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30097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老照片說故事》失車記

當年買了一輛一九八四年的豐田Camry, 和母親在屋後拍了這張照片。 當年買了一輛一九八四年的豐田Camry, 和母親在屋後拍了這張照片。

在美國生活,開車是必要的條件。當年來到美國,花了一千七百元買了一輛一九七七年的豐田Celica,雖已是十一年車齡,它仍能幫我翻山越嶺從俄勒崗州來到加州。由於不是動力方向盤,轉彎時非常吃力。

一年後以九百元脫手,再以五千二百元買了一輛一九八四年的豐田Camry。當年非常高興買了這輛「新」車, 興奮之餘,就和母親在屋後拍了這張照片。

可是後來問題就逐漸浮現,雖是有了動力方向盤,才五年卻已周身毛病。早上開車時方向盤比沒動力的還難轉,問修車師傅,他說加多一種液體進方向盤流體就可改善。見情形完全沒有改善,再去問他時,他笑著回答:「你怎能要求七十歲的老太婆和十七歲的少女一樣?」我當時為之氣結,但也無可奈何接受了事實。

想不到才開了九個月,一天晚上,車停在一個大商場的停車場,兩個鐘頭後回來,車已不翼而飛。正在徬徨之際,見到一輛巡邏警車,我招手把它攔下,警察寫了報告後就走了。當年也不知道保險裡的全保範圍(comprehensive) 一項其實已包括了失竊險,所以非常沮喪,心裡想還要多久才能存夠錢再買另一輛車。

二十九天後的一個早晨,我接到了汽車扣押中心的電話,說是我的汽車非法停放被拖到他們的中心,要我到那裡領取。

一到現場,這輛車面目全非,慘不忍睹。收音機被拆走,手套箱被撬開,儀表板整片破裂,露出凌亂的電線,引擎發不動,原來電池也不見了,還加上一張非法停放車的罰票和付還汽車扣押中心的費用。

當年也不懂得可找保險公司理賠,只寫了一封信連同失竊報告要求取消非法停放車的罰票。心裡想,車能找回就已很僥倖了。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