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309955/article-link/

首頁 洛杉磯

《洛城新語》殺人無罪 偷渡有理 哀哉加州

兩年前在舊金山第14號碼頭,槍殺32歲女子史坦利(Kate Steinle)的墨西哥裔非法移民卡瓦蒂(Jose Ines Garcia Zarate),經過六天陪審團研議,判決謀殺及過失殺人罪名都全不成立,只有非法持有槍械罪名被定罪。

消息傳來,讓許多民眾質疑,加州的法律到底是保障無辜的民眾,還是前科累累的非法移民罪犯?如今在加州,殺人無罪、偷渡有理,這是個什麼變態的社會?

首先,多數人都關注在陪審團的判決,但這件命案所以會發生,加州與舊金山市府都應該要為史坦利之死負責。被告卡瓦蒂(他前後在美國使用過多個不同姓名,應付執法當局)不但是前後被遞解出境五次、再偷渡入境的非法移民,在命案發生前,他因毒品案被警方逮捕入獄,當他要獲釋前,關押他的舊金山法警局(San Francisco Sheriffs Department)卻不肯將他交給聯邦移民執法局(ICE)遞解出境,他出獄後不久即犯下命案。

舊金山本來就是自由派大本營,也早就成為「庇護城市」(sanctuary city),整個城市對保護非法移民,比保護合法居民還賣力,舊金山法警局當然不會理會聯邦的要求,五度偷渡的卡瓦蒂,只不過犯了稀鬆平常的毒品罪(這裡是舊金山耶),於是大搖大擺走出縣警局監獄。後來不知怎麼弄到一把槍,在遊人如織的金山碼頭開槍殺人。

加州惡訟師多如牛毛,且陪審團一向對政府有獅子大開口的習性,被害人家屬不妨一狀告進法院,告死金山市府和法警局,拿一筆天文數字的賠償金,贏面應該不小。

從法理而論,卡瓦蒂有謀殺(muder)的犯行(criminal act),但可能沒有謀殺的犯意(criminal intent),因此他被判謀殺無罪,也還說得通。但大家不要忘記,陪審團也有殺人罪(manslaughter)的選項,最後竟也不成立,這就大大有問題,難道他完全不需要對史坦利之死負半點責任?判決持有武器有罪,是因為罪證確鑿,賴也賴不掉,但與殺人卻無關。

無怪乎陪審團在宣判後,從後門走出法院,完全不敢面對媒體和公眾。有人說「恐龍法官」不少,現在「恐龍陪審員」也在舊金山出現了。

卡瓦蒂的謀殺罪和殺人罪已經被判無罪,加州法院依法不能再重審此案,而就算聯邦檢察官要出面起訴他,也不能再用謀殺或殺人的罪名,必須繞個彎,用不相干的罪名,而且不一定能成罪。至此,史坦利幾乎等於白白送命。走著瞧吧,還有類似史坦利的悲劇會繼續發生。

殺人無罪,偷渡有理,加州萬歲!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