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315686/article-link/

首頁 影劇

藍盈瑩有戲膽 大咖同台沒在怕

藍盈瑩出演《甄嬛傳》中的浣碧(取材自豆瓣電影) 藍盈瑩出演《甄嬛傳》中的浣碧(取材自豆瓣電影)
藍盈瑩:我是實力派,不是偶像派。(取材自微博) 藍盈瑩:我是實力派,不是偶像派。(取材自微博)

■南方都市報/黃曉雅、賴琳琳、張文詩報導    

什麼樣的表演能把宋丹丹看哭?什麼樣的對手能讓章子怡讚不絕口?什麼樣的演員能讓觀眾瘋狂點讚?《演員的誕生》舞台上,一枚實力派女演員正在冉冉升起。在《最愛》的片段裡,她和凌瀟肅貢獻了一場被封為「教科書式演技」的表演;在《青衣》小劇場裡,她和章子怡真槍實彈地過招,被網友拱上了熱搜頭條。

●章子怡:她讓我受益頗多

她叫藍盈瑩。章子怡評價她:「這個小孩很聰明,她讓我受益頗多。」宋丹丹誇讚她:「這小孩真棒!你可以練簽名了,藍盈瑩!」電影《最愛》的導演顧長衛,在微博直言:「最愛。」

1990年出生的藍盈瑩來自於北京人民藝術劇院,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報考北京人藝那年,她晚了三天,差點失之交臂;補上報名後,她以第一名考入,成了北京人藝斷檔多年的「大青衣」。讀中戲時,她曾是班裡墊底的差生,卻在短短半年後上演逆襲,不僅在《甄嬛傳》中拿到了戲分最多的角色之一浣碧,還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

日前,藍盈瑩接受專訪。藍盈瑩的內心,相當平淡,「我是青衣,不是花旦。我會回去演話劇的,錯過(熱度)沒關係,歷練好了,會有更好的機會在等我。」

南方都市報問(以下簡稱問):在《演員的誕生》裡飆戲,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藍盈瑩答(以下簡稱答):實際上我演完都是雲裡霧裡,看回放才知道,哦,這個分寸是對的。我們在舞台上演出時,都要通過幾十場的磨煉,衡量出演員和觀眾之間最好的分寸點。但《最愛》其實就排練了不到一天,上午排完,晚上預演一遍,第二天就正式演出了,超緊張的。我在台上時都沒來得及緊張,想的都是怎麼接對手戲。

問:表演前,你對琴琴這個角色是怎麼理解的?做了哪些功課?

答:時間特別倉促,只能對角色定位或基調有些想法,包括深挖這個人物的內心;搞清楚電影到底是一個怎樣的狀況;(琴琴)得了這個病之後,人們是怎樣的反應……這些是我做得比較多的工作。

問:和子怡對戲,感覺如何?

答:我當時非常興奮,我特別沒有出息的想法就是:「哈哈哈,我跟章子怡姐姐對戲了!我以後有視頻資料可以拿出去見組了!」我一直是這樣的心態,希望能在子怡姐姐身上多學、多看、多問。

●對劇本…有自己的堅持

「其實我在《青衣》當中,堅持了很多自己的觀點。雖然『春來』的戲不多,但是關於某一句話的處理、某一句話必須要保留不能被刪掉,我都有自己的堅持,子怡姐和導演都非常尊重我。這樣一個作品,可以把我這個新人凸顯得挺不錯,真的要歸功於子怡姐和導演對我的信任和支持。」

問:上期節目裡,大家探討,演員到底要不要對劇本提出自己的意見,因為改動會影響到對手。

答:我一定會提的,但前提是前期做了充分的功課,要證明你的話是對的。而且不僅僅是站在自己的立場上,還要為對手考慮、為作品考慮。大家會尊重你的想法。

問:影視劇表演和話劇表演,是兩種大不相同的經歷。

答:主要是分寸感的區別。話劇舞台,觀眾二三十排,演員要表達內心,不僅要通過眼神,還要利用台詞和肢體。電影電視,因為屏幕大,可能一個眨眼就代表了內心。我特別懂得影視劇演員的「水土不服」。

我以前拍《一樹桃花開》,導演是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的系主任,他說過演員「戲過」和「戲不到」的問題。明明內心只有50度,外面要表達60度,那就過了;內心60度,表達卻只有30度,那你的戲永遠都不會過。無論哪種表現形式,內心一定要足夠充盈才行。

問:你和章子怡這樣級別的影后對戲,或者和大腕導演合作,都有種讓人覺得你「沒在怕」的感覺,其實你的內心呢?

