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309728/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別期望我是你男友(七)

麗莎越來越不快樂!我可以感受到。有次,我們兩人喝咖啡時,她抱怨M自私,不提結婚。她因為自尊,現在也不提了。而且,她現在也不太能確定,是否真要跟M結婚。

她發覺,兩人生活形態不同。M晚上不出門,喜歡待在家裡看書;而她喜歡夜生活,來了半年,只有一次朋友請吃晚餐及一次他們倆去吃阿富汗餐,此外毫無樂趣可言。

我不敢告訴她,M有次曾帶我去一家夜店,他的朋友駐唱,我們兩人去捧場。那時大麻還是禁藥,我聞到濃濃的大麻菸味。當天我沒吸大麻,以後很長一段時間,我還是以「從來沒見過大麻菸長什麼樣子」為由,請他設法幫我弄來一支大麻捲菸。帶回家吸了幾口,覺得沒什麼特別稀奇,味道像雪茄嘛!

麗莎抱怨很多,有部分我也聽不懂,好像是說走著瞧吧!等到M覺得沒有她不行的時候,願意結婚也說不定。

我對麗莎的想法不樂觀。多次聽這位早年自由享盡男歡女愛的嬉皮人物對我說:「婚姻制度不是為我而設立!」話雖如此,他一生沒主動離棄女友,我想,他受創最重的是,同居十四年的女友背叛了他,摧毀了他曾經努力經營的家。他不想讓歷史重演。

我可以感同身受。

在經歷一段遭背叛、不堪回首的婚姻後,我 把生活重心放在工作及子女上。如今子女成長離巢,人生苦短,自認在工作上比較有揮灑空間,也就將生活重心放在工作上,不想花精力、時間,經營那甚不可靠的兩性關係,即使對方讓我心動。所以,當M決定將兩人交往定位在純友情時,惆悵之餘,竟有如釋重負的感覺!(七)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