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294397/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美國現象》火化愛犬Rocky

安樂死專用房。 安樂死專用房。
售價3000元的木質精緻花瓶骨灰甕。 售價3000元的木質精緻花瓶骨灰甕。

大清早,老公神情悽惻的告訴我,Rocky已往生,陪伴我們13年的邊境牧羊犬(Border Collie),在昨晚已悄悄地嚥下最後一口氣,我難受極了,老公用兩層塑膠袋包裹住牠,準備送去「往生寵物處理中心」(Deceased Pet Care Center),我說,三個女兒要明天才會回家,等她們回來見過Rocky最後一面再送去,老公怕屍體腐爛發臭,堅持馬上送去,他怕我傷心難過,不讓我去,但我仍跟著去。

以前常聽老人家說「死貓掛樹頭,死狗放水流」,這是我們在美國第一次處理寵物的遺體,並不清楚該怎麼辦。來之前已打電話給火化中心,進門後,中心經理保羅先用手推車把Rocky的遺體搬進屋內,安置在地下室38℉的低溫冷藏櫃中,再向我們解釋幾種不同的處理方式和價錢,如果不要求當天火化,我們可以有幾天的時間考慮如何處理。他在此已服務六年,處理過700多件往生動物的火化,這是一間已營業44年的非營利機構,是喬治亞州歷史最悠久和服務項目最齊全的已故寵物處理中心,共有三座火化中心,在北喬州還有一座專人管理的動物墓園。

告別式

第一種方式是先替寵物舉行告別式再進行火化,中心會先將寵物的遺體清洗乾淨,整理和美化傷口,將遺體置於盒內,安排家屬在專屬的房內與寵物獨處30分鐘,瞻仰遺容並做最後的告別,可以撫摸遺體,但禁止將其抱起,因為遺體內的糞便、尿液和血液會流出,該房內裝有監視器,工作人員會從電腦螢幕上監視此屋,以防不聽話的主人將寵物抱入懷中,或哀傷過度的主人暈倒在房內。30分鐘後就直接進行化火化,寵物被帶入火化房,保羅唸一段追悼文,家屬可隔著玻璃窗觀看,之後,窗戶被窗簾遮住,遺體被送入1600度高溫的高科技無煙焚化爐內,家屬無法看到此過程,全程不准錄音錄影,須要幾小時才能將遺體完全火化,數日後再通知來取骨灰罈。

骨灰甕

如果不做告別儀式,中心會安排火化的日期,客戶就要先挑選適合的骨灰甕。骨灰甕有各種不同的材質和設計,從免費的白色塑膠盒到3000元的木質精緻花瓶皆有。有裝一隻小金魚的小盒子,裝一匹馬的大甕;有入水即溶的水葬骨灰甕,有特製的灑骨灰小瓶,瓶底有一小孔,從小孔將骨灰灑在寵物最喜歡的山巔水湄,避免灑時被大風將骨灰吹得一頭一臉;可將骨灰分裝在數個超級小甕內,家族每人分得一份留念;也可做成戒指、項鍊或手鍊的墜飾,置入骨灰,隨身配戴,還可將寵物的腳印做成石膏印,永久留存。保羅希望能滿足各種客戶的不同要求,骨灰甕的種類甚至多過裝人的骨灰甕。

該中心擁有一座動物墓園,客戶可購買墓地安葬寵物,他們也賣不同大小和樣式的棺材;若不想將骨灰帶回家的客人,可以支付較便宜的火化費後把寵物留給中心,中心會將火化後的骨灰撒在所屬風景優美的墓園內;若不能將寵物遺體送來該中心,他們會派專人去家裏、動物醫院甚至馬路上將遺體帶回火化中心,省去主人不少麻煩;若客人要求將寵物做成標本,則會將動物體內的液體抽乾,做防腐處理,再製成標本。

