見你!」這位大漢遲疑地揮了揮手,讓她走了。

還有一次,在莫三比克的海邊,瑪麗娜和海蒂貝克-一位出生在中國宣教士的女兒,從加州來到莫三比克的全球知名的宣教士-正在一個市鎮行走,突然,兩位彪形黑大漢攔住她們的路。她們兩人慌忙掉過頭飛跑,這無處不在的危險,讓她們時時刻刻保持著警惕,可是現在是中午呀,豔陽高照下也有壞人?

她們慌不擇路氣喘吁吁,心中暗暗禱告,求神拯救。突然,一輛吉普車飛停在她們身旁,原來是她們的同工兼保鑣來了。他們把瑪麗娜和海蒂貝克拉上車,飛也似的開走了。

瑪麗娜不知道這是第幾次遇到這樣的危險,她媽媽苦苦哀求要她離開非洲,但是她卻倔強地拒絕。­­因為她知道,在非洲有她生命的嫩芽,她需要那裡的陽光,給她力量,撫育她成長。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一位花季姑娘離開父母,遠赴非洲呢?

少女時代

瑪麗娜五歲時,跟隨生母養父,從巴西起航,乘著濃濃夜色偷偷進入美國。幼年的瑪麗娜不知道,她的生命從此發生了白雲蒼狗、高岸深陵的變化。

母親含辛茹苦地為人清理房屋的每一寸地板,養父則頂著太陽,戴著星星鋪設牆壁的瓷磚。低廉的報酬,多重的剝削讓他們生活在人世間的最底層。他們心中的渴望像熊熊烈火一樣燃燒,哪一天可以拿到綠卡?哪一天他們的女兒將會過上幸福的生活?

不諳世事的瑪麗娜卻生活在快樂編織的搖籃之中,她和康州斯坦福的小朋友一起跳著踢踏舞、唱著小美人魚的兒歌,告別了燦爛的童年和少年。在高中她是高高跳起擊殺的校排球隊主攻手,她還是在萬頃碧波裡搏風激浪的划槳高手。媽媽在一家大戶人家裡做清潔,他們一家人還住在主人免費讓他們居住的一座華屋。雖然他們身分卑微,生活卻對她如此厚待,讓她養成了高貴典雅的性格,舉手抬足都有美人風範。

在她讀高一的時候,一位星探發現了她的優雅氣質和修長雙腿。他連哄帶騙,指天發誓地把瑪麗娜帶到曼哈頓,進入模特學校。一時間羅裙酒污,金鈿擊節,歡笑明年,春風等閒。一堆阿諛奉承的高粱紈絝,拜倒在她那秀色長裙之下。

瑪麗娜對這些「五陵少年」們,卻有著一種本能的厭惡,當她還是孩子的時候,就帶著驚駭和恐懼,默默忍受那些不適當的撫摸,後來她又受到更多的侵犯,一想起那骯髒的大手,她就不寒而慄,渾身顫抖,多少次高喊「不要,不要!」換來的是變本加厲,她根本都不喜歡這些污濁的男人。

藝術天才和厄運襲來

她多愁善感,對著滿山遍野的紅葉,她會吟出悲秋的蒼茫詩句;在花謝花飛的時節,她會畫出泉思如湧的爛漫。不久她的藝術才情被人們發現,她被紐約新學校-帕森,一所享有盛名的藝術學院錄取,在伸展臺上展現美麗風姿的同時,她又高高躍起,跳進藝術的海洋。她採集無處不在的芬芳,挖掘靈感的甘泉。她的作品一次又一次地展出,整個世界向她展開。生命原來是如此美麗,少女的情懷帶著思緒在天空中飛翔。

明媚的陽光下也有淒風苦雨,烏雲像野獸一樣向這位不喑世事的花朵襲來。有一天,瑪麗娜感覺到小腹不舒服,她來到了曼哈頓一家婦產科診所。一位女醫生帶著溫軟的嬌柔,觸摸她的身體,她感到一絲絲顫抖的快意,於是閉上眼睛,享受這私密的撫摸。突然,一句嬌軟無力的話語,帶著模糊的回音,勾起了她靈魂深處的渴望。

