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25140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追江豚的人 活的檔案館

長江江豚天然一副笑臉。(取材自微博) 長江江豚天然一副笑臉。(取材自微博)
長江江豚天然一副笑臉。(取材自微博) 長江江豚天然一副笑臉。(取材自微博)

春天,江豚最喜愛出現的水域點是老下關四號碼頭周圍,牠們在這裡追逐示愛,繁殖後代;夏天,江豚最喜愛活動水域是長江大橋到長江三橋之間,循環往復地從上游衝浪而行;秋天,江豚最喜愛三汊河、金川河和外秦淮河長江出水口附近的水域,在這裡捕食玩耍。冬天,江豚則最喜愛中山碼頭周圍的一片水域。

在南京長江水域岸邊,有一位市民利用業餘時間,觀察和記錄了江豚的生活世界。這一堅持,不知不覺已有十年。

他拍下了數萬張江豚生活照片和眾多的視頻,發現了一套江豚出沒的規律,不僅成為南京長江水域江豚資料民間最全的持有者之一,更成為江豚觀察專家和江豚保護志願者。他被人稱為南京江豚活的檔案館,儲的影像資料吸引了包括中央電視台等媒體的關注。

★用望遠鏡 看到黑色大魚

50多歲的武家敏,此前一直居住在靠近長江邊的老下關地區,他是南京鐵路物資公司的一名政工師。以前的南京下關經常可見到市區難以尋覓蹤跡的野生動植物,業餘時間喜歡攝影的武家敏開始留意這些在當時還是「非主流」的東西。

談到「拍江豚史」,武家敏笑說,純屬機緣巧合。2007年秋天,他照例站在辦公室陽台上,用望遠鏡觀看長江大橋風景,意外發現橋墩旁的江面上有幾個黑東西,一起一伏的。「雖然在江邊生活多年,但這個東西我以前沒有看到過,特地跑到江邊觀看,這幾隻黑脊背的『大魚』是什麼東西。」

武家敏說,看到這種似魚非魚的東西,還真叫不出名字,好在熟悉江邊的漁民,一問才知道那動物叫江豬子,回來一查,原來牠的學名叫長江江豚,生存環境不容樂觀,數量日益減少。

此後,武家敏開始有意關注老下關長江水域的江豚。每逢周末,他就在長江大橋與三橋之間的江岸線上奔跑。連他自己也沒有想到,這一關注一晃竟然就是十年的時間,他也用手中的鏡頭記錄了江豚十年。

★10年堅持 摸清江豚習性

十年來,武家敏的足跡幾乎遍及南京長江段所有的江岸線,拍攝了許多珍貴的江豚視頻和數萬張照片。風雨中的武家敏騎著摩托車,背著攝像包,脖子上掛著攝像機,熟悉地盯著江面掃視著,「騎著摩托車沿著江岸線追尋江豚的足跡,有時候一等就是一整天,也難覓牠的靚麗身影,很是沮喪。有時意外碰到江豚飛躍在江水裡,感覺如獲至寶,一隻腳撐住摩托車,右手『啪啪』地按下快門,左手打開攝像機的開關,不停掃瞄江面,拍下千載難逢的場景。」武家敏興奮地比畫著他看到江豚時的場景,那曾經的尋覓無果的失落蕩然無存。

十年來,武家敏光是摩托車就騎壞了五輛,行程基本都能繞地球走上一圈了。多年前一直在江邊打魚的漁民周師傅這樣說,「老武現在成江豚專家了,只要他想看,就能看到,而且還能拍到,別人可做不到。」

長年累月的追尋,武家敏已能根據氣候的變化以及南京沿江狀態,總結出江豚出現的規律,確定江豚活動的範圍。「江豚活動的區域主要集中在南京新生洲下游與南京長江大橋江面上游這一水域。」武家敏說,可以確定南京長江大橋上下游至南京二橋之間,是江豚活動較多的區域,該江段江豚大約有50頭左右。

據武家敏多年的觀察,雖然科考機構統計目前游弋於長江的江豚僅存不到千頭,但在南京段長江水域的江豚約有60多頭,這個數量可說是十分稀少。

★盼長江江豚 成為南京名片

十年來跟拍江豚,也讓武家敏拍出了不少得意之作。比如,今年5月19日中午,武家敏在南京老下關江邊拍到了江豚飛躍出江面的瞬間畫面,可謂是最精采;7月的一天晚上7時多,他在江邊碼頭處發現江豚群約50頭三五成群向上游追逐而行,可謂最壯觀;2013年11月30日上午,他在長江潛洲島拍攝到江豚追食野鴨的場景,可謂最風趣……。

為了更好地保護長江江豚和長江流域生態環境,2014年1月,南京市政府提出對江豚實施保護,當年9月,省政府批准設立南京長江江豚類省級自然保護區。保護區內,新建碼頭、港口碼頭將受到嚴格限制,同時,保護區內的漁民也將逐步退出,最終實現在保護區內徹底禁漁。

此後,南京江豚保護協會經南京市民政局註冊的野生動物保護領域的社會團體於2015年7月發起成立,武家敏是創立協會的六人之一。

「長江江豚是南京代表性物種之一,南京也是全國僅有的在城市中心江段有野生江豚棲息的城市。為了讓更多人關注長江江豚和長江生態保護,擴大南京長江江豚的知名度和影響力,我願意和協會江豚保護志願者一起努力,將長江江豚打造為南京的城市物種名片。」武家敏說道。

★受到保護 江豚數量增加

觀察江豚10年來,武家敏說,他最大的感受就是江豚越來越受到人們的保護,除了數量越來越多外,牠們被傷害的途徑也越來越少了。

「我最早看到江豚時,牠們也只有三、五頭,後來數起來有十幾頭,最近幾年來,逐漸增加到五、六十頭了。」武家敏說,不僅江豚的數量在增加,隨著管理部門的規範,捕魚得到有效整治,加之環境改善,江豚的生存環境也越來越好。

但另外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是,長江上航運船舶對江豚的傷害目前尚無法完全避免。「雖然航道有固定的線路,但江豚並不一定能避開,也因此避不開被傷害。」武家敏說,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到保護江豚保護人類朋友的行列中來,共同營造一個和諧美麗的生態家園。

★未解之謎 躲到何處避暑

「陰天的時候,江面上起點小風,但又不能太大,江豚出現的概率比較大;而在枯水期,配合較好的天氣,江豚也會出現……」武家敏說,黑耳鳶捕魚,江豚也要捕食,經常會出現黑耳鳶與江豚同戲江面的場景。「江豚可能怕熱,尤其是太陽烈的時候,絕少見到江豚出現。特別是今年南京的江面在高溫炙烤下大約有兩月之久,市民就難得一睹牠的芳容了。那長江江豚躲到何處去避暑了呢?這真是一個謎,我正在尋找答案。」武家敏笑稱。

(取材自紫牛新聞)

武家敏。(取材自微博) 武家敏。(取材自微博)
武家敏。(取材自揚子晚報) 武家敏。(取材自揚子晚報)
江豚。(取材自微博) 江豚。(取材自微博)
江豚三五成群。(取材自微博) 江豚三五成群。(取材自微博)
歡騰的江豚。(取材自微博) 歡騰的江豚。(取材自微博)
武家敏觀察到市民租船放生40桶黑魚,引來成群江豚爭搶覓食。他呼籲市民不要放生黑魚。(取材自微博) 武家敏觀察到市民租船放生40桶黑魚,引來成群江豚爭搶覓食。他呼籲市民不要放生黑魚。(取材自微博)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