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29445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 | 我有野蠻夫 你有潑辣妻 華人家暴案件為何日增?

楊愛倫遭家暴後,與女兒相依為命。(楊愛倫/提供) 楊愛倫遭家暴後,與女兒相依為命。(楊愛倫/提供)
家暴可以發生在任何人身上。圖為遭受家暴的美國歌星Melanie Brown。(Getty Images) 家暴可以發生在任何人身上。圖為遭受家暴的美國歌星Melanie Brown。(Getty Images)

「老公覺得是他幫我綠卡,認為我欠他的。」~~~阿花

「他已經把我從台灣帶來的山水牌收錄音機扔了下去,說下一個就扔我。」~~楊愛倫

「丈夫嫉妒心很強,如有男人看她一眼,丈夫回到家裡就打她一頓。」~~當事人

美國疾病防治中心(CDC)資料顯示,美國每年有1000萬婦女及男性遭受家暴。紐約勵馨婦幼關懷中心(Garden of Hope)總幹事劉元芬說,紐約勵馨成立13年來,為1650個華人家暴受害者提供臨時住所,還與市府家暴防治中心、法律援助等合作解決家庭暴力。她表示,紐約市不同族裔的家庭暴力案件有增無減,同時華人家暴案件也有上升趨勢。

阿花的故事:丈夫生氣  踢破剖腹產傷口

阿花的家鄉在福州,通過婚姻綠卡移民美國。她說,老公也是福州移民,嫁來美國後,她才發現老公脾氣暴躁,動不動就打她。「老公覺得是他幫我綠卡,認為我欠他的。」婚後,她生了一個女兒,讓老公覺得沒有面子,藉故毆打她,並踢破她的剖腹產的刀口。

她說,早年福州女孩都以嫁到美國為榮。在她18歲那年,阿花經介紹認識了一位福州籍的美國公民。於她與美國公民網上相親時,「覺得這個小伙子不錯」,長得不錯,又懂禮貌。兩人見了兩次面就進入婚姻殿堂。她通過移民簽證來到美國。

但是,她來到美國後,發現丈夫不像以前那樣尊重她。她跟著丈夫一家在外州開飯店。「有一次,因為懷孕,動作遲緩,摔了一個盤子,被老公打了一耳光。」她說,她當時很生氣,真想用頭撞牆死了算了,但是想到肚子裡的孩子,她堅持下來。

通過剖腹生產,老公聽說是女兒,就不高興。她希望媽媽來到美國幫她坐月子,但是媽媽拿不到簽證。月子裡,請老公給她下奶餐,但是老公就讓她吃餐館裡的飯菜。她說,因為奶不多,女兒吃不飽,夜裡哭。老公睡不好,就對她發火。

她說,老公希望她很快懷孕,生個兒子,但是她不高興,說「不要生了」。這話讓老公氣憤,說「不生兒子不給辦綠卡」。她回嘴說「不辦就不辦」。老公認為阿花是想騙綠卡。「他站起來,朝我的肚子就是一腳。」她躲閃不及,被踢中下腹部,當時就覺得肚子很痛,看到出血了,就趕快到診所。「醫生說,你不能回家,讓護士給警察打電話。」警察來了問了話,陪她去家裡帶走孩子,把老公抓起來。

家暴在美國是一個普遍現象。(Pexels.com) 家暴在美國是一個普遍現象。(Pexels.com)

她說,她不願意住進婦女庇護所,就住在自己一個親戚家裡。因為老公不願繼續擔保她的綠卡,親戚建議她請律師。於是,她請了一位移民律師,申請到綠卡轉正。

前眾議員的故事:婚前猛烈追求 婚後卻家暴

紐約州前州眾議員楊愛倫曾經是一位家暴受害者。「我以前和其他遭受家暴的華人婦女一樣,非常低調,不願讓別人知道。」她時常感到自卑、恐懼,曾經多次暗自哭泣。她指出,美國華人的家暴相當嚴重,但是許多人不知道。

她的前夫是位美國出生的華人,「婚前一點看不出來他會家暴」。她那時在台北私人企業外貿部門工作,一次偶然的機會認識一位美國華裔女生,兩人成了好友。後來,她被公司派到紐約工作後,與那位紐約華裔女生取得聯繫,參加過她的聚會,認識了她的表哥。「她的表哥猛追我,當時表現非常好。」一年多後,她嫁給那位女生的表哥,但沒有想到他會家暴。

那時,她很愛面子,前夫打她罵她,她還希望前夫小聲點,不要讓外人知道。前夫稍不如意就動手,扯頭髮,揚言要把她從窗口扔出去。「他已經把我從台灣帶來的山水牌收錄音機扔了下去,說下一個就扔我。」前夫還把家裡的電視機等砸爛,把做好的飯菜掀翻在地,讓我趴地上一粒粒撿起來,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稍有反抗就要懲罰。丈夫不准她出門,挨打是常事。

