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30865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說故事的人(全文完)

王然臉上浮起明顯的不屑。他揮揮手說: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方大丈夫也!相比舊社會,有吃有穿、有家有業,已是天堂般的日子,夫復何求?多出來的餘力就該奉獻給社會!

交談進入瓶頸,我深覺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在這樣的氛圍裡,我感到如芒在背,遂再次提出要走,卻又再次被按在沙發上。

一定要吃了飯走,必須!他堅決地說,然後一連接了幾個電話,都是求助。他連連應著,承諾晚飯後一定前往。

現在不行,家裡有記者同志,哈哈,見諒、見諒!

這頓飯吃得頗尷尬。女主人沒上桌,我想招呼她,被王然制止。隨她去吧!他大剌剌說:她一向如此,不必管她!

小姑娘倒滿開心,狼吞虎嚥,啃著一條雞腿,又去扯另一條,被王然一筷子打回去。多大了!有點兒出息!他怒目而視,轉臉笑容滿面地為我夾菜。

終於熬到飯畢。王然跟我一起出門,說答應了別人要去幫忙的,必須履行諾言。

分手前我隨口問他:對貴鎮這次煤礦事故,您有什麼看法?

這是你來S鎮的公幹嗎?他反問。

是的,我說。

這個嘛,他笑笑,撓撓頭,望著天,口氣像面對攝像機鏡頭:我相信本鎮從上到下,各級領導幹部都已盡力,履行了安全施工的監督之責,也在事故發生後,進行了不遺餘力的善後!至於事故的發生,我們不得不相信,冥冥中自有天意,是天災,天災!

然後我們握手道別。他穿件打了補丁的風衣,一雙沾滿灰塵的舊皮鞋,匆匆忙忙走在去為人排憂解難的路上,背影又堅定、又偉岸。(全文完)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