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265510/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中年經緯線》敗犬與勝犬

Photo by rawpixel.com on Unsplash Photo by rawpixel.com on Unsplash

不久前,我從女兒閱讀的雜誌學會兩個新興的詞彙,「敗犬」與「勝犬」,但女兒告訴我,這不是新興詞彙,已經在亞洲社會(日本、中國、韓國、台灣、香港等等) ,流行十多年了,連電視劇都曾以此為劇名。我不明白這兩個詞的意義,上網一查,才知道這兩個詞是從日本作家酒井順子所寫的「敗犬的遠吠」這本書衍生出來的。

起初讀到這段話時,我很不以為然:「美麗又能幹的女人,只要過了適婚年齡還是單身,就是一隻敗犬;平庸又無能的女人,只要結婚生子,就是一隻勝犬。」

酒井順子還說,「女人即使再怎麼美、工作能力再強,超過三十歲以上,未婚、無子女者,都是『敗犬』。 女人即使再怎麼醜、再沒有謀生能力,只要有老公、有子女者,都是『勝犬』」。

這段話讓我忿忿不平,怎可以用婚姻來定義一個女人的成敗?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並不是每個人都必須要選擇婚姻和家庭,有些人適合婚姻,有些人並不適合婚姻;有些人需要婚姻,有些人並不需要婚姻;無論如何,這是應該是一門人生的選修課,不是必修課,不該以婚姻論定女人!

我很堅定地告訴女兒,女人是否選擇婚姻,全是自由意志,不需要在意旁人的看法。

後來,細細一讀,我才明白酒井順子只是用詼諧的詞彙,反諷日本社會如何不公平地評論和看待那些年過30,卻未婚的女人。

印象中,現今的日本是非常現代化的,難不成保守刻板的傳統觀念仍然是普遍價值?

我好奇的寫信問我的日本同學Y 。她在e-mail中解釋著,雖然現代的日本也講究兩性平等,聰明、有能力、能獨當一面的女強人在職場中四處可見,但社會上對女人成敗的定義,確實是守舊又迂腐的。所以年過30卻未婚的女人,就算在事業上頭角崢嶸,但在日本社會上卻是遭人同情的弱者。

曾經在台灣受過兩年中學教育、精通中文英文的Y ,對於當一隻「敗犬」感觸特別深,因為她就是一隻超級敗犬。

在美國完成研究所的那年,當我還像隻熱鍋上的螞蟻為了找工作急得不得了, Y已經坐擁7萬美元年薪。兩年後,她跳槽位在美國華府的一家國際投顧公司,再兩年後,她又被日本某集團挖角、掌管一個分公司。

酒井順子所描述的「敗犬」擁有以下幾個特徵:一、生活於都會地區;二、擁有戀愛體質的享樂主義者;三、無論如何終究選擇有趣的事物;四、可以靠自己的力量達到某種程度的收入。

Y完全符合上述特徵,聰明、美麗、高學歷的她,不但可以統領大軍,在國際商場上南征北討,卸妝後可以上山砍柴生火、搭棚露營,也可以下海玩風帆和衝浪。皮膚晒得像麥草的Y是個典型的陽光女人,同學聚會,如果不知道她的底細,旁人根本無法察覺,這個言談像鄰家阿姨的她,38歲那年已是某知名跨國國際企業的一級主管。現在的她,是美國最大零售連鎖集團的亞洲採購部門高階主管。

2001年我在台灣訂婚時,Y恰巧因公飛回日本、特地繞到台灣台南來參加我的訂婚宴。我老媽與Y,相談甚歡,中文流利又親切和善的她很得我家中長輩疼愛。我媽媽大剌剌的問Y,「 嚮往婚姻嗎?」

Y說,她只想戀愛、不想結婚,她還很有自信的說,她不需要靠婚姻和家庭來豐富她的人生。

接著,我媽又問,那將來老了怎麼辦?會不會孤單?Y沒有回答,不過,我看到她的眼睛晶瑩剔透、臉龐的微笑彷彿閃亮著光芒,似乎興致勃勃地想要繼續開發那個未知的未來。是啊,人生不就是因為一連串的未知,而連結成一篇精采神奇的詩歌?

A woman must have money and a room of her own if she is to write fiction.意識流作家維吉尼亞‧伍爾芙(Virginia Woolf, 1882-1941)在《自己的房間》(A Room of One's Own, 1929)以寫作的女人為例,簡潔明瞭的告訴大家,女人要有自己的房間和收入。

現代女性獨立自主,擁有「房間」和「收入」的比比皆是。擁有「房間」和「收入」等同擁有資產,擁有了資產,女人就會幸福和快樂嗎?擁有資產和財富,女人便不再寂寞嗎?或者,資產和財富,為女人帶來更難以言喻的寂寞?

《詩經‧桃夭》以容貌和生育,作為評鑑女人幸不幸福的基準,頌詠荳蔻年華的少女,如嬌豔盛開的桃花,適合婚嫁,于歸之後,必能枝葉繁茂,讓夫家家族興旺,將來,也必定是備受讚嘆的美麗好女人。時代變遷,在台灣,年長的長輩們總說,「媠(suí)儂不重要,媠命卡重要」(容貌標緻不重要,重要的是,命運嫻美)。

那麼,嫻美的命運如何可得?

女兒出生時,她爸爸與我決定分工合作為女兒取名,爸爸負責中文名字,媽媽負責英文名字。我原先想起的英文名是「Esther」,舊約聖經的《以斯帖記》的記載中,她是位勇敢堅韌的猶太女英雄,以智慧和勇氣,營救族人被滅亡的危機。

然而,擔當大任的人,總是特別受苦。我想到女兒出生時在加護病房歷經關卡,捨不得女兒再受苦,便放棄Esther這個名字。就像天底下的每個母親,我只希望,女兒歲月恬靜安好,命運嫻美。

品德,是建築嫻美的命運的地基,有美德的婦人,價值遠勝過珍珠。「你們要盡力,在信心上加上美德,美德加上知識,知識加上節制,節制加上忍耐,忍耐加上敬虔,敬虔加上手足之愛,手足之愛加上博愛」(彼得後書1:5-6)。某個周日的禮拜後,牧師講到這段經文,我邀女兒一起抄下這段經文,分享字裡行間的感受,兩人勾勾小指,說好要為這段經文努力,彼此期勉將來為此作見證。

讀了經文金句,我不忘順便抄下伍爾芙的這句話:The eyes of others our prisons; their thoughts our cages. 與女兒相互提醒共勉。

缺乏自我思辨的能力,別人的看法和想法,終將成為囚錮女人的牢籠。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