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257665/article-link/

首頁 安居

花果書籤 庭院賦詩贈親友

苦瓜吟·柿子吟 苦瓜吟·柿子吟
菊花詩又二首 菊花詩又二首

我平生喜愛園藝,自移民來美,買了一間占地50X100呎的小房子後,內心非常高興、滿足。房子不大,三房兩廳,小家庭,綽綽有餘了,我尤其高興房子的四周有一些空地,這大大的滿足了喜歡拈花惹草的新主人。

其實那老房子的四周也種植了一些花樹,但依我看,只是按照都市、社區的要求,種幾株青綠,應景點綴罷了。搬了進去以後,我開始自己的園藝計畫。在這塊不大的地方,特別闢了一小塊菊花圃,是專門種菊花的。

在所有的花卉裡,我最愛菊花。因為菊花很容易培植,生命力堅強,病蟲害少,是多年生草本植物,它的花色極多,花型紛繁,開花以後,不像一般花卉,過幾天花瓣紛紛掉落…,而且開花期,一般都在秋風瑟瑟,百花凋殘的時候…,總之,菊花被喻為花中的君子、隱士,讓人喜愛。我的菊花圃在移民來美的第一個家一一松蔭廬,開張時,就種了四款不同花色的菊花,那年秋天花開時,讓我非常高興,我特別買了一個照相機,把它的倩影存留了下來,然後拿到照相館沖洗,後來,覺得這麼漂亮的照片,實在不宜一人獨享,決定把它裁成書韱,送給親朋好友一起分享,在製作過程中,覺得照片的背面,一片空白,十分單調。應該題詩一首來補白,遂又增加了寫詩的工作…。

寫四首五、七言的菊花詩,用去了我好幾天的時間,完稿後,我想:以後再也作不出菊花詩來了。可是種了菊花後,一發不可收拾,從此年年種,年年有題詩的需要。我在搜盡枯腸之餘,有一天忽然想起,「紅樓夢」裡不是有一章節,寫住在大觀園裡的賈寶玉和小姐們結社作詩的場景麼?遂打開來看看,發現是:史湘雲住在蘅蕪院與寶釵夜裡設東擬菊花詩題事。在寶釵的導引設計下,擬出了:憶菊、訪菊、種菊、對菊、供菊、詠菊、畫菊、問菊、簪菊、菊影、菊夢、殘菊等十二題…。我讀後,詩思頓開,從此可以應付諸多的菊花書籤。

離開松蔭廬,遷移亦可居以後,我把亦可居的前庭後院又做了一番改造,除了新闢一塊菊花圃外,也種植了一棵觀賞用的桃花,還有柿子、枇杷、石榴…等等喬木,又搭了兩個瓜架來種植瓠瓜、葫蘆瓜、絲瓜、苦瓜等等。這些植物不但能開出美麗的花朵,還能結出豐碩的果實,不但增加了我書籤的品類,也直接促進我更努力寫作。有關柿子、枇杷、石榴或瓜果的詩歌,雖然也可以找到一些古人的作品,但我覺得大都屬於泛泛之作,也許這些花樹瓜果都太平凡,太常見了,寫作的人,無法凡中見奇,也不願意費心思、勤推敲、苦經營…。最後我只好努力搜尋各種瓜果的資訊,為它們寫上一兩首不同他人的詩歌。

這二十多年來的拈花惹草,留下了近百張的私房花果書籤,當然也先後送了近千張給散居在世界各地的親朋好友;有時也送給愛讀書的朋友,讓他們在讀書之餘,有時會無意間看到一位想念他的遠方朋友…;我後來還用它來替代,在市面上再也買不到的賀年卡;去年我參加的社區松柏會,每年一度的尊老敬賢活動,會裡一直想不出,買什麼禮物來送給這些年過八十的耆老們,我後來建議:每位耆老送一套八張,我當年製作的書籤,反正「秀才人情紙一張」,松柏會是個窮團體,這些耆老們,兒孫滿堂,大都得到不錯的照顧,他們平素在家,很多人都喜愛蒔花、閱讀、寫字、畫畫兒……。這個提議得到理事會的一致通過。會裡請印刷所將那套書韱印了五十套,我還約了四、五位理事到舍下,費了一個晚上,在每張書籤上打洞,綁上絲帶,才完成了這件大事。這大概是我二十多年來,這些無心之作,所發揮的最大邊際效用了。

菊花詩二首。 菊花詩二首。
石榴吟·曇花吟 石榴吟·曇花吟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