「這是我的地址,今晚你可以來我家嗎?」

瑪麗娜從來沒有感受過女人也會有如此的吸引力,心中隱藏的那份悠久的回憶喚醒了,她恨男人,她恨男人!她想起少女時的遭遇,她不由自主地點點頭。

一片粉紅色的床單,一個軟軟的火熱小嘴貼上了她性感的櫻唇,她沒有畏懼,迎了上去。兩個軀體交織纏繞,兩個心叮咚直跳。突然,一張小小的紙頭,裝著白色的粉末,她低頭吸吮這亮晶晶的仙品,一股快意直衝大腦!啊,這簡直是要騰雲駕霧,身體原來如此輕盈,她快活的只想叫喚。這就是她的第一次,第一次衝破了自己身體的桎梏,達到了極限。

自從那以後,可憐的瑪麗娜就沉湎於同性戀和毒品,她整天思想和那群女同在一起,享受那從來沒有想到過的快樂。她很快荒廢了學業,精神萎靡,不思進取,成績像過山車一樣大幅度退步。

連夜的陰雨浸透了屋上的三重茅,瑪麗娜又遭受了更大的打擊。很快媽媽發現了女兒的秘密,媽媽把她帶到了一座美麗的山峰,指著那青翠欲滴的楓葉對她說:

「孩子,你將來的生活就會像漫山遍野的樹林一樣,鬱鬱蔥蔥,你不要和那些人來往好嗎?」

媽媽的漣漣淚水使她彷徨,她下定決心一定要離開她們。可是只要她一回到學校,那使人心跳的甜言蜜語就不請自來,她沉湎於溫柔富貴之鄉,她無法掙脫情欲和藥物編織的羅網,她就像一條魚在無水的堤岸上徒勞地跳躍。

媽媽的淚水哀求並不能使她回心轉意,父母辛辛苦苦打工供女兒上學,沒想到會出這樣的事情。媽媽禱告祈求,都不能撼動她那變了調的音符,如果上藝術學校會有這樣的結果,還不如不讀了。媽媽決定不再為她付學費了,要逼她儘快離開這樣的環境。

沒有了經濟來源,瑪麗娜並不願意屈服,她抓緊一切時間在T臺上展現風姿,只是腳酸腰痛賺來的那點錢遠遠不夠購買毒品。饑寒交迫走投無路的她找來了一塊白布,繃出了一個潔白無瑕的圓形,在白淨的人生紮下了一圈又一圈痛苦的黑色釘子,「是這個社會把我變成了這樣!」她痛苦地高喊。

瑪麗娜欲哭無淚,質本潔來卻落得個梨花掉入溝渠,白雪和著污泥不住地呻吟。瑪麗娜割開了手腕,鮮血像泉水一樣流出,浸透了房間的地毯。

她獲救了,她沒有去到那陰森森的泥土下面。但是在她最需要朋友的時候,她的同性戀人,她的朋友卻再也沒有出現。從此她的眼睛不再光亮動人,一雙明眸流露出絕望和灰暗。

命運的轉機

瑪麗娜瞞著媽媽,飛回巴西,她要去找姥姥姥爺(外公外婆),他們有一個農場,這是她夢中的伊甸園。她要逃避這痛苦的現實,她要用藝術來陶冶自己,永遠把紐約的殭夢忘記。姥姥姥爺的葡萄園裡阡陌成行,高頭大馬噴著響鼻,日出朝霞的清光,泥土的芳香,冷冽的井水,赤腳接觸大地的快感,一切都讓她陶醉,她要像梵谷一樣融入大地,像高更一樣撫摸溪流,像莫内一樣化作光影;她試圖用藝術來麻醉自己。

可是,她的痛苦就像那些釘子一樣,時時刻刻蝕刻她晶瑩雪白的心靈。人生的痛苦,老人是無法理解的。她沒有任何朋友,她不知道要什麼?她的手又試圖伸向毒品,她要在吞雲吐霧的過程中,忘掉這一切。她又想回紐約了,也許學校可以讓她得到新生。

命運卻把殘酷的一面再次顯現在她的面前,「小姐,你當年偷渡去美國,案底被我們查到,從現在起,你八年不能去美國。」

美國領事冷冷的話語,讓她呆若木雞地又哭又笑,對著美國領事大叫,「我要去見我媽媽!」可是已經晚了,一步錯步步錯,一個小小的窗戶,將她與媽媽長久隔離。

她離家出走了,茫然地在大街上走來走去,「何處是家?哪裡是歸程?」她想到了死亡,想到一了百了,又一次想到在那冰冷的泥土底下,可能沒有這麼多的痛苦,沒有這麼多撕心裂肺的經歷。

