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282704/article-link/

首頁 紐約要聞

租不起的紐約 他睡辦公室 他違規租房

圖/取自tumblr 圖/取自tumblr
世界各國的人湧進紐約尋找美國夢的同時,也深受高房價所苦。(Photo by Ferdinand Stöhr on Unsplash) 世界各國的人湧進紐約尋找美國夢的同時,也深受高房價所苦。(Photo by Ferdinand Stöhr on Unsplash)

創業初期,新公司每個月幾乎都透支缺錢的何帆,2014年退掉了自己的公寓,住進了位於紐約市布碌崙綠點(Greenpoint)十幾平方呎的的辦公室。

《故事一》把辦公室當家 水電全省下

創業初期,這間十多平方呎的辦公室到夜深人靜之時,便成為何帆的蝸居之所。(何帆提供) 創業初期,這間十多平方呎的辦公室到夜深人靜之時,便成為何帆的蝸居之所。(何帆提供)

5年前,30歲不到的何帆辭去在北京的工作,來到紐約一圓電影夢。從紐約市立大學城市學院電影系電影製作專業拿到碩士學位後,他與好友在紐約註冊成立了「驚迷影視」,自任CEO。

●何帆:辦公室是創業基地也是家 一早收睡袋等員工來

追逐夢想的前期荊棘遍布,加上待在寸土寸金的紐約市,電影公司又很「燒錢」,何帆說,「當時實在無法同時支付辦公室和公寓的租金。」

於是,何帆退掉了公寓,帶著兩箱家當,一套充氣沙發和一個睡袋,正式以公司為家。

創業初期,這間十多平方呎的辦公室到夜深人靜之時,便成為他的蝸居之所。(何帆提供) 創業初期,這間十多平方呎的辦公室到夜深人靜之時,便成為他的蝸居之所。(何帆提供)

那是舊廠房改造的工作坊性質辦公樓,諸多年輕藝術家及創業公司進駐。每層樓各有男女公共衛生間,但並無沐浴設施。

「搬進去前還想過,隔幾天去朋友家洗個澡。」何帆說。

何帆還記得,公司十多平方呎的辦公室,初創期間幾名員工每天上午10時上班,自己得8時多起床,先把放在門口的充氣沙發收起,睡袋則收入門後櫃子內,夜晚的容身小窩,一下成為等待員工上班的新創公司辦公室。

●睡辦公室洗澡成問題 加入健身房當成澡堂

「要在大家來上班前起床收拾好,不能賴床。」何帆笑說,那段時間作息挺規律,每天一早起床,還能去附近早餐店,靜靜坐著看人來人往。

辦公室水電全包,錢是省下來了,但洗澡是個大問題。何帆表示,一開始還想著可能要隔幾天去朋友家洗個澡。所幸剛搬進辦公室沒多久,就看到附近一家新開健身房「開業大酬賓」,新會員每月40元,何帆當即辦了張健身卡,每天能到健身房去洗澡,「順便健健身。」

●創業初期 朋友天天關心就怕他瘋掉

何帆說,住進辦公室後,朋友們不斷關心他,「他們都擔心我會不會瘋掉。」

半年後,「驚迷影業」熬過最艱難的起步階段,開始營利。

「終於能定期給員工發工資了。」何帆說,辦公室也搬到原來三倍面積的新址,還在洛杉磯開了分公司,也終於租了公寓,不再住辦公室。

●蝸居日子雖苦 但天天朝氣蓬勃

「那段時間每天不急著上下班,有很多自己思考的時間。」何帆回顧那段蝸居辦公室的生活,「雖然艱苦一點,但每天都是朝氣蓬勃。」

《故事二》為住曼哈頓上班 違規租下政府樓

虛報收入及違規分租入住政府樓,在一些華人中是「公開的秘密」。(記者洪群超/攝影) 虛報收入及違規分租入住政府樓,在一些華人中是「公開的秘密」。(記者洪群超/攝影)

大學畢業後在紐約找到工作,但在曼哈頓下城工作的陳立,「想都沒想過住島上(曼哈頓)。」

有一天,一位朋友告訴他,「有機會一個月500元就能住在下東城,還是能看河景的高層公寓。」

●陳立:為省兩小時通勤時間 花500元違規住下東城

陳立跟著朋友去看房,才發現原來是下東城的政府樓。朋友表示,等候了六年才抽到這套政府樓單元,但自己已有住處,放棄又可惜,願意以成本價租給他。

儘管知道政府樓轉租並不合法,但一個月500元的房租著實令陳立動心。陳立表示,自己當時在皇后區艾姆赫斯特(Elmhurst)與人分租地下室,每天通勤地鐵要花近一個小時,而且一個月租金也要500元。

虛報收入及違規分租入住政府樓,在一些華人中是「公開的秘密」。(記者洪群超/攝影) 虛報收入及違規分租入住政府樓,在一些華人中是「公開的秘密」。(記者洪群超/攝影)

●不只他違法 裡頭還有許多華人住戶 

陳立朋友提交材料,遞交收入證明來符合入住資格,安排他順利入住,「樓裡很多華人住戶,很多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都默契不說。」

陳立表示,朋友唯一的交代,是不能把該政府樓住址作為自己的地址,若有人來查,就說是「親戚」。

●住曼哈頓很夢幻? 半夜住戶被擊斃

陳立表示,有一天凌晨1、2時,突然聽到外面有「碰碰」巨響,驚醒後到窗台探望,沒看到什麼,以為虛驚一場,誰料15分鐘後大批警車趕到,「第二天看新聞發現,住在我樓下的西語裔住戶被亂槍打死了。」

曼哈頓住宅一景。(Photo by Ethan Hoover on Unsplash) 曼哈頓住宅一景。(Photo by Ethan Hoover on Unsplash)

陳立最終在這套政府樓裡住了近6年,攢到首付款後,在皇后區雷哥公園買了套一室一廳公寓,終結「偷偷摸摸」的政府樓居住生涯。

他感慨收入「低不成高不就」的大學新畢業生,即負擔不起市場價的公寓,又享受不到給予低收入者的絕大部分紐約市的平價屋及住房福利項目,「高收入者有錢,低收入者有政府幫,紐約住房最難的實際上是中等收入者。」

>>>點看完整「住不起的美國」專題報導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