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30865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前妻(三)

熊華對前妻所說的那一次有印象,因為她心情不佳,又被湯汁弄髒衣服。但這時最好假裝失憶,婚姻的記憶就是這般蛇鼠一窩。

事實證明有無共同記憶一點也不要緊,空白的畫布反而易於描繪上色。小青和Lady一見如故,一路上有談不完的話。特別是Lady有了兩個現成的保母,手腳、思路都鬆綁了。

小青看著兩隻銀灰色石獅子站崗的山階,附和Lady和芊芊,階梯上的小椰樹好可愛、石獅崗座上滿是爬藤好漂亮。不提階梯上去有個墓園,自顧自拉長脖子仰望,十字架大半被遮蔽,粉紫色的漆幾乎掉光,圍牆亦被植被包覆。

靜默片刻,腳和山路同時進行一個較明顯的爬坡和彎曲。等回復平緩,Lady沒頭沒腦地跟她說:「我覺得你現在變得比以前更年輕、更漂亮,不要給他聽到!」並作勢回頭尋她前夫。

芊芊大步跳上前,瞅了後面一眼說:「我早就告訴過他了!上次來爬山的時候……」

「拜託喔!你們!我臉早就爬山紅了,沒辦法讓你們看見我臉紅了……」小青拿出扇子搧風,整張臉紅通通。

「是真的,前舅媽!」雷龍也湊近表示贊同。

「好、好、好,等一下下山不請客不行了,嘴巴那麼甜……」小青笑個不停。

「要請也是他們三巨頭請,我們續攤去吃冰!」雷龍說。

「我要吃冰淇淋!」芊芊高興地跳了起來,雙胞胎跟著響應。

相較於他們的歡快,後頭三人更形俗朽,不知不覺話題淪落到投資理財和兩岸財經關係。聽見前面響起「冰淇淋」的歡呼,姊夫急忙高呼:「我也要!」下巴一放,立刻咕噥:「奇怪!離婚的女人真那麼魅力大增,你,快去跟你小姑聊聊天!你,快去跟你前妻孩子的媽聯絡一下感情,全世界像這麼態度健康的前妻沒幾個!對不對?」他姊夫故意轉瞼向他姊姊一勾眼。

姊姊接腔:「沒錯,要我喔,打死也不可能!離都離了!老死不相往來!」

他姊姊當真趨前加入年輕人的行列,與他倆為伍實在無趣,枉費此行。熊華原先也有此意,至少基於禮貌,路上幾次有意無意張望前妻背影,沒辦法,她總是走在前面,自在灑脫。

這身影倘若單獨出現,他未必認得,現在只能靠想著有點像芊芊做連結。那天在醫院見面並不覺得,今天就像基督徒說的,是個新造的人了。他想起最初在辦公室從背後摟住她肩膀,甚至最後一次吵到離定了求她別哭,也是從背後摟住她。

他以前偏愛骨架小的女人,接近有點發育不良。但是現在她看起來發育完全,芊芊說的兩百零六塊骨頭都健全完整。他僅能在她上坡時,微微看到她背上左右對稱、像天使長出翅膀的地方,兩根骨頭微微弓起,其他都跟他無關了。

她不再傳達她不再把他放在眼裡的訊息了,於是什麼互動的想法都打住了。他們的關係與他和Lady沒啥兩樣,一種姻親聚首的禮節,做一對稱職的前妻、前夫罷了。

稍早Lady有幾顆蘋果,她有沉甸甸三顆剝好的柚子,他自告奮勇幫她們提著。聞到她剝過柚子的手持續散發的柚香,令他想起從前。

姊夫見他沒動作,又看了他一眼說:「不去?那我去,刺探軍情!喂!年輕人!等一下大叔啦!」

他大快步趕上前去,又是先揶揄自己的老婆來娛樂大家,說她昨晚還擔心大陸來的沙塵暴今天要達到最嚴重等級。專家說的,懸浮微粒指數會有多高,想為大家準備N95醫療級口罩。

老婆一旁插嘴:「我的醫生朋友說,每吸一口氣,就會吸入五千顆懸浮微粒,跑步時的吸入量是五到十倍。小青!你聽到沒?跑步空氣更差!」

接著他說給孩子們聽,島嶼其實是山頂,位在海面下的山。當它的山頂露出於海面上時,這山頂就叫做島嶼。那麼,他們現在也等於在島嶼上囉。

他們都覺得這番話莫名其妙,Lady不知是哀號「喔!哥」,還是「Oh!God」。

他們在涼亭歇息,這裡剛好在山路彎曲的地方。自欄杆探出去,一片樹幢幢的山體表面,「這沒什麼山稜線可言!」雷龍喃喃。

遠方有一模糊的城市,果真空氣十分糟糕,像剛加了消毒劑的自來水,粉粉霧霧。一條黃蜜蠟色的串珠手鍊擱在欄杆上,十一顆珠子,上面六顆、下面五顆地扭成一個「8」字。除了身高不及的雙胞胎,每個人都看了一眼,然後和它保持距離,沒有人提起它。(三)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