「姑娘,你要去哪裡?」一位慈祥可親的大媽叫住了失魂落魄的瑪麗娜。

「你不要管我,我要去的地方與你無關!」瑪麗娜冰冷的表情,決絕的態度讓羅薩莉婭感到地獄般的恐懼。

羅薩莉婭是聖保羅一間教會的牧師,她抓住瑪麗娜的手,輕聲地說:「孩子,我不會讓你離開我,請把你的愁苦告訴我。」

就這樣,羅薩莉婭帶著瑪麗娜回家。一個簡陋的宿舍充滿了愛,瑪麗娜的生活發生了巨大的改變。羅薩莉婭媽媽的愛讓她打開了雙眼,現在她不需要毒品,也棄絕了同性戀的誘惑。

2014年在尼爾森牧師的資助下,她來到塞內加爾與我同工,一起去麻風村為村民們服務。她替我們分發藥品、做翻譯、照顧病人,我當時並不知道她有著如此悲慘的經歷,只覺得這不過是一個美女普通志願工作者而已。

非洲之行讓她打開了眼界,原來在非洲和世界上,還有這麼多生活悲慘的人們,他們都需要她的説明。瑪麗娜申請了聖保羅一家聖經學院,開始了刻苦攻讀生涯。現在瑪麗娜知道她需要什麼,就是追求人生的意義,就是為了讓那些從心底到物質都貧窮的人們得到生活的真正樂趣。瑪麗娜終於找到了一個溫暖的家,一個給她帶來生命,有著最終希望的家,她在羅薩莉婭媽媽家一住就是六年。

瑪麗娜今年4月在非洲和我的團隊一起經歷了麻風村的如火豔陽,面對著法耶醫生的生離死別,她哭了,一個不屈的靈魂終於昇華。瑪麗娜決心走向非洲,她懷著滿心的快意,向過去告別。什麼模特生涯,藝術人生不過是一朵朵夢中之花,至於同性戀情,毒品藥物帶來的只是一場場太虛幻境。她要腳踏實地,為解救非洲人民貢獻自己的一切。

經過16小時的顛簸,我們回到了達卡的基地。傍晚的夕陽映紅了她的雙頰,明亮的眸子閃現著一絲羞怯的火光。「徐醫生,你的基金會可以資助我來非洲嗎?我要長期在非洲待下去。」

我的心震驚了,山呼海嘯的狂濤在心中奔突。作為一個男人,我不得不承認我撇不開世界對我的誘惑,雖然我有家有室,還有自己的事業,我享受了上帝給我的許多我不配的恩典,我還沒有下決心在非洲長期待下去。我不敢想像,一位如玉如花的藝術家,一位像水像詩的曼哈頓模特兒,一位還沒有享受過家庭歡樂的姑娘,如何可以拋棄這一切,放棄自己的藝術夢想來到非洲?她如何能夠在這豺狼遍地的非洲生存下去?我對她說:「告訴我你的打算,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完全不需要冒險來到這裡。」

「這就是命運,『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你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你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你束上,帶你到不願意去的地方。』」她隨口說出了一段著名的聖經,這是指耶穌基督的大弟子彼得的命運。「我現在還年輕,我就願意這麼做。」

「那你以後成家立業怎麼辦?」我終於說出了我的擔心。

「我接受上帝的安排,如果在我的生命中,有一個男人和我志同道合,我將欣然接受,我願意和他一起在非洲,為非洲人民奉獻我的一生。如果沒有,也沒有關係。」她的眼中閃耀著點點淚花。

這是上帝的呼召,我沒有任何權力拒絕。我和同去非洲的史爾鋼弟兄當即決定,2017年由《非洲哭泣》基金會和他私人各出一半資助她,以後的資金我們再來想辦法。

上天女兒的新生命

2017年5月一畢業,瑪麗娜立即就乘飛機去非洲的莫三比克,這個人均收入只有434美元的貧窮國家。她要參加海蒂貝克,一位著名的社會慈善家和宣教士的「愛麗絲全球行動」非營利組織,將全付身心獻給非洲人民。可是在巴西聖保羅國際機場,瑪麗娜卻受到一場無妄的羞辱,幾乎要放棄她的理想。

