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306778/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老照片說故事》我們的第一張合影

看了這張攝於一九五七年夏天的首度合影,心裡感到和當年一樣的激動。 看了這張攝於一九五七年夏天的首度合影,心裡感到和當年一樣的激動。

我們老兩口於一九五八年二月十五日結婚,那天是她寒假政治學習會結束的日子,過幾天就是春節。忽忽六十個春秋,很快就是鑽石婚紀念了。

「為什麼不安排在二月十四日情人節結婚呢?那該多好啊!」老三媳婦曾經這樣問過我們,可是那時候我們誰也沒有聽說過這個詞。

我們原是大學同班同學,但學習期間沒有多說過話,畢業時學校號召支援開發西北,我們九個同學從上海奔赴陝西,教育廳把我們其中三人分派到陝南、三人分到陝北老區,兩位女同學和一位未婚妻在西安上學的男同學算是照顧,安排在關中。

我分到最北面的米脂,她分到離西安最近的咸陽。臨別之日,我們在西安東大街一家老照相館留影,由字寫得最好的黃光暉題字「在祖國的大西北」。同學們都請她幫忙寄照片給大家,然後豪情滿懷地分赴各自的目的地。

在火車站分手時,有同學對她說,希望她以後選對象時,先在老同學中考慮,當然這只是一句臨別的笑語。

收到照片,我禮貌地覆信感謝,大家都是教同一種教材,未免談談面臨的一些共同問題,交流做法,就這樣書來信往起來,每周都互發信件。

年輕人都面臨婚戀問題,我和本校的同齡人也探討這方面的情況。我說自己還沒有朋友,只是和個別老同學通通信。一位過來人聽了我說的情況,立即明確指出:「這就是了!」

他反問我:「你和別的同學也是每周信件往來嗎?」我頓時大悟,看到曙光,後來的發展愈來愈如所期。

一九五六年寒假,我到咸陽和她共度假期,確定了關係,約定次年暑假回南方見雙方老人,過最後一關。我們到上海的國際飯店附近,看見緊鄰大光明電影院有一家頗有名氣的國際照相館,我主動提議一起去照張相,她欣然同意。

那天她穿上綠底白花的連衣裙,風姿綽約;我的眼鏡一條鏡臂裂縫了,我用膠布纏上。這初戀時期的合影就是通向婚姻大堂的標誌,我們心裡都很明白,兩人含蓄的笑意表達出共同的心境,我倆是我們班結為夫妻的三對之一。

在寫下這篇回憶時,我們再次細看了這張攝於一九五七年夏天的首度合影,回顧六十多年來經歷的風雨,看今日三子五孫分布亞歐美,此生足也,心裡感到和當年一樣的激動。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