答:這可能要歸功於我畢業後考進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劇院裡太多藝術家了,朱琳奶奶啊、濮存昕老師、宋丹丹老師……我一進劇院就跟這些超級大咖合作,我連他們都不怵,那我在這兒也不會特別怵。

●考北京人藝…靠一個冷笑話

藍盈瑩是90後,畢業於中戲,是章子怡、劉燁的師妹,工作在北京人民藝術劇院,是宋丹丹和胡軍的小同事。翻看藍盈瑩的履歷,簡直會被她驚到:她當年竟然是以第一名的成績被招進北京人藝的,而且北京人藝已經很多年沒招過「大青衣」了!

面試時,藍盈瑩差點和北京人藝擦肩而過。記台詞特別快但永遠記不住日程的她,把報名時間給忘了。當她意識過來,已經是三天后,但幸好考試還沒開始。她抱著試試看的心態,給北京人藝的招生辦打電話,苦苦哀求老師,「能不能讓我補報名啊」,老師終於讓她搭上了報名的「加班車」。

有意思的是,在北京人藝的初試、複試和三試裡,其他考生都是十八般武藝,只有她到三試時自認沒什麼特長可以曬了,乾脆講了個冷笑話……她說得哈哈大笑,老師們無動於衷。即便如此,這個渾身靈氣的姑娘還是以第一名考進了人藝。後來,導演們時常笑話她,「這孩子是憑著冷笑話考進來的」。

她在中戲讀書期間就更加戲劇化,從大一時成績擺尾、匯演時只能報幕不會演戲的「差生」,到短時間內逆襲,承包一出出獨幕劇,最後以第一名畢業,藍盈瑩完成了從學渣到學霸的反轉。

●浣碧被人罵…對我的肯定

讀大二時,藍盈瑩出演《甄嬛傳》中的浣碧一角,因為這個角色不討好,她被不少觀眾「恨」。此後,她又在一些作品裡出演反派,被罵得最厲害時,她無奈地說:「每個演員都會背負不理智的罵聲,但這也恰恰證明我演得深入,這是觀眾對我的肯定。」

在話劇表演中,藍盈瑩早已習慣了花兩三個月打磨角色。但在影視劇中,演員們可能還沒完全理解透角色,戲就已經殺青了。

藍盈瑩分享過一張微信截圖,受她的影響,她的媽媽也成了一名「半專業人士」,給她布置每天的功課,包括:「一、拉片(自己演過的所有劇)、台詞、走心程度、鏡頭美觀度;二、練台詞。清新,每個字像珠子一樣彈出,節奏、語速;三、照鏡子,各種笑,各種哭,各種表情,各種角度,任何情況下都要『美』;四、練發聲,唱高音,中高音轉換。排個計畫,每天每項都練一練。」(娛樂新聞組整理)

藍盈瑩是北京人藝斷檔多年的「大青衣」。(取材自微博) 藍盈瑩是北京人藝斷檔多年的「大青衣」。(取材自微博)
藍盈瑩「靠一個冷笑話」考進了北京人藝。(取材自微博) 藍盈瑩「靠一個冷笑話」考進了北京人藝。(取材自微博)
藍盈瑩走紅,但內心相當平淡,「我是青衣,不是花旦。」(取材自微博) 藍盈瑩走紅,但內心相當平淡,「我是青衣,不是花旦。」(取材自微博)
在中戲,藍盈瑩完成了從學渣到學霸的反轉。(取材自微博) 在中戲,藍盈瑩完成了從學渣到學霸的反轉。(取材自微博)
藍盈瑩在電影《最愛》中,被導演顧長衛稱「最愛」。(取材自微博) 藍盈瑩在電影《最愛》中,被導演顧長衛稱「最愛」。(取材自微博)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