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打印

内容来自网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276172/article-link/

首页 中国

爸妈上班 孩子放学“上哪儿”?

放学后,真光学校田径队的队员在练习基本功。(取材自新快报/受访者供图) 放学后,真光学校田径队的队员在练习基本功。(取材自新快报/受访者供图)
孩子课后的安排,让父母伤透脑筋。(取材自邯郸新闻网) 孩子课后的安排,让父母伤透脑筋。(取材自邯郸新闻网)

■新快报/朱清海、邓毅富、谢源源、李应华报导

广州流行校内托管、兴趣班、社区托管等多种托管形式,甚至出现了“共享妈妈”模式,究竟要让孩子上这班还是上那班,家长选择起来颇觉“烧脑”。

离下午4点05放学还有十分钟时间,位于广州市越秀区原道路的黄花小学的门口已是人声鼎沸,来接孩子的既有家长也有举牌等候学生的托管人员。每一天,类似一幕会出现在广州市中心城区多数小学的门口。由于多数上班族在下午4时左右还没到下班时间,孩子放学后“上哪儿”成为一大难题,课后托管也就成为“刚需”。此前,越秀区公布今年十件民生实事,区内20所小学试行下午课后校内托管成为其中之一,一时间成为城中热议话题。

目前校内托管是免费的,但是存在着托管时间短等不足之处。除了校内托管,家长还可以选择兴趣班、社区托管等托管形式。在互联网时代,市内一些大型住宅小区甚至出现了共享托管。可是这些托管形式都是各有优点、缺点,家长在选择时颇有些“烧脑”。

校内托管 家长盼多延1小时

目前越秀区内的文德路小学、清水濠小学、东川路小学等20所小学已试行校内托管。课后托管被纳入财政预算,每生每天补贴2元。同时,创新托管模式,建立政府主导、学校承办、社会参与模式,鼓励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引入第三方专业服务机构,为学生提供课后“看管”基本服务、素质拓展延伸服务。

从一所列入试点名单的越秀区某小学负责人处说,课后校内托管于9月启动。教育部门的相关指引中包含三种托管方式,一是在课室集中看管,以45人为一班,混班管理,老师仅对学生“看护”,辅导功课就顾及不了了;其次是学生参加体育俱乐部活动,第三种是交给校外的托管机构。

该校采取前两种方式,暂未委托校外机构托管。“多数老师其实不愿意学校做校内托管,政府支付每位学生每天两元的补贴没什么吸引力,校外托管机构赚得也少,积极性不高。即使愿意做,也只是简单的看管。”这位负责人说,由于校内托管对学生和家长免费,因此多数家长对此拍手称快,但也有部分家长认为有美中不足之处:校内托管时间太短,下午4时开始5时就结束,只有1个小时。

社区互助 街道办设托管班

其实,校内托管并不新鲜,除了越秀区,广州市其他区也有小学开展托管。不过,这些托管班多数以“兴趣班”的形式出现,而不是辅导功课。

比如,荔湾区西关实验小学就开设了“城市学校少年宫”,从周一到周五都有各类兴趣班供学生选择,学生在下午4时放学后可参加兴趣班,相当于延后一小时放学,在校内就可以学到才艺,因此深受家长欢迎。

该校开设课后兴趣班已有六年时间,包括光复校区和芳和校区,分别开设了不同的兴趣班。从周一至周五,每个校区都有40多个兴趣班供学生选择。比如芳和校区就有舞蹈、绘画、围棋、民乐队、葫芦丝、田径、篮球等课程。

这些兴趣班大部分免费,除了少部分需要外聘专业教练的课程收费外,兴趣班的老师们都是自愿报名、义务劳动。不过,这些兴趣班也难以做到覆蓋所有学生。

在越秀区,广州市真光学校没有列入此次试点校内托管,校长蔡练介绍,学校设有“世之光”之“架势堂”活动,每天放学后进行包括武术、击剑、龙狮、合唱、美术、最强电脑、机器人等常态化的体育、艺术、科技项目。参与的学生几乎占在校学生人数的一半,约200人,负责的老师都在校工作至下午5点多才下班。

越秀区五羊社区的公益4点半课堂,由街道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社工和教育机构的志愿者负责,下午4点半至6点辅导和托管有需要的社区学生,以提高孩子的学习积极性,加强他们与老师、家长、同龄人的良性互动与沟通,对孩子的性格发展施以积极的影响。

在广州的另一个社区,据街道工作人员介绍,从2013年开始,街道在家综举办托管班,为辖内小学生提供免费的“330课后托管”服务。

校外托管 家长担心变“脱”管

刚需之下,校外托管市场蓬勃发展。看看校园周边的各种校外托管班,就知道广州的托管服务有多火。但是,选择把孩子送去校外托管的家长也不无担心,且不说校外托管机构能否保证安全,在托管期间孩子吃什么、学得怎样都让人操心,家长甚至担心托管变成了“脱管”。供需错配之下,番禺等区一些大型住宅小区悄然出现家庭式的“共享托管”。

所谓“共享托管”,是小区内的部分家庭在平台注册,提供托管服务,而购买服务的家长可以透过手机“注视”著小孩的托管状态,知道他今天吃得好不好、学习认不认真。

目前,该线上平台提供托管服务的家庭超过60户,就在同一小区报名托管的家庭则多达数百户。前者须接受托管平台的实时监控,方便后者随时随地关注孩子的动态。

该共享托管平台的负责人汪宗叶把“互联网+托管”称之为“共享妈妈”模式——“通过认证、审核和培训,让每个家庭可以直接参与托管”。

共享妈妈 “互联网+托管”

广州市越秀区博雅青少年成长服务中心主任严凯表示,目前家长对托管的需求可以分为两类,一是最基础的“代管”需求,也是很多家庭存在的民生需求。从这一点来看,由政府补贴的校内托管是一件好事,但对于工作生活忙碌的家长而言,一小时的托管时间不能完全满足他们的需求。除了基本的托管服务,也有家长会提出“营养”方面的需求。对此,他认为广州市有关部门可以出台小学生课后托管教育课程指导目录,为学生提供菜单式的课后有偿素质教育服务。

对于校内托管的承接主体,他认为可以由志愿者或义工组织提供服务,鼓励学校在职教师以志愿者或义工身分担任托管教师,支持市(区)少年宫、公共图书馆、社区活动中心、民办教育培训机构、社会组织及特殊才能个体参与校园不同层次的托管服务。困难家庭学生参加基本项目的费用由政府财政兜底,努力吸引大部分小学生参与校内托管,从根本上解决小学生托管难的问题。

针对火爆的托管市场及“互联网+托管”的共享平台模式,有教育专家表示,目前托管机构没有任何一个部门对这方面进行监管。共享托管平台是一把双刃剑,会对传统的线下托管机构产生冲击,也对线上平台自身的发展提出要求。这样的模式有助于依靠创新的力量,推动托管市场的进一步完善。(中国新闻组整理)

越秀区中山三路小学课后班同学在学习做手工。(取材自新快报/受访者供图)
越秀区中山三路小学课后班同学在学习做手工。(取材自新快报/受访者供图)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闻网-北美华文新闻、华商资讯.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