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269003/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 | 碰到豬室友 小心錢包漏

廚房髒亂,碗堆了不洗,是分租生活常見一景。(陸怡雯/攝影) 廚房髒亂,碗堆了不洗,是分租生活常見一景。(陸怡雯/攝影)
碰到室友是菸鬼,健康和衛生都難保。(Pexels) 碰到室友是菸鬼,健康和衛生都難保。(Pexels)

皮尤研究中心近期調研發現,美國人越來越傾向於租房。選擇租房的家庭比例大幅增加,其份額從2006年的31.2%上升到2016年的36.6%。這一數字已非常接近1965年達到的最高點37%。

租房市場緊俏,剛掛上市的房子,接通電話,往往已經「不好意思租出去了」。這是小婷的切身體驗。

她前後看了兩個星期的房子,「兩個星期用晚上吃喝玩樂的時間去看房,我覺得已經太長了。趕緊定下來,沒想到這一急出岔子。」

哭窮占便宜

第一個房子在法拉盛莫瑞丘的意大利人社區,老太房東住在一樓,二層是三角閣樓,改裝成獨立居室,帶廁所、廚房和儲藏間。小婷很中意,卻被男朋友一語驚醒:「交通不方便。」的確,他倆能坐的公交車,要走十分鐘才到站。

第二個房子在皇后學院附近。約定的時間,現租客不在家。房東兩手一攤:「真對不起,等明天她人在的時候,您再過來一次好嗎?」這是一個車庫改造的帶廚衛一室戶,房東在車庫門前熱情比劃著大小,看起來很想招徠她這個潛在租客。可是當晚他就把房子租給了另一個人。

小婷本來不想有室友。但好房子不等人。最後她看地點還不錯,走三分鐘到車站,餐館沿街排排坐,當場拍板要了。室友是自來熟,很快就讓她知道她在哪兒上班,老家在哪個城市,還透露自己家境不太好。

「我也就是在廚房裡隨便跟她嘮了兩句,她站定下來,跟我聊沒完,說『你做的菜好香哦。』要嚐嚐味道。」小婷最初只覺得對方冒失而已,直到冰箱裡的菜接二連三失竊,才大呼家賊難防。

「害得我現在做一頓蝦,都要數一數,怕突然少一兩個。」

髒得像豬窩

而另一種手腳「不乾淨」,是把房間弄得像豬窩。

Jay是「紐約租房吐槽坑」微信群的群主,群裡吐槽各種奇葩室友的怪人怪事。他為此還在「紐約請給我一個好室友」個人微信號徵文,讓大家談談有一個不愛乾淨的室友是一種什麼體驗。

他的親身經歷是:一進家門滿地的包裹,以為走進了「順豐」(編注:中國快遞公司)中轉站。

「室友買了包裹,也不拆,也不拿進房間,就一直擺在門口。那您到底為啥要買?錢多了沒地方花,給我啊!」Jay說,包裹給家門和他的衣櫃門都堵住了,自嘲每天進門和拿衣服都要扭來扭去,「我覺得水蛇腰就要這樣煉成了。」

更糟的是,廚房被弄得像「炸」了一樣。Jay形容,爐罩上黑漆漆是各種食物殘渣、各種食品包裝袋和用過的碗。為了散味,窗戶常年開著,家中每天都飛進來蚊子、飛蛾、巨型蒼蠅等各種蟲子。

廁所髒得最不能忍。明明有垃圾桶,地上還扔得滿地是廁紙。「您是拿垃圾桶在練投籃嗎?」Jay說別的地方他收拾也就罷了,要撿這內含不明物的廁紙,他實在下不了手。

前任是菸鬼

阿新也是在匆忙中簽租。前後看的兩套房子,房東都是因為租客抽菸要趕人。阿新起初沒在意,選了第二套。打掃衛生的當天,即被熏得頭昏腦脹。「當時就想怎麼辦,我這還沒住進來,住進來不暈死?」

找房東反映,房東反而向他訴苦:「你看我租給那樣的人,房間煙熏火燎一樣,我不也是損失?勸過他幾次,說不抽不抽,又抽上了。最後他自己也不好意思,答應走人。」

據說是生活不如意,跟國內家里人也斷了來往。菸癮就是這樣沾上再也甩不掉。新移民社區還真有不少人墮入這個怪圈。

沒辦法也只得想辦法,擦掉牆壁、地板、窗台積累的厚厚黑色煙灰,阿新自己買來塗料,把房屋粉刷一新。這一折騰,大半個月以後才住進去。事後他想:這筆租金損失,怎麼算?但是房東裝傻,他也不是不依不撓之人,就只好自己認栽。以後有朋友來家裡要抽菸,都請到陽台上去自便。

廁紙用了滿地扔,碰到這種室友真難忍。(Pexels) 廁紙用了滿地扔,碰到這種室友真難忍。(Pexels)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