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30630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觸心按摩

而那五位按摩師和前檯小姐,也都以在該按摩店工作的時間長短和交代犯罪行為的主動性,被分別判了八個月至兩年的有期徒刑。劉萍在我們的大量工作和辯護下被判了一年的有期徒刑和三年的觀察期。在調查過程中,我不止一次地問那位自稱是劉萍老公的安先生,為什麼要逼自己的太太為娼?而他的回答是:「我和劉萍結婚幫她辦理了綠卡,不讓劉萍做這個事情,我們怎麼生活呀?」「那你呢?」我很不客氣地問他:「你成天又在幹什麼?」安先生理直氣壯地說:「我找不到工作,所以我們分工,我負責幫她辦身分,每天接送她上下班和上下學呀!」好一個找不到工作的藉口!好一個吃軟飯的傢伙!一個如此單純、年輕、美麗的女人,就是被這種無恥的混混給活生生地糟蹋了。我心裡不禁想,在情理之下,在天地之中,怎能容得下這樣齷齪的男人呢?

不知不覺中五小時的飛行就在胡思亂想中結束了。晚上回到住處,我上網查了一下玉芬的案底,然後掛了通電話給婁先生。我告訴婁先生,叫他讓那個害人的老鴇帶十五萬美元去檢察官那裡自首,自首後檢察官會給她定罪,走完一切的法律程序後法官會給她判刑,服完刑後只要她有臉出門,她就不必再過躲躲藏藏的日子了。我讓婁先生告訴她,要她好好地配合檢察官,把事情早早結案,警察那兒有一切的證據在手,她是藏不了掩不住的,不如徹底交代爭取寬大處理。我還讓婁先生警告她,希望她從此以後不要再幹這種傷天害理、損人不利己的事了,因為這樣的罪行,即使是美國公民,如果再被抓住一次,可能就要把牢底坐穿了。但是,因為玉芬在美國是永久居民,還沒有入籍美國公民,所以等到她的案子結了,刑期服完,她會被美國移民局驅除出境。根據美國移民的政策,凡是外國人在美國犯了重罪,走完全部法律程序服完刑後,就會被取消永久居留權,然後驅除出境,永遠不得再回來。

可能是被我的話嚇著了吧,之後就沒有接到婁先生的電話了。五個禮拜轉眼過去了,我出完差回到了聖荷西,此時的加州已是早春二月,老樹搖新枝、白雲映藍天的日子。休息了一個周末,去上班時,我又接到婁先生的電話。他告訴我玉芬已經離開了美國,繞道加拿大回國去了。她最後還是選擇了逃避,就像她沒有勇氣對待自己的生命一樣,她沒有勇氣面對自己的錯誤。她臨走時對婁先生說:「美國的法律太不公正了,為什麼要為難她一個四十幾歲離了婚的女人呢?」原來,她根本就不認為自己有錯。

我聽了笑了,美國是一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國家,無論年齡、婚姻狀態、性別、族裔,只要觸犯了法律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也許玉芬所持的理由可以在別的地方得到同情減刑,但是在美國,就得尊重當地的法律。    

五個月後的一個周末,我和朋友出去吃飯,非常湊巧地又碰到了婁先生。他悄悄地告訴我,玉芬回去以後很快又重操舊業,把她在美國經營黃色按摩店的理念移植到她的故鄉,還招來了白俄羅斯和越南女子當按摩師。剛開門時生意很好,每天的時間都是滿檔的,有時候安排不過人手時,玉芬自己也赤膊上陣,親自為客人提供性服務。那時玉芬覺得亞洲比美國要講人性,真是個適合她大展拳腳的地方,她的生意越做越大膽,財源滾滾。誰知好景不常,店開了不到十五個月,正當她得意忘形時,被警察發現了。

一天,一共來了十幾輛警車,雷厲風行地把一干人等一網打盡,而玉芬此時正穿著性感內衣在床上服務,恰好被逮個正著。玉芬又哭又鬧裝瘋賣傻地耍盡手段企圖脫罪,可是終究還是沒有逃脫台灣法律的制裁。玉芬被以教唆她人為娼、提供場所非法經營賣淫、非法賣淫、妨礙風化和畏罪潛逃等五項重罪,被當地的檢察官押上了法庭。在庭上玉芬戴了個帽子和口罩企圖遮擋住她那張醜惡的嘴臉,在法官的三令五申下才摘除,以真面目示人。玉芬被判了十六年徒刑和刑後監管三十年。這個害人害己的寄生蟲,終於得到了應有的法律制裁,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婁先生講到這裡,長長地吐了一口氣,我好奇地問他:「怎麼會和這樣的人來往?為什麼會對玉芬的事這麼上心呢?」他終於告訴我事情的真相,原來玉芬是他的前妻,他們是在教會裡認識的。他見玉芬口口聲聲將上帝掛在嘴上,以為她是一個溫順謙卑的基督徒,沒想到結婚後玉芬原形畢露,竟然是一個奸懶饞滑、生活糜爛的潑婦。婚後,玉芬辭去了工作,整天在家遊手好閒,過起闊太太的日子,既不工作,也不做家事,又懶又髒,天天串門子搬弄是非,還常常埋怨婁先生賺錢不夠她花,把她那群狐朋狗黨中的老公拿來和婁先生比。再加上玉芬婚前生活不檢點,亂搞男女關係,以至於一直流產,懷不上孩子。很快地,婁先生便對她厭惡至極,在分居幾年後,就和她結束了婚姻關係。但是玉芬懶惰成性,離婚後以不適合出去工作為由,不時地騷擾婁先生,向他索錢度日。日子久了,婁先生實在是受不了,為了躲避玉芬,不得不換了個工作搬去了紐約。

婁先生逃離之後,什麼都不會的玉芬坐吃山空,無奈之下通過朋友介紹,去一家按摩店靠做黃色按摩度日。不久,玉芬嘗到了甜頭,她發現這個不太花本錢、只要出賣身體就能賺錢的事,是多麼適合她啊!這對她來說就像天上掉下餡餅一般,不用吹灰之力就可以鈔票輕鬆入袋,這個錢實在得來太容易了。於是嗜錢如命的她,為了賺更多的錢,自己也開起了黃色按摩店。她置法律於不顧 ,如同上了癮似地再也停不下來了。最後,把自己送上了一條不歸路。

在美國生活了三十多年,讓我值得驕傲的是,無論來美國讀書或是移民的華人女性同胞,絕大多數都是靠自己的努力來養活自己,只有極少數的女人是像玉芬一樣。但雖說只是極少數,如同一鍋粥裡的一粒老鼠屎,她們讓華人蒙羞。當她的按摩院被警察局查封的那一天,當她的照片上了通緝犯的名單時,當她上了當地所有報紙的頭條新聞那一刻,任何一個正直的華人女性看了都應該會有說不出的厭惡感。

註:本文作者任職於美國律師事務所,本文由真實案例編寫,為保護當事人隱私,人名地點皆經過修改。人物性格和案情經過,若有雷同,純屬巧合。(下)(寄自加州)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