她現在仍然記得,前夫拿著槍指著她的頭,威脅要把她、女兒和她的媽媽「幹掉」。她母親從台灣來幫她兩周,已經返回台灣。「我媽媽走後,丈夫家暴變本加厲。」

有一次,前夫給她10元,叫她帶著女兒去曼哈頓給女兒檢查眼睛。看完眼睛,她看到診所離唐人街比較近,就帶著女兒在唐人街吃了一頓中餐,還花了兩元買了叉燒肉。「但是,丈夫看到叉燒肉後暴怒,問這些肉是哪來的,說我不工作亂花錢。」她說,她從台灣帶來一些錢與工作積蓄,存到銀行裡,前夫把錢全部取走,不回家,不給錢交房租。「我當時的想法就是,為了孩子一定要忍下來。」

她說,有次是冬天,女兒不到一歲,前夫在深夜把穿著睡衣的她趕出門,因為天冷無處可去,她想起母親有個同事住在紐約市可樂娜,身無分文的她打了許多對方付費電話才找到母親的同事。「他們趕快來接我,說服我必須求助,並幫我報警,還陪同我去家事法庭。」她說,幾天後獲批保護令,再請求警察陪同她回家,警察當面向她前夫宣讀臨時保護令,不准前夫對她實施任何形式的家暴,包括身體、言語和經濟等方面。此後,她的房東也幫她叫過警察。前夫不給生活費,她去申請社會安全局領取糧食券,換得雞蛋和牛奶養女兒。

楊愛倫說,家暴受害人最需要家人的幫助。圖為她(右一)與父母、女兒在一起。(楊愛倫/提供) 楊愛倫說,家暴受害人最需要家人的幫助。圖為她(右一)與父母、女兒在一起。(楊愛倫/提供)

她現在仍然感謝一個鄰居家庭。這家就在她家馬路對面三樓。她當時也在三樓,由於哭聲傳到對面,「他們聽到我的哭聲後也多次報警,警察就會趕來制止」。有一次,前夫要她下樓挪車,她當時雖有駕照,卻不會開車,他們家的孩子在窗口看到,就喊她的爸爸來幫我」。那個美國人還對她說,如果需要幫助,就告訴他。後來,她想當面致謝,回到過去的住處找那家人,但是他們已經搬走。「我上Facebook找過,但也沒有找到。」她估計,那個女孩現在應該有40歲了。

相關新陣  不覺自己有錯 施暴停不下來

 律師轉述的故事:美籍華人丈夫  家暴北京太太

紐約律師邱惠月說,他在曼哈頓獨立開業的第一個案件就是關於家暴的,案件最後完滿解決。他說,當時為了招攬客戶,他在網上開了一個欄目,一位北京女士上網聯繫,說自己遭受家暴後,就回到北京,但是心有不甘,聽說家暴受害人可以申請綠卡,因此想試試看。

該女士在北京認識了一位擔任美國公司北京首席代表的美籍華人,兩人不久就結婚。但婚後她才發現這位美籍華人脾氣不好,稍不如意就打人,「甚至在北京當街就打」。但是,北京警察不管,認為是家務事。

後來,丈夫返回美國總公司,她也與丈夫返回紐約。「她說,丈夫的嫉妒心很強,如果有別的男人看她一眼,丈夫回到家裡就打她一頓。」回美後,丈夫仍然在家裡打她,鄰居報警,警察前來調查,也寫了報告。「因為她沒有去上庭作證,丈夫的家暴案件被取消。」她與丈夫離婚後返回北京。實際上,她已經申請綠卡,但是沒有辦完就離開美國,綠卡申請半途而廢。

邱律師告訴她,根據她的講述,丈夫存在家暴,妻子可以自己申請綠卡,但是一定要有證據。於是,這名北京婦女通過旅遊簽證(B-2)返回紐約,尋找證據,並帶來北京某醫院的證明。「丈夫在北京把她打傷,她去醫院看病,醫院有紀錄。」

當丈夫對她家暴時,警察曾經趕到現場,並寫有報告。「我們去警察局調出這份報告。」北京婦女又去到她原來的公寓,找到日本鄰居,「因為日本鄰居曾經見到她丈夫的家暴」。家暴後,她還去看過心理醫生,醫生也有紀錄。他表示,美國移民法對家暴受害綠卡的要求是要在兩年內提出申請。「因為時間快到了,我趕在兩年內寄出文件。最後她拿到了綠卡。」

邱惠月是美國移民律師協會(AILA)會員,因為律師資格每年要延期一次,而且需要做義工,於是他就登記做義工。當時有個美國海軍陸戰隊隊員家暴華裔妻子案,需要會講中文的律師協助,於是軍隊律師挑中他。