「你為什麼要經過Cape Verde去莫三比克?」一位出境檢查官員拿著瑪麗娜的護照反復檢視,帶著懷疑的眼神注視她,Cape Verde是西非著名的情色賣淫天堂,許多法國和巴西姑娘去那裡出賣皮肉,瑪麗娜要在那裡轉機去莫三比克。

「我要去『愛麗絲全球行動』工作,我媽媽替我買了機票經過那裡而已。」瑪麗娜鎮靜地回答。

「你,會去莫三比克做義工?」官員根本不相信瑪麗娜-一位漂亮的白人姑娘會去那裡工作。

「對不起,小姐,你不能出境!我們認為你可能去Cape Verde賣淫!小姐你被拘留了。」

飛機飛走了,瑪麗娜卻留置在機場,等待媽媽來接人。瑪麗娜的心破碎了,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腔熱血,換來了透心的冰涼。出師未捷,多年的籌畫化成了一股飛機尾部的青煙。媽媽見到了女兒紅紅的眼眶,忍不住也大哭,當場掏出鉅款購買機票,四個小時後直接飛往莫三比克的馬布多國際機場。

進入莫三比克不久,就遇到了本文開頭描述的驚險場面,生命經常處於危險和危急狀態,我無法想像燦如春華,皎如秋月的瑪麗娜如何調整自己,適應那流火高照和豺狼環伺的生活。

「你這樣做,就沒有想過自己嗎?你將自己最美好的時光獻給了非洲人民,在非洲選擇有限,你也許不會碰到一位可心的愛人,在非洲度過這些時光,你自己也許什麼都不會得到,你考慮過嗎?」我憂心忡忡地問她。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件事比送出愛更加偉大。」她的回答簡潔而有力。

我的眼睛濕潤了,帶雨的春潮衝擊我的心扉,從她的身上我真切地認識到:真正成功的人生,不在於成就和地位,也不在於金錢和名氣,而在於珍惜那從眼前和指縫裡如風如水一樣飛過的時間,活出送出愛的自我,走出愛的道路,我們不必讓人記住,只要我們在愛的工程上添磚加瓦,喊出愛的強音,就是真正的人生。為自己和家人美好的生活而努力只不過是一條愛的小溪,為改變他人的生命而付出卻是愛的大海,在陽光的照耀下,每一滴水都有機會發出自己閃閃發亮的光芒。

瑪麗娜現在生活在莫三比克,每天都面臨著不同的困難和危險。我和她在康州的母親瓦萊麗經常聯繫,她天天為女兒的安危提心吊膽,每天如果沒有和瑪麗娜聯繫上,就會夜不成寐。我理解母親的心,兒行千里母擔憂,況且是在那樣一個危險的地方。

瑪麗娜的精神狀態發生了徹底的改變,她從憂鬱、自憐、毒品和女同的毀滅迷霧中走了出來,她充滿著喜悅、理想、和充實的情懷。她站立在人類思想的高峰峻嶺俯視著這個迷途幻滅的世界,試圖用愛的力量去改變它。我羡慕她的選擇,為我能夠有份參與她的事工而慶幸,也為自己的囁嚅軟弱羞愧。

在這個世界上,有三類人:有一些人心裡充滿著仇恨,他們可以駕駛著卡車對著素不相識的人橫衝直撞,也會用自動步槍對著聚會的人群肆意掃射,這樣的人註定要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遭人鄙棄;第二類像瑪麗娜那樣充滿愛心,為了非洲和世界上素不相識的窮人,獻上愛心和青春,這樣的人必然成為大家學習仰慕的對象;第三類可能是像我這樣的人,對待愛心不冷不熱,把自己的家庭放在第一位,看到瑪麗娜這樣的英雄,只是感動了一陣,也就過去了。

其實,我們每一個人在成長的過程中,都得到了這個社會和一些人的恩惠。有些恩典我們可以報答,我們卻無法報答每一個給我們恩惠的人。我們可以做到的,就是回報這個社會。像瑪麗娜那樣,我們救了一個孩子,是我們的本分,如果我們救了十個八個,就是我們賺到了。這樣的事工,我們賺得越多越好!希望我們都從第三類慢慢轉變為第二類。我們每一個人的愛心,就像一滴水,聚集在愛的洪流裡就永遠不會乾枯。

