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314950/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川普從政:一將功成萬骨枯

美國特別檢察官穆勒對川普陣營通俄影響大選的調查,終於達到一個新里程碑。今年初只擔任24天總統國安顧問的佛林,經不起法律壓力,在「向聯邦調查局做不實口供」罪名上俯首認罪;希望和檢察官合作協助調查,減輕刑罰。

這一招,全然否定川普總統一向認為調查是獵巫的政治逼害說法;因為美國法律制度下,佛林的律師團如有可能,絕不會無緣無故讓客戶頂替莫須有罪名。因此證明調查的嚴重性,絕不是空穴來風。

實質上,佛林認罪為檢察官打開一扇大門,有如45年前水門案,把箭頭直接指向白宮。這就不難令人想起今年初佛林解職後,為什麼川普要特別關照當時聯調局長柯米放他一馬;是川普愛護下屬,或他也有不可告人秘密,而不願看到佛林揭露出來?結果柯米不識相,沒有照川普指示「放水」,而遭撤職。

這位以前制服筆挺、勳獎閃耀的前三星中將,如何落到囹圄邊緣?原來佛林並非西點軍校科班出身,是羅德島大學主修管理學時參加預備軍官訓練團(ROTC),畢業後在軍中擔任參謀和情報作業,最終在歐巴馬總統任內擔任兩年(2012-14)國防情報局長。

佛林退休後自行創業,開了一家提供外國情報的顧問公司,表面上是促成美國企業在國外競爭力,但骨子裡可能和外國政府掛鉤;譬如,他沒有註冊而替外國機構遊說,收了外國政府報酬,匿不報稅等。檢方將來可能還會挖更多內幕。

2015年底,佛林赫然出現在莫斯科一場表揚俄國宣傳電視網RT的盛大餐會,坐在俄國總統普亭旁,談笑甚歡。他當時已是擁護川普競選的要人之一。也許照川普想法,與俄國為敵多年不能徹底解決問題,倒不如做朋友看看如何。

但這和美國輿論和政情有悖,佛林和俄人來往,當然受到情治單位注意。川普當選後兩天造訪白宮時,歐巴馬總統就私下告誡他,佛林不可用。當時佛林已跟隨川普很久,川普的國安背景資料,可能都從佛林得來;人人都以為國安顧問非他莫屬。可是上任不久,佛林就因向副總潘斯做不實報告,顯露他沒有誠信和榮譽感,趁機將他解職。

佛林的困境,只是川普許多下屬的寫照。正如當年尼克森許多扈從都鋃鐺入獄一般,好戲還在後頭。例如,川普的女婿庫許納,是競選時最親信、最高層助手。他不可能不知佛林的行動;據內部傳言,假如未得庫許納首肯或指示,佛林絕不會輕舉妄動,和俄人打交道。

因此川普的下屬,人人自危。有人甚至建議他早日運用總統大赦權,未雨綢繆,先發制人,解除他自己的女婿等人的法律危機;有獻媚者進言,川普可以先赦免自己。當年制憲先賢萬萬沒想到會有比他們狡猾的人鑽這個法律漏洞,而利用「自我赦免」機會,真是荒天下之大謬。

即使沒有法律危機,川普的白宮幕僚長、發言人、首席政治顧問巴農等多人,做不上幾個月都已換人。如今更盛傳國務卿提勒森可能自身不保。執政黨這樣頻頻換人,實非國家之福。川普當總統,毀了多少人前程,對國家元氣大傷。

看來中國兩岸三地要搞民主,應採何種方式,應該斟酌。美國兩黨政體以前有傳統倫理和禮節為指南,一切運作,包括政黨輪替,都行之有素。如今倫理遭遺棄,引起極端對立,完全靠立法制衡,並非萬靈丹。如何維護我們民族「禮義廉恥」核心價值,是當今國人執政的首要任務,當今美國上下就是這四個字上出了大毛病。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