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30678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家鄉那個冬天 好冷(下)

可是,上初三馬上就要考重點高中的兒子,卻不能過早地享受這些,他已到了學習的衝刺階段,每天都要學習到深夜十一、二點。而每到這時,鍋爐房供給的暖氣幾乎停歇。生鐵鑄就的暖氣片不僅沒有了熱度,而且竟將一股股涼氣釋放出來。

無奈,實在無奈。唯一的辦法就是保護好兒子,讓他能正常學習。小巧的電暖氣給他一個人使用,同時,在他的腳下放置一個電熱墊,身體後方再放一個熱水袋。

家人基本上保證了生活,兒子的學習也趨於正常,然而,或許是只顧頭不顧腳的緣故,電費飛似的上漲。上個月將百元人民幣送給電業局,這個月底又見門縫送來欠資單據,急忙又送去百元鈔票。沒想到,除補交電費外,還被扣了滯納金。

難耐的寒冷中,農曆年一天天臨近了,春天就要來了。我們全家人,不,應該說是整棟住宅樓的居民臉上皆露出了欣喜。

然而,就在這時,我發現擺放在客廳內的橡皮樹和龜背竹花發蔫了,而且葉片一片片變黑、變黃,最後耷拉下了腦袋。詢問明白人:「這花怎麼了?」人家相告:「這是兩盆熱帶花卉,你家屋子太冷,凍死了。」我立時頓足捶胸,都怪我顧此失彼,沒有把花挪到寢室裡。

那個冬天轉眼過去十六年。但因為奇冷,因為我又穿起了厚棉褲,因為兒子深夜苦讀電暖設備加身,還因為那兩盆心愛的南方花卉淒慘夭折,我牢牢記住了那個冬天。

時下,我常常慶幸,在我和妻子臨近花甲時,兒子將我們帶到了美國,讓我們既遠離了東北寒冷冬季,又享受到了加州的四季如春、溫馨祥和。(下)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