軍隊律師給他來信說,這個案件發生在北卡的一個軍事基地。丈夫是一名軍人,而妻子是中國移民,丈夫打妻子,將會受到軍方處理,但妻子堅持要求與一個會說中文的律師交談。「和她通話中,這名華人很擔心綠卡,問綠卡辦到哪一步,離婚後會不會影響綠卡。」他指出,華人移民常見的問題是,受到家暴不敢報警,多是鄰居和同事報警。即使警察介入,她們也不敢上庭作證。「我告訴這名華人婦女,不要擔心,你會拿到綠卡的。」

袁先生的故事:我們夫妻吵架  路人報警

家住紐約長島的袁先生說,他因為與妻子發生爭執被控家暴。他來自內蒙古。「中國地圖是一個雞形,我們就住在雞背上。從我家鄉去俄羅斯,只要四、五個小時。」他說,他和太太在國內發展得挺好,生了兩個孩子,經營禮品生意,掙有幾百萬人民幣的資產。聽說美國教育好,他就和妻子打算移民美國,希望讓孩子接受美國教育。於是,2014年7月,他們帶著大孩子來到洛杉磯。

他們在洛杉磯等綠卡期間,妻子姊姊去世;妻子弟弟離婚,弟媳將錢全部捲走,還給弟弟留下幾十萬元的債務;妻子的母親從二樓跳下自殺。因為在等綠卡,妻子都無法回國,心情很鬱悶。他說,移民最難過的是沒有朋友,鬱悶的心情無法排解。所以,他們夫妻經常為了瑣事吵架。

去年10月,他的父母把他們的第二個孩子送來美國。「因為孩子教育,婆媳發生爭執。」他看到妻子和母親吵架,就和太太吵了一場。他的父母看到這種情況,就離開美國回國。此後,夫妻關係出現隔閡。

有一次,他開車去Home Depot買東西,妻子也開車來阻止,兩人的汽車在停車場相遇。他往後倒車,撞到妻子汽車的尾部。妻子下車,兩人聲音都很大。這時,附近的三個老美以為他要開車撞人,就連忙打電話報警。「很快,兩輛警車開到,五名警察下了車。」警察先錄三名路人口供,然後再來到他們的面前。

美國足球明星Ezekiel Elliott(上中)因為家暴被逮捕。(美聯社) 美國足球明星Ezekiel Elliott(上中)因為家暴被逮捕。(美聯社)

警察把他的妻子拉到一邊,再問他的情況。「他們聽說我們是夫妻,就說我是家暴,把我銬起來。」接著,警察把他押上車,送到長島一個看守所。「我在看守所過了一夜,第二天媳婦交了5000元現金才把我保釋出來。」警察要他準備上法庭,等候法官判決。於是,他準備找律師,教會牧師給他介紹了一位王姓女律師。現在,他的案件已經了結。

律師觀點:華人家暴增加  中國文化影響

紐約律師劉瑛辦理過許多華人家暴案件,感到華人家暴與文化特點有關。夫妻打架在中國大陸常見,華人認為這沒有什麼大事。她說,由於文化不同,許多人不了結美國,堅持找警察處理。「警察發現是家暴,把老公抓走,妻子要出錢保釋,被安排上法庭,還要請辯護律師。」許多華人經過這個程序,感到很後悔。

如果是打別人,打人者是攻擊罪,但若是有家庭關係,就變成家暴,要罪加一等。因此,對於家暴的事情不可小視。她體會,美國講誠信,如果沒有誠信,這個社會就有問題。「家庭是互信的地方,如果是家人還被打,就不容易產生信任,也會影響社會穩定。」

她透露,有的聯邦官員也被家暴。有一次,她與一位聯邦檢察官談判,彼此熟悉後,這位聯邦檢察官說「最近身體不好」,她就問原因,這位聯邦檢察官說「在家裡被老婆打了」。她聽到這個故事,「笑得不行,也體會出美國女人的凶悍」。

男性也會成為家暴受害者。(Pexels.com) 男性也會成為家暴受害者。(Pexels.com)

不過,有的施暴者是被對方誣告。她說,一位老先生娶了一名年輕20多歲的太太,愛得不行,但太太卻控告他家暴,並出示自己的腿傷。老先生來到律師事務所,把胸前的抓痕給律師看,說是女方抓的,她說這個抓痕沒有說服力,檢察官不會採信,但「女方用刀來割傷自己,也說明對方夠狠」。她未在傷痕上糾纏,而是發現對方出軌的證據,打贏了官司。

