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274982/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白宮發生的那些事 百年前小說都預言了

《巴倫‧川普的地下之旅》準確預測唐納‧川普的兒子叫巴倫。 《巴倫‧川普的地下之旅》準確預測唐納‧川普的兒子叫巴倫。
1912年版《徒勞無功》的目錄。 1912年版《徒勞無功》的目錄。

我從圖書館借來《徒勞無功》(The Wreck of the Titan; Or, Futility)一本小說,扉頁上寫明是「簽名本」(Autograph Edition),通篇卻找不到任何筆跡。怎麼回事呢,難道只不過是書商的噱頭?原來,這個百年老版本有一個故事。

《徒勞無功》預測了「泰坦尼克」號海難。 《徒勞無功》預測了「泰坦尼克」號海難。

1912年4月15日,「泰坦尼克」(Titanic,鐵達尼號)巨型遊輪在大西洋撞上冰山而沉沒,被稱為上個世紀最大的海難事故。其實,早在1898年,英國作家羅伯遜(Morgan Robertson)就出版了這本包括四個航海故事的《徒勞無功》,首篇正是「泰坦」(Titan)巨輪覆沉的傳奇。書中虛構的船名、船身的面積、噸位、裝備,以及碰撞冰山出事緣由等等,都跟14年之後發生的事實吻合。至於明顯的差異之點,出事巨輪是首航,小說則是第3度出航。再者,小說裡乘客3000人中,大多罹難,災情嚴重。雖然兩者的救生圈設備都算符合標準。小說描述瞬間傾覆,措手不及,得救者只有10人,巨輪則有700人獲救。

真實的災難發生三年之後,1915年3月24日那天,羅伯遜先生的死訊從新澤西州大西洋城Alamac Hotel傳出。這本1912年小說出版時,作者還健在,怎可不履行簽名的承諾?原來,災難發生後,很多受災家屬親友寫信給他,罵他是妖精惡魔,咀咒人類。他承受不了,身心交瘁。死因初傳是自殺或過量服藥。不過,最後鑒定是心臟病突發。他的朋友們曾為他出版《羅伯遜這個人》(Morgan Robertson, The Man)一書,除了11篇紀念文章外,還有他的自傳。

《羅伯遜這個人》 《羅伯遜這個人》

一部虛構小說的情節跟後來發展的事實吻合,只是偶然,並非必然。如果是必然,豈不成為預言了嗎?羅伯遜的父親是船長,他從小就培養自己對航海的興趣。年輕時從事精細的珠寶鑲嵌工,因為眼力不好,改行寫作。他擅長中、短篇小說,出版了11本合集。其實,出事的那艘巨輪,在當時並非獨一無二的。「泰坦」號之外,還有兩艘同噸位的「夥伴」。小說描寫的一切,幾乎全是那三艘巨輪的實況。難怪這虛構的第四艘跟別的那麽「神似貌合」。我們知道,當時這些「巨無霸」被稱為「上帝也沉沒不了的巨型遊輪」。按常理講,萬一出事,不外乎禍從天降,「被炸」抑或跟別的東西猛撞。那時沒有強大的空軍海軍的顧慮,出事情原因就只有撞那不固定的冰山之一途了。在感情上,我們能理解和同情那些責駡他的人。不過,「泰坦尼克號」的故事,畢竟只是羅伯遜的小說家之言而已。

從上面的故事,我聯想到另一傳奇。7月底, 《新聞週刊》(Newsweek) 刊出Chris Rioth一篇特稿,發現19世紀末期出版三本小說虛構的人物與場景,跟今天真正的白宮主人有驚人的巧合之處。有人出了主意,將把故事搬上銀幕。虛虛實實,看好票房。

《巴倫‧川普的地下之旅》的續集叫做《最後的總統》。 《巴倫‧川普的地下之旅》的續集叫做《最後的總統》。

100多年前,律師兼作家魯克吾(Ingersoll Lockwood)寫了兩本暢銷兒童書:《小巴倫之旅》(The Travel and Adventures of Little Baron Trump and His Wonderful Dog Bulgar)和《巴倫‧川普的地下之旅》(Baron Trump's Marvelous Underground Journey)。美國總統川普的小兒子也叫「巴倫」(Barron),只是多一個r字母。小巴倫自幼家境富裕,住在「川普城堡」(Trump Castle)。今天的「小少爺」家在「川普大廈」(Trump Tower)。小巴倫到過俄羅斯遊歷,遭遇到一連串驚險事件,還好有一個名叫Don的「大師的大師」(The Master of all Masters)救了他。「小少爺」的父親也叫Donald。至於「俄羅斯」那個地方,教人聯想到媒體炒熱的「通俄門」(Russian Collusion)選舉新聞 。這些有關小巴倫的書,市面上有1996和 2000年版本。那個時候,今天的「小少爺」還沒出生呢。

1896年,作者跟友人Tarl Warwick合寫他的第三本書:《最後的總統》(The Last President)。他是不是蠡測一個姓Trump的人,終將當上總統啊!

古今中外姓名相同、故事雷同的情形並不稀奇,這些也都可說是巧合。不過,引人注目的是那第三本小說。畢竟能高登美國總統寶座者有限,難怪要拍電影了。將來劇情發展的娛樂性如何,要看編劇人「再創作」(Re-Creation)的功力了。

至於預言,宗教典籍大多屬於這一類。中國人用漢字,古人所作《梅花易數》、《神機相字法》、《測字秘牒》、《字觸》等書,乃歷代命理家必修之書。我在此舉出一個最有名的例子,邵雍(1011-1077)所作《梅花詩》十首,從北宋「靖康事變」到毛澤東年代,預測未來900年間將要發生之事。此詩的讀者,大概是「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了。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