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265515/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新聞好好看

紐約最美餐廳 終於對外開放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會員餐廳,俯瞰中央公園和古埃及方尖碑Cleopatra's Needle的玻璃牆,提供所有紐約餐廳中最優美的景觀之一。(大都會博物館)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會員餐廳,俯瞰中央公園和古埃及方尖碑Cleopatra's Needle的玻璃牆,提供所有紐約餐廳中最優美的景觀之一。(大都會博物館)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除了豐富館藏之外,還有一些外人不清楚的餐廳。(大都會博物館)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除了豐富館藏之外,還有一些外人不清楚的餐廳。(大都會博物館)

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會員餐廳,多年來是在遍布通道和安靜展室的龐大建築內最難找到的地方,這是優點也是缺點。博物館高級副總裁瓊斯(Clyde B. Jones)指出,這間餐廳是個提供美食的優雅場所,但卻未坐滿。

這一點對一些人來說,是該餐廳的主要吸引力之一。另一點則是交了博物館會員費,任何人都可帶客人進到這間位於上東城、掉一根針都可聽見的寧靜餐廳,其俯瞰中央公園和古埃及方尖碑Cleopatra's Needle的玻璃牆,提供所有紐約餐廳中最優美的景觀之一。

但是想進到會員餐廳,需先穿越迂迴的希臘和羅馬藝術展廳,接著經過寬闊的非洲、大洋洲和美洲藝術展廳,再到後面角落搭電梯至四樓,而餐廳則顯得冷清,因為還有另一個缺點,由於必需經過博物館展廳才能到達,餐廳只在博物館開放的時間營業。這一點對有時間在房間慢慢享用午餐的會員不是問題,但對其他人不方便。

會員餐廳多年來是鮮為人知的秘密,連很多會員都不知道。但是今年6月,博物館宣布有史以來首次非會員也可在餐廳訂位,同時把名字從「會員餐廳」改成比較民主的「大都會博物館餐廳」。做此宣布時剛好發生博物館被廣泛報導的預算危機,但是瓊斯堅稱,此舉不是為提高營收,而是向訪客和會員提供更多用餐選擇。

表面看來,多數藝術愛好者有能力支付一年百元的會員費,所以以往會員才能在該餐廳用餐,也不算太嚴格的限制。但是與博物館其他較平民化的用餐選擇比起來,會員餐廳的價格不菲,仍是紐約上層階級的聚集之處:晚餐開胃菜從16元起跳,主菜則從37元起跳,唯一例外的是棕櫚心這道主菜28元,但是吃起來較像開胃菜。瓊斯說,該餐廳提供精緻菜式,而且深入研究博物館所在地區的其他餐廳,在會員餐廳吃飯會比其他類似餐廳便宜。

從電梯走出來轉個彎,印入眼簾的景色令人驚艷:餐廳整道牆是傾斜的玻璃,使得訪客不論坐在哪一桌,都可欣賞到中央公園和中央公園西大道的天際線。但是餐廳裝潢較為失色,釘上木鑲板的牆和座位從1993 年建好以來就未更新,顯得老態龍鐘。照明使用旅館會議中心常見的黃色燈光,搭配沈悶的地毯,餐盤和刀叉像是公家機構使用的器具。儘管處於博物館,餐廳的牆上卻未懸掛任何藝術品。

侍者服務親切迅速,然而雖然菜單讀起來像是瘋狂實驗室炮製的美食術語,例如牛尾炸麵餅佐咖啡荷蘭醬,或是義大利雞蛋乳酪湯搭復古蕃茄,卻趕不上社區其他高級餐廳。鐵板慢煎的主菜還不錯,包括份量實在的南塔克特大干貝(40元)和旗魚排(37元),搭配半個焦檸檬和多種缺乏特色的醬汁。油炸棕櫚心佐香茅、玉米、青江菜和辣椒,賣相和味道都很像非常可口的炸乳酪條。

瓊斯說,餐廳菜單經常更動,隨著季節和配合博物館展覽而變化,例如若有荷蘭畫展,可能就會出現荷蘭風格的菜式。但是距離不遠的姊妹餐廳Flora Bar料理創意非凡,例如結合生鮪魚、向日葵和羊栖菜海藻絲,獲得紐約時報兩顆星的評價。惠特尼博物館的Untitled餐廳,在肉品包裝區提供精心設計的用餐經驗。這兩家餐廳的價格都低於大都會博物館的會員餐廳,也不像該餐廳那麼拘謹正式。

食物當然不是這家餐廳的唯一號召。最近周六傍晚上門時,可看到祖父母用餐,孫兒則把臉貼著窗戶,也有年長夫婦一邊啜飲極為美味的雞尾酒,一邊欣賞天際線上的日落。到了更晚,餐廳254個座位半滿,食客心情愉快,但仍低聲交談,畢竟他們是在一家博物館內。

大都會博物館會員餐廳已經對外開放。(大都會博物館) 大都會博物館會員餐廳已經對外開放。(大都會博物館)
從大都會博物館餐廳可俯看中央公園的古埃及石碑。(大都會博物館) 從大都會博物館餐廳可俯看中央公園的古埃及石碑。(大都會博物館)
從大都會博物館餐廳,可以俯看中央公園的古埃及石碑。(大都會博物館) 從大都會博物館餐廳,可以俯看中央公園的古埃及石碑。(大都會博物館)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