紐約市警察局統計顯示,紐約市每年要處理超過28萬件家庭肢體衝突事件,2016年共有63位婦女死於家暴。紐約市議員顧雅明說,他的社區辦公室也經常有家暴受害人前來投訴,有的是夫妻間家暴,有的是老人被子女家暴。「遇到求助,我們都會轉到有關解決家暴的組織。」但是,一般大眾不知道家暴的事情。

他說,華人家暴原因主要有精神和經濟兩方面。「他們的精神壓力太大。」他們移民到美國,沒有朋友,感到孤獨。丈夫被裁員,太太抱怨,丈夫在家生悶氣,對前途悲觀。他說,小孩子喜歡比較,說別人家有什麼,使父母壓力很大。若是丈夫被炒魷魚,壓力更大。他說,如果及時看醫生,有病就吃藥,就沒有事了。

華人傳統是家醜不外揚。他說,要打破這個傳統。作為華裔市議員,他做了兩類工作防止家暴。

一是撥款支持。他透露,在2017財年,紐約市議會向勵馨中心撥款總數為17萬4315元。在2018財年,勵馨中心只收到3萬多元撥款,籌款工作還要繼續努力。

二是組織活動,提高社區意識。10月30日,他在市議會首次舉辦「亞裔社區家暴服務簡介」(Briefing on Domestic Violence Service for Asian-American Communities),邀請服務華裔團體、韓裔團體和南亞裔團體到市議會,請介紹他們的服務,加深其他市議員對亞裔家暴的認識。他說,每年10月是全美防止家暴月,今年紐約市法拉盛有近十個團體舉行「反家暴靜遊」(Silence March)。10月19日,反家暴組織「走進紫色天」(Go Purple Day)也在紐約市法拉盛七號地鐵站前派發資料,宣傳家暴防治知識與服務資源。

紐約市議員顧雅明說,華人移民家暴的原因主要是精神和經濟壓力大。(韓傑/攝影) 紐約市議員顧雅明說,華人移民家暴的原因主要是精神和經濟壓力大。(韓傑/攝影)

官方定義廣泛  保護弱勢群體

一些律師表示,美國官方對家暴的定義相當寬泛,與華人的暴力概念相差甚遠。美國司法部對家暴的定義是,家暴(domestic violence)是家庭任何關係的濫用行為,常被一方用來為獲得或保持權力,控制另一位親密伴侶。家暴可以是身體、性、感情、經濟或心理行為或影響另一方行為的威脅。它包括威脅、操控、羞辱、孤立、嚇唬、威懾、脅迫、威逼、責備、傷害、侮辱、擊傷別人等。

司法部網站把家暴共分以下幾類:身體虐待包括毆打、掌摑、推搡、搶奪、手捏、嘴咬、抓頭髮等,都是身體虐待的形式。這類虐待形式還包括對對方的醫療照顧、強迫對方使用毒品和酒精。

性虐待包括未經同意脅迫或試圖脅迫任何性接觸、性行為。性虐待還包括,但不限於婚內強姦(marital rape)、攻擊身體的性部位、身體暴力後的強迫性行為。

情感虐待包括貶低個人價值和自尊心。這也包括,但不限於不斷批評、削弱某人的能力、稱呼名字或損壞其與子女的關係。

經濟虐待被定義為通過掌握全部的經濟資源使得某人或試圖使得某人產生經濟依賴,阻止某人獲得資金或者禁止某人上學或就業。

心理虐待的因素包括但不限於通過恐嚇導致某人害怕,威脅對自己、配偶或子女或配偶的家庭或朋友進行身體傷害,強迫與家人、朋友、學校和單位進行隔離。

定義稱,家暴可以發生在任何人身上,也影響到所有社會經濟背景和教育水平的人。家暴可以發生在異性或同性關係中,也可以發生在伴侶中,不管他們已婚、同居或是交友。家暴不僅影響到那些被虐待的人,而且對其家庭成員、朋友和同事、其他目擊者甚至社區產生實質的影響。

司法部指出,那些從小目睹家暴的兒童將會受到這種犯罪的嚴重影響。經常暴露在家暴中,不僅使兒童易患社會和身體問題,而且教育兒童暴力是一種正常的生活方式,增加他們成為下一代的受虐者或施虐者的風險。

紐約華人章阿姨表示,她來美以前,對家暴沒有概念。她與老伴移民美國後,經常拌嘴,常常說狠話,也覺得沒有什麼。有一次,一位美國護士去家裡給老伴檢查身體,她發現老伴在護士面前放屁,就指責老伴「吃得太多,老是放屁」,被護士懷疑她家暴。護士給章阿姨的女兒打電話核實,女兒做了解釋後,美國護士才「沒有記錄下來」。她表示,這才知道美國對家暴規定這麼嚴格。

有的家暴會致人死亡,造成刑事案件。(Pexels.com) 有的家暴會致人死亡,造成刑事案件。(Pexels.com)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