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31211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職場甘苦談》那些不眠之夜

十年前的春節我去中國探親,冬天日短夜長,一家人早早就上床睡覺了。然而我怎麼也睡不著,近午夜時,我悄悄起床,徹夜守在電腦前,為了不影響家人,我輕手輕腳不敢出聲,連電燈都不能開。

如此一連幾天在寒夜裡獨自枯守,所為何事?蓋因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要在那幾天發布研究基金的批准消息,我遞交的研究經費申請能不能得到批准,就要揭曉。NIH將在下午公布消息,中國與美國有十三小時時差,相當於上海的午夜到凌晨。太太讓我安心睡覺,說如果有消息又跑不掉,到白天再看就是。可我心裡記掛這頭等大事,哪裡睡得著?

在一般人看來,科學研究是個高端大氣上檔次的職業。殊不知對於許多科學家而言,從事科研並非金飯碗,倒像是捧個泥飯碗,說朝不保夕有些誇張,但今年不知道明年的事,確是千真萬確。這是因為包括我在內的多數科學家,都必須依靠國家下撥的研究基金。

美國的國家科學研究經費由國會批准,再層層下撥。以NIH為例,經費要分給所屬的二、三十個研究所,每個研究所再確定二、三十個研究項目;這樣每個研究項目分到的錢已經不多了。這些研究項目向全國開放,相當於工程項目招標,全美的研究人員只要達到一定資質,都可以申請,相當於投標。各研究所收到大量的、每份厚達幾十頁的申請書後,組織專家審核,按照得分高低,決定錄取者。由於僧多粥少,錄取率只有兩成。十多年前科研經費減少,加上通貨膨脹,錄取率降到只有一成二左右,也就是說八份申請,才有一份能獲批准。這樣脫穎而出的研究項目,真的是優中選優。

可能有人會問,國家既然下撥了研究經費,大家平均分配不好嗎?為什麼非要這麼激烈?回答是,正由於自由競爭和激烈PK,才能避免吃大鍋飯,因此在美國從事科學研究是個高強度工作,科學家終年忙於查文獻、做實驗、算數據、寫論文,還要提交新的研究經費申請,一刻都不敢鬆懈。

那麼,如果現有的研究基金用盡,新的基金申請又沒獲批准,會面臨怎樣的局面?具體來說,沒錢做實驗、沒錢付給實驗對象、沒錢給技術員發工資、沒錢租用辦公室和實驗室、沒錢付論文發表費、沒錢買辦公用品、沒錢付旅差費,更有甚者,連科學家自己的工資也沒錢開支。這正應了一句話:錢不是萬能的,但沒錢是萬萬不能的。在美國從事科學研究,看起來光鮮亮麗,苦衷卻是一般人難以體會的。

正因為能否獲得新的研究基金,決定著自己能否繼續從事科學研究,我才在那年的冬天,不得不接連幾個寒夜在電腦前苦候。

終於,隨著輕輕的「噹」一聲,電子郵箱裡出現一封來自NIH的郵件。我迫不及待地開啟這封望眼欲穿的電郵,正是通知我的研究基金申請被最終批准!我讀了一遍又一遍確定無誤,如釋重負,立馬把太太和家人從睡夢中推醒,跟他們分享這好消息。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