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307118/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台灣

汪道涵之子回憶 未能踏上台灣土地 其父終生遺憾

「道涵藏書」三樓,陳列著與汪道涵相關的一系列展品。圖為海基會紀念「汪辜會談」20周年時,前總統馬英九贈給汪道涵之子的禮物。(取自香港《文匯網》) 「道涵藏書」三樓,陳列著與汪道涵相關的一系列展品。圖為海基會紀念「汪辜會談」20周年時,前總統馬英九贈給汪道涵之子的禮物。(取自香港《文匯網》)
汪道涵之子汪致重。(取自香港《文匯網》) 汪道涵之子汪致重。(取自香港《文匯網》)

中國大陸海協會前會長汪道涵之子、上海向陽公益基金會理事長汪致重,近日接受香港文匯報專訪時提到,當年因李前總統提出「兩國論」而未能如願踏上台灣土地,讓汪道涵抱憾終生。他還表示,鄧小平曾說過,「海峽兩岸問題這一代解決不了,可以由下一代來解決。」而汪道涵也告訴他,兩岸問題至少需要20年至30年的工作,才能看出眉目。

汪道涵曾任中共上海市委書記,1991年12月16日大陸海峽兩岸關係協會在北京成立,由汪道涵出任首任會長。1993年4月27日至29日,汪道涵與海峽交流基金會前董事長辜振甫在新加坡舉行會談,即「辜汪會談」,開啟兩岸關係新頁,也讓汪道涵因此在兩岸關係發展史上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對於1993第一次「辜汪會談」,汪致重受訪時表示,真正的決策者是鄧小平。

汪致重說,「鄧小平當時提出,海峽兩岸問題這一代解決不了,可以由下一代來解決,下一代也許比我們更富有智慧,能夠找出更好的辦法。他又講,兩岸只要承認『一個中國』,什麼都可以商量。」

他指出,當時大陸對台政策是由鄧小平提出方針,把所有問題全部明確之後,選擇一個來執行這項工作的人,「這個人就是我父親。」對於如何評價父親,汪致重表示,「首先,鄧小平知人善任;第二,我父親不辱使命,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盡心盡力為完成鄧小平交給的任務做了畢生的努力。」

他回憶稱,在「汪辜會談」之前,所有涉及海峽兩岸的問題,全部由鄧小平親自決策,「那時他已經退休,但實際上還是由他決定,人選、談判的內容,包括『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其實是用一種含混的方式解決一個明確的問題,就是我們大家都屬於一個中國。當時在各表問題上有不同意見,保留口頭上的協議等,這些全部由他決定。父親是代表和轉達了中央的意見,然後用最合適的方式使對方接受這個意見。」這為日後大陸海協會與台灣海基會進行事務性商談奠定了基調。

汪致重透露,1993年4月27日兩岸兩會新加坡會談正式登場的前夜,辜汪兩位耄耋老人開懷暢飲,酩酊大醉。他說,汪道涵本不善飲,但當晚卻頻頻舉杯,而辜振甫也不聽勸阻,連飲數杯茅台。

1996年台灣首次總統大選後,汪致重說,「1996年李登輝連任,那時候父親在家裡整休,我從松江趕回來看他,他就直接問我看到選舉結果了沒有?」在汪致重看來,其實汪道涵當時就已預料到,兩岸會談可能將出現波折。

他表示,1998年汪辜再次會面並達成四點共識,但由於台當局刻意迴避「一個中國」原則,不願展開政治談判並進行預備性磋商,只是含糊表示展開議題廣泛的對話,使得四項共識缺乏實質性的內容。「在那樣一種詭譎的政治形勢下,事情已經走到這一步,就不能再說什麼了,因此大家都很失望。」

汪致重回憶,此次會晤之後,汪道涵告訴他,辜振甫和他見面之後只談了一些無關緊要的事,雖然很悲情,但是心裡感覺情誼仍然在,彼此對兩岸的未來還是充滿希望。「辜老臨別時握著父親的手,跟他講『一定會統一的,我們等一等吧,我們等一等。」

2005年12月24日7時12分,汪道涵病逝於上海瑞金醫院,享年90歲。而前一天,正是辜振甫逝世的農曆周年忌日。時間上的巧合,令人唏噓。

汪致重稱,1998年「汪辜會晤」約定,汪道涵將於第二年秋季到訪台灣。然而由於李前總統拋出「兩國論」,兩岸一切交流進程戛然而止。「北京這邊很快就知道了,所以父親去台灣的訪問只能取消了。那時候行裝都打點好了,就差訂機票了,知道消息時我就在他身邊,父親那種深深的遺憾溢於言表,這件事情對父親打擊非常大。」

汪致重還提到,2004年10月,汪道涵出現胃食道逆流的病症,原因不明,「很難受,做各種檢查只是顯示癌症指標高,但就是檢查不出來哪裡出了問題。後來有一位醫生反反覆覆看片子,最終發現胰腺上有個小陰影,就覺得壞了,可能是胰腺癌。」

但汪道涵堅持停止一切治療,任何手術都不做。因為早已經定下來會見連戰與宋楚瑜的時間,「他覺得手術需要一段恢復期,這就把一切事情都耽擱了。」汪致重回憶,「父親覺得自己馬上就是90歲的人了,還不能完成國家交給的任務,因為個人原因耽誤兩岸交流進程,自己活著也就沒任何意義了。」

汪致重回憶,「父親要求停下所有的檢查和治療,後來根本無法進食了,就一直忍著,身上揣著鼻飼的瓶子,有會見就摘掉。其實每次穿鼻飼很痛苦,他就忍著也要去會見,誰勸都不聽,最後真的耽誤治療了。」

汪致重說:「5月14日會見宋楚瑜之後(註:汪道涵與宋楚瑜會面正確日期應為2005 年5 月8 日),16日就手術,然而醫生打開胸腔發現,癌細胞已經全部擴散,沒法手術了,直接就縫上了。但是父親不後悔,他覺得任務完成了,生死有命,這一輩子能為國家、為民族做的事都做完了。」

汪致重稱,汪道涵在他生命的最後時刻仍心繫兩岸關係發展。12月20日那天,汪道涵正認真閱讀台灣最新動態,突然感到不適,旋即進入急救狀態,「走得很安祥。」

他說,「『汪辜會談』之後,我問過父親,是不是這次會談之後,兩岸問題就能解決了?但是父親說,國家大事不可能一朝一夕就能推動,至少需要20年至30年才能看出眉目。」

汪致重表示,「(從父親身上)我學會了如何去理解一個台灣人的真實想法,有些從官方做不到的事,民間是可以做到的。」他認為,兩岸關係更多是民間的交流增加感情,才能解決的問題。「我不能說該怎麼做,我只能盡力去做自己能做的事。我沒有任務,也沒有人讓我這麼做,或許,這就是我作為汪道涵的兒子,能做的事情我就盡最大努力去做。」

大陸前海協會長汪道涵晚年身影。(取自香港《文匯網》) 大陸前海協會長汪道涵晚年身影。(取自香港《文匯網》)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