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312345/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等了五十年 哈佛終於為自己的錯誤付出代價了(二)

圖中抗議者手持的標語板上寫著:支援公平高校入學、廢除種族配額制、平等的教育機會。(圖片來源:世界華人周刊) 圖中抗議者手持的標語板上寫著:支援公平高校入學、廢除種族配額制、平等的教育機會。(圖片來源:世界華人周刊)

「平權法案」是上世紀60年代「平權運動」的鬥爭果實,旨在爭取弱勢群體利益,減少社會階級的分化。這和中國政府照顧老少邊窮地區的考生,降低他們的錄取分數線初衷類似。一個弱勢群體裡,總得有先跳出龍門的人,才有可能先富帶動後富,最終達到群體整體素質的提高。如果他們認定永遠也沒有機會翻身,那麼絕望的爆發將會給社會製造更多的負擔和潛在治安威脅。  

那麼在「平權法案」實施後的半個多世紀裡,那些被該政策照顧到的學生,他們的努力和成績真的得到美國社會的普遍認可了嗎?其實並沒有,因為經由平權法案照顧進來的學生,和那些達到更高標準進來的學生,學術能力差異很大。那些學術能力弱的學生面臨著更大的學業壓力和輕視。

我在美國讀書時,上課經常得做小組作業,有時自發成組,有時老師分配。 如果是自發成組,白人學生通常不會選擇與非裔同學一組。若是老師分配,也難免把性格不合的同學放在一組,那後面的故事就多了。 老師有時是根據種族多元化分配小組,有時是根據職業傾向測試,有時是根據姓氏首字母,標準不一。

當老師把分組結果告訴大家後,有的白人同學會私下裡和老師打招呼,要求換組,離開非裔同學多的組。這些白人同學認為,在這樣的組,大部分工作就得自己做了,其他組員卻跟著沾光。

這個現象,美國學者 Mark A Chesler 和 Alford A Young Jr在他們的學術著作《教員的身份和多元化的挑戰》( Faculty Identities and the Challenge of Diversity )中就開誠佈公地討論過:「一旦進入大學,不同群體間的友誼和互動往往很有限。」「這主要圍繞在小組作業問題上。組員們往往對非裔學生期望較低。這種低期望不只來自少數族裔學生,也來自非少數族裔學生。大家都想和強隊友一組,特別是當小組作業成績占很高百分比的時候。 」  

書中還提到,這種對某個群體的刻板印象主要是對非裔同學智力的懷疑。有些老師本來想安排不同族裔的同學在一組,以減少這種基於種族的刻板印象,但反而使這種對非裔學生的刻板印象和組員間的矛盾加重了。 可是,由於校園內多元化和政治正確文化的影響,一些白人學生不願公開表達對非裔組員的不滿,以減少不必要的衝突。(該書第68頁)

筆者在美國讀書時經歷了一起真實的小組作業衝突:猶太裔同學和非裔同學線上對罵,我的中國同學收拾爛攤做完大部分小組作業。

那堂課是關於財務報表的,大家在谷歌共用文件上建了 Excel 檔,線上上一起編輯。 課才沒上幾節,猶太同學就和非裔同學在小組群郵件裡罵戰了。據中國同學的轉述,罵戰郵件的內容基本上是,猶太同學抱怨非裔同學把大家的共用檔裡已經完成的部分弄得亂七八糟,非裔同學則罵猶太同學「B字」,從來不回她的郵件。就這樣郵件來回幾十封,最後二人誰也不想做小組作業,全由我的中國同學完成。課程結束後,該猶太同學四處抱怨這名非裔女生在小組作業中的表現,雖然從來不和種族問題扯到一塊,但是這種事情往往會更加重白人對非裔學生的偏見。

現實中,也有學術能力優異的非裔同學,這裡不能一杆子打死。但若從整體上考量,非裔學生在大學中的表現有待提高。

 (本文首發於「世界華人周刊」,下期待續)

【附註】侯健羽,北京大學哲學碩士,美國凱斯西儲大學非營利組織管理碩士。旅美創業者。雙語專欄作者。世界華人周刊網址:http://www.worldchineseweekly.com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