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300573/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浮生小記》一杯親情 淡如AA

Photo by Jenn Evelyn-Ann on Unsplash Photo by Jenn Evelyn-Ann on Unsplash

去年聖誕節假期,我與先生巴克飛去德州的達拉斯,與從路易斯安納州趕去的先生大姊會合,三人共同度過了幾天親情團聚。此行我們還專程去了幾小時車程之外的休士頓,探視在那裡上學的我表弟。離開休士頓那天,一頓大餐之後四人作別,我和表弟都各自站在原地,保持一米的距離,揮手再見,轉身上各自的車。

這樣潦草的告別儀式讓在場的巴克和大姊都很驚訝,他們手一攤說,你們竟然,也不,擁個抱?就這?是啊,就這,我和表弟都搖搖頭,不,我們家不興這個。 Come on!巴克主動上前給了我表弟一個大熊抱,差點把人家剛吃完的飯擠壓出來。路上,巴克與大姊兩個人一直感嘆,中國人與家人分別時竟然連個擁抱都沒有。對了,大姊補充道,那天你給你表弟那件禮物——那個很酷的價格不低的戶外包,他接過去竟然直接放沙發上了,只說了一聲簡單的謝謝,連個擁抱都沒有。巴克又開始補充另一個場景:還記得嗎?你回國去過年,動身離家回美國時,竟然直接鑽進車裡,跟你媽媽連個擁抱都沒有,就像是要去街上買個東西,一會兒就回來。兩個老外都不可思議地搖搖頭。

可是我覺得他們才是不可思議呢。四天的德克薩斯之行,巴克埋了兩天的吃飯單,大姊埋了兩天,汽車加油各付一次,其餘的路上停車買個水啊零食啊都是各自排隊付費,一切都是公平均等的AA,誰也不欠誰。美國人在金錢方面分得這樣清,我肯定不是第一次見識了,他們各自的錢包各自守著,沒有特殊理由一般不會輕易為別人花錢。在美國的餐館裡聚餐,尤其是朋友之間,不管是出於什麼目的聚會——好久不見,還是初次介紹自己的男女朋友給別人,不管這「局」是由誰發起的誰組織的,都是自己帶著自己的嘴和錢包去,沒有誰請誰這一說。

我們都知道中國人在國內吃飯的規矩,一般哪有什麼 AA、Go Dutch ,這種事一般發生在一幫精於算計的女人之間。我們最擅長的還是在埋單時「打架」,「我來,我來」,打得你死我活,最後贏者埋單。

是的,我與表弟告別時是很平淡,連個握手都沒有,但我覺得絲毫不影響我們的感情,在彼此需要幫助時,我們一定會慷慨地出手,而不用看一個簡單的擁抱儀式。

說到美國親人之間的互動模式,我沒有批評的意思,因為這是由美國人的獨立思想決定的。孩子18歲成年滾出家門,上大學費用基本自己去掙,不啃老不靠老,這值得敬佩。美國人的一生都在信奉著獨立自主,到老年還在保持著那一份尊嚴。

所以,中國親情與美國親情,沒有孰是孰非,作為一個流淌著中國血液的中國人,我會尊重美國人的做法,我當然更會踐行中國人的行為,熱腸熱血,笨嘴拙舌,不看形式,只看行動。在美國我將把親情淡如AA,但回到中國家人的懷抱,我將對AA說不!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