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300562/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思淵堂語》因緣染墨香

1990年,我告別在上海三聯做編輯的職業,流散紐約,再入校門。然而,生活的困境,很快逼使我進入了曼哈頓的餐館業。第一份工作,是做外賣郎;地點:百老匯之86街「大道」中餐館。

一天晚上收工,坐七號地鐵回法拉盛。11點多,車廂裡擠滿了下班的人,個個都疲勞了,在車輪節奏中,處於半瞌睡的狀態。有一次報站的聲調特別怪,給我提了神。抬眼朝對面望去,透過幾個乘客,見到了一人,有些面熟。稍微定神,認出是默之,復旦的老同學。他並無睡意,也許還在讀一本書。我慢慢站起身來,擠過去,在他邊上站立了一會兒,才懶懶地叫了他一聲。就像昨天才見過一樣。默之在紐約大學讀經濟學博士。自從1980年代中葉畢業後,聯繫不多。在紐約地鐵的見面,不僅是時間上分隔後重逢,也跨越了千山萬水。默之在大學寫字,獲全國大學生書法比賽一等獎,曾帶動了風氣,同學在午餐後,在桌子上鋪舊報紙,研墨臨帖。稍有所成,便貼上牆壁,彼此點評。最美好的青春年華和大學生活,因此多了一道難忘的風景線(可惜我沒有堅持習字)。

此後,默之和我便多有往來。不幾年,各有了孩子。默之的女兒長我家兒子兩歲。又過了多年,兩個孩子竟考進了曼哈頓同一個特選中學,午間有時還能相遇,打個招呼。當年,默之和我的班屬文科第一大系,號稱九十三個和尚。但讀中文的,到美國的不多。默之和我在紐約能遇見,都住皇后區,下一代就讀一家遠離皇后區的中學,是難得的緣分。

默之繼續他的書法興趣,潑墨揮毫。而我,靠著因緣,回到了法拉盛,和圖書打交道、服務公眾,倏忽間,也很多年了。期間,默之介紹他的書法家同道,如新德兄,和我相識。雖然我不善寫字,但和大家往來漸多,成了朋友。難得的是,這些愛好書法的朋友,本來研習、賞玩的是高雅文化,卻有普及文化藝術之心。他們要在法拉盛這個移民聚居之地,聚攏和引導愛好文化的小眾。書法家成立了北美中國書法家協會,和法拉盛圖書館合作,相繼開了八次文化系列講座,每次十講,涵蓋書法、國畫、詩詞、古典小說戲曲乃至哲學等。雖雅集而芬芳四溢,大眾皆嗅其香。書家在圖書館做了多次書畫展覽,尚不為足,又聯合各方,舉辦了兩次紐約國際書法展。近次選在哥倫比亞大學東亞圖書館開幕、展覽,書香墨香,可謂璧合。我也參與籌備,協助事務,盡了微力。

在地鐵上遇見默之,自是和默之的緣分,也是和諸多書法家朋友的緣分。人海茫茫,擦肩而過者,真如恆河之數。因七號線而在美國偶遇大學同窗,並結識了倘佯於篆、隸、楷、行、草的諸位君子,得以浸潤於由緣分而生的友情,及朋友們帶來的大道和樂趣,豈不是我的幸運和福氣嗎?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