安樂死

該中心有一個開業至今只使用過四次的特殊房間,安排獸醫在此屋內賜與寵物安樂死,家屬可全程參與並陪伴直至寵物嚥氣。保羅說,許多人不願意在自己家賜死寵物,若送去獸醫處,許多動物憑著敏銳的第六感可得知將被安樂死,會盡全力掙扎哀嚎,致使主人不忍而獸醫無法下手,所以他們免費提供處理安樂死的房間,可惜知道的人並不多。他告訴我一個殘忍的故事,曾經有一對夫妻帶著愛犬來此做安樂死,獸醫做完詳細檢查後,告訴主人牠還有至少三個月的壽命,但主人堅持要當場賜牠死,不忍心的獸醫獨自在大廳哭了半小時,賜死前獸醫告訴保羅,她雖不殺伯仁,伯仁卻因她而死。

曾有兩個小男孩要求保羅火化他們的寵物,保羅問他們寵物在那裡?其中一個男孩伸出手,手心中有一塊巧克力,上面黏著一隻小金魚,這是該中心火化過最小的動物。在亞特蘭大動物園內度過39個寒暑的知名大猩猩威利(Willie B.)於2000年過世,是此處火化過最大的動物,牠80%的骨灰置於動物園威利銅像內的骨灰甕,20%的骨灰灑回非洲叢林內。亞城警察局的警犬,不論是因公殉職或是老病死亡,也在此中心處理,警察局會替這些有官階的警犬舉辦莊嚴的告別式,警察們對警犬骨灰行舉手禮致敬,若葬於墓園,會在棺木上蓋國旗,鄭重的送牠們最後一程。

曾有一個東方家族來此火化寵物,特別交代保羅不可將遺體燒成灰燼,因為他們要「撿骨」。保羅將遺體燒至一根根的骨頭後,從焚化爐內取出放置盒中,客戶就拿出自備的筷子,挾出盒中的骨頭一一分贈給在場的家族成員。該中心每個月的第一個周二晚上7點半至8點半,舉辦免費團體療癒,由心理諮商師主持,失去寵物的主人分享自己的故事和療癒方式,相互交換心得,以期早日走出喪失寵物的傷痛。

離開中心後,我和老公討論是否要替Rocky舉行告別式,三個女兒都沒有見到牠最後一面就被火化,我如何對她們交代?我堅持要舉行告別式,老公則持相反的意見,他認為在上海工作的二女兒反正不能回來參加,老大和老三如此善感,若舉行告別式,必會哭暈,若眼見Rocky被送入火化房,雖然只看到放上火化台,這一幕成為Rocky留在她們腦海中最後的記憶,太過殘忍,為此我倆討論數日,各持己見,直至保羅打電話來問,是否需要舉行告別儀式?老公堅定的回絕,一槌定案,不容我置喙。

13年前,老公花了450元買來一隻具有冠軍血統的邊境牧羊犬,只有幾個月大,黑白相間的毛色,可愛又聰明,自此,Rocky成為家裏的一份子,牠是三個女兒最好的朋友和玩伴。今年1月牠開始流鼻血,獸醫診斷是腦腫瘤,醫生建議兩種方式,一是開刀治療,但不保證能痊癒,或吃藥止痛,大約也只有一個月的壽命;為了不讓牠受更多的苦,我們決定只給牠吃止血和止痛藥,每次餵牠吃藥就把藥吐出來,只吃了三個月就拒絕再吃,之後,雖然鼻血仍流不停,右腦不斷地腫脹,直至右眼完全失明,牠仍然愛跑愛跳愛和我們一起去散步;我十分感恩牠從生病至臨終,獨自承受痛苦,沒有帶給我們太多的壓力和麻煩。骨灰取回後,在後院狗屋旁將牠葬下,願牠從此安息。

Rocky的骨灰盒、腳印和毛髮。 Rocky的骨灰盒、腳印和毛髮。
各式各樣的動物棺木。 各式各樣的動物棺木。
容納12人的告別儀式房間。 容納12人的告別儀式房間。
不同大小和樣式的骨灰甕。 不同大小和樣式的骨灰甕。
我家的邊境牧羊犬Rocky。 我家的邊境牧羊犬Rocky。
Rocky的火化證明書。 Rocky的火化證明書。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