我時時思想,我有何德何能?上帝卻把我放在這樣一個位置。我可以連接東西方文化,可以把全世界的慈善義工和宣教士介紹給全球華人,又可以把全世界華人的愛心傳遞給非洲人民。我每年都會去非洲,明年2月的行程已經定下。我還會遇見許多英雄,我會繼續把這些偉大的同事們介紹給華人世界,讓我們的靈魂一起得到昇華。在愛的火焰裡,鍛造自己,為非洲人民做出貢獻。

如果您心中有感動,願意支援我們的非洲事工,請寫支票給: Africa Cries Out, 寄給 Jun Xu, MD, 1171 E Putnam Avenue, Riverside, CT 06878, USA, 您將會收到美國國稅局認可的免稅收據。訪問www.africacriesout.org,可以看到我們的全部工作,您也可以網上捐款。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jun9174343767, 微信公眾號:人生天路

在紐約新學校-帕森,瑪麗娜和她的作品。 在紐約新學校-帕森,瑪麗娜和她的作品。
瑪麗娜在外公的農場。 瑪麗娜在外公的農場。
瑪麗娜和當地同工划獨木舟給海島送去生活物資。 瑪麗娜和當地同工划獨木舟給海島送去生活物資。
瑪麗娜參與籌畫在當地辦一所大學,中間那位白人女性是著名的《愛麗絲全球行動》的發起人-海蒂貝克女士,她和丈夫一起在80年代去到中國,在中國建立了許多慈善機構。隨著中國現代化進程,他們逐漸將重心轉到了非洲。 瑪麗娜參與籌畫在當地辦一所大學,中間那位白人女性是著名的《愛麗絲全球行動》的發起人-海蒂貝克女士,她和丈夫一起在80年代去到中國,在中國建立了許多慈善機構。隨著中國現代化進程,他們逐漸將重心轉到了非洲。
瑪麗娜和當地老百姓一樣用手抓飯吃。 瑪麗娜和當地老百姓一樣用手抓飯吃。
瑪麗娜發現,她的學生個個都是藝術天才。 瑪麗娜發現,她的學生個個都是藝術天才。
瑪麗娜的作品-無題,表現了她心底深處的痛苦。 瑪麗娜的作品-無題,表現了她心底深處的痛苦。
瑪麗娜自畫像,眼神裡透出深深的絕望。 瑪麗娜自畫像,眼神裡透出深深的絕望。
2017年5月瑪麗娜(前右)從聖保羅神學院碩士畢業,她一共學習了五年。 2017年5月瑪麗娜(前右)從聖保羅神學院碩士畢業,她一共學習了五年。
瑪麗娜和當地土著在一起,當地沒有水,瑪麗娜經常三、四天才洗一次澡。 瑪麗娜和當地土著在一起,當地沒有水,瑪麗娜經常三、四天才洗一次澡。
2014年在塞內加爾首都達卡,我拍下瑪麗娜這張照片。 2014年在塞內加爾首都達卡,我拍下瑪麗娜這張照片。
海島上沒有廁所,她身後那個洞就是廁所,用完以後用土掩埋就完事。 海島上沒有廁所,她身後那個洞就是廁所,用完以後用土掩埋就完事。
瑪麗娜高中時代在康州斯坦福市家裡。 瑪麗娜高中時代在康州斯坦福市家裡。
瑪麗娜和徐俊醫生今年4月初在塞內加爾首都達卡。 瑪麗娜和徐俊醫生今年4月初在塞內加爾首都達卡。
瑪麗娜常常要去這樣的地方幫助當地老百姓。 瑪麗娜常常要去這樣的地方幫助當地老百姓。
瑪麗娜在曼哈頓的模特照。 瑪麗娜在曼哈頓的模特照。
瑪麗娜和來自中國的志願工作者一起在非洲工作。 瑪麗娜和來自中國的志願工作者一起在非洲工作。
瑪麗娜為非洲人民哭泣禱告。 瑪麗娜為非洲人民哭泣禱告。
瑪麗娜和羅薩莉婭媽媽。 瑪麗娜和羅薩莉婭媽媽。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