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30685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針針線線 慈母情深(中)

做鞋最先用到破片的是褙布褙,前一個「褙」是動詞,「黏裱」的意思;後一個是名詞,指「褙起來的東西」。

其時得是晴天,母親先打麵糊,放在腳盆裡,稀稀的,端到院子裡,又把一塊板門擱在兩條長凳上,端小棕帚沾麵糊把門板刷一遍,先貼上火紙,再把一些破片放在腳盆麵糊中浸透,然後把破片貼在板門的火紙之上,一塊接一塊,塊塊扯直抹平,若遇少許空檔和洞眼,就撕點小塊小塊的破片貼補上。

我不只是看,也拾著破片往上禙,老是搞得滿手滿臉是麵糊。母親笑笑,隨即用乾淨的破片給我擦擦。一門板的破片褙好了,就放在太陽底下曬。

傍晚,它曬乾了,一整張從板門上揭下來,布褙就打成了。別看它是破片褙起來的,做鞋就少不了它,剪鞋底樣、剪鞋面樣,又挺刮又牢固,用場很大。

破片的另一個更大的作用,就是拿來褙鞋底。這時,母親打的麵糊是硬稠的,裝在一隻大酒盅裡。她搬來幾個凳子,大方凳上放了一個裝有幾捲破片的叵籮,小凳是她自己坐的,前方的寬長凳則是褙鞋底的地方。她在破片裡找出一大塊白色的,比著某人的鞋樣,邊上放大兩分,剪下來作為托底鋪好,手上捏著銅披刮點麵糊,就可以上破片往托底上褙。邊沿用白破片,中間雜色的都可以,這樣一層又一層地褙上去、壓上去。

褙鞋底都是左右兩隻同步進行的,一隻褙幾層,便換另一隻褙幾層,看看厚薄差不多了,最後又是鋪上整塊的白破片,再褙上蒙了白布的布褙鞋底樣,一雙鞋底就褙成了。

還有一種做法是叫點鞋底,只要托底和上面有一塊長方形的白布就行,中間只是把破片一塊塊往下鋪,速度快得多,但是,切好後的鞋底邊沿盡是雜色,比較難看。而褙的鞋底,絎好後用鞋底刀一切,邊沿再用麵糊一塗,看上去又白淨又光滑,好看得多。

絎鞋底也是要真功夫的。在鞋底上用錐子鑽一個洞,把穿了鞋繩的鞋底針用頂針箍頂著,從洞眼戳進去,再從反面拉出來。

我最喜歡看的,是母親縫幾針以後,就把針頭在頭髮上蓖幾下的動作,很優美。隔一下,又把鞋繩在蜂蠟上拉幾下,使得更滑溜省力一些。以前,窮苦的人家沒有蜂蠟,就用浸出糊糊汁水的皂莢豆代替,把鞋繩在浸泡過的皂莢豆上拉幾下,也滑溜些的。

絎鞋底的樣式,有的一圈又一圈,從外邊到中間,圈圈圓滑;有的外絎兩圈後,再橫著一行又一行,從前掌到後跟,上下錯開,針腳細密,整整齊齊。母親絎的鞋底既包含了一定的技術,又富有藝術性,很漂亮。

鞋底絎好了,然後縫鞋面。鞋面有三層,最外面的是鞋面布,古時候富人家用的是綢緞,窮人家用的是苧青布,到了現代則是以黑色二五呢為多,後來又用上了黑色燈芯絨;中間一層是布褙,先用它剪鞋面樣,襯在裡面挺牢固;夾裡以前大多是剪下用過的舊被單,後來生活改善了就用新的白布。(中)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