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210852/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厄瑪襲佛州 逃不逃都一樣?

佛州沿海的Keys遭厄瑪颶風蹂躪。(EPA) 佛州沿海的Keys遭厄瑪颶風蹂躪。(EPA)
加油站被厄瑪颶風破壞。(路透) 加油站被厄瑪颶風破壞。(路透)

9月初,颶風厄瑪(Hurricane Irma)侵襲佛羅里達州,風速高達每小時180哩,是大西洋上第二強的颶風。它由南至北,聲東擊西,先掃過佛州南部的Key West島礁,接著登陸佛州本土那布勒斯市(Naples),然後北上,最後在佛州西岸的坦帕(Tampa)登陸。颶風到來前,佛州政府下令16個郡的居民強制撤離,而另外13個郡自願撤離,須撤離的居民達到630萬人,為美國歷史上最大的撤離行動之一。結果,成千上萬輛汽車堵在高速公路上,有的汽車為了加油要等幾個小時。有的居民乘飛機離開,在機場排隊幾個小時。截至9月11日,大約600萬人遭遇斷電,占全州人口的三分之二,許多地方斷水。

佛州華人有的響應州府號召,緊急撤離,有的則不畏颶風,堅持留下。對於是否應該撤離,也各說各話。留守者認為,沒有必要逃離,因為颶風並不可怕;而逃離者則認同州長的說法「房屋可以重建,生命不能重建」。也有人建議,如果遇到危險,還是要逃離為好。

連人帶狗住進庇護所

蔡醫生((Harold Tsai))及其家人住在佛州東南角的頂端那布勒斯市,颶風到來時留在當地。他在接受電話採訪時說,政府提前兩天號召大家趕快離開,因為當地是必須撤離的地區。「許多人都走了,我們沒走,而是在當地一家庇護中心躲了兩天。」

他說,之所以沒有北上,是因為行動不便,因為家裡人口比較多。他有三個孩子,最小的是兩歲的女兒,還有分別為11歲和14歲的兩個兒子。更大的問題是,「買不到汽油」,附近加油站都沒有油。他說,他們家本來養了兩隻狗,岳父母也與他們生活在一起,又帶來一隻狗,「我們家一共有三隻狗,這麼多狗狗無法住旅館」。

於是,他們一家帶著狗狗住進了一個小學改成的庇護所。他說,颶風厄瑪來襲時,他們躲在學校裡,不敢出門。「我們就聽到風颳得很大,雨下得也很大。」不過,他們提前購買了瓶裝水、麵包和牛奶,吃喝沒有問題。兩天後,他們就回家了,主要是庇護所裡人太多,很擁擠,晚上睡不好覺,加上天熱,不停地出汗。

颶風過後,他們回到家裡。他查看一下,發現損失也不很嚴重,幾棵大樹倒了,砸在游泳池裡和道路上。因此,他要請人把樹鋸斷帶走。厄瑪風力巨大,摧毀了許多房屋,許多人沒有地方住,有的地方停電,還有的停水。「我們這裡還好,只停了三天電。」

蔡醫生家的游泳池蓋被大樹砸塌。(蔡醫生提供) 蔡醫生家的游泳池蓋被大樹砸塌。(蔡醫生提供)

他發現,許多鄰居也沒有走,因為他們都養有貓狗。因為沒有電,屋裡空調不能開,感到很熱,老是出汗。手機有時行,有時不行。他的泌尿科診所也停診兩周。「如果有急診,我請他們去醫院。」孩子也無法去上學,因為許多學校都改成庇護所了。

迪士尼躲風災 當度假

Nancy家離佛州的Key West不遠。她說,她和母親住在自己的植物園裡,裡面有上千棵果樹。佛州政府提前一周就預報將有颶風,「而且風眼就在我們上面」,她們屬於必須撤離的人。由於擔心會出事,她帶著媽媽一起北上。

她說,天氣預報說,厄瑪颶風將沿著佛州南部的東部北上,她查地圖發現西部的坦帕相對安全,於是她就開車往西行,先去坦帕。但是,颶風後來由東轉向西,她又趕緊開車去了靠近東邊的奧蘭多(Orlando)。她表示,80多歲的母親平時不願出門,她想這次帶媽媽度個假,趁機玩一下。她說,因為走得早,路上沒有交通問題。她們住在四星級的酒店裡,樓下餐廳全天開放,生活很好。颶風過後,她們沒有急於回去,而且去了迪士尼樂園,發現裡面的人和她們一樣,都是躲風災的。有位孩子家長說,孩子對風災全然不知,覺得來迪士尼很好玩。

當地在周四才恢復通電,鄰居告訴她後,她才開車回家。到家一看,房子沒有進水,因為裝了防風門,但是掉了一些瓦片。她說,她的房屋也買了保險,但是不保颶風損失。園子裡的樹倒了200多棵,而棕櫚樹和椰子樹不怕風雨,一棵也沒倒。「樹倒了就倒了,樹沒有保險,無法索賠。」而她們養的Koi Fish還活著,讓她驚奇。

Nancy家的果園被吹倒200多棵樹。(Nancy/提供) Nancy家的果園被吹倒200多棵樹。(Nancy/提供)

政府要求把倒的樹放在門口,他們派人處理。她感到,災後一切很有序,加油、買水都有警察在旁協助,只是商店大多關門,「即使開門,裡面也沒有什麼東西,因為東西都被搶購完了」。她聽說,當地的麥當勞是第一次關門,說明這次颶風是有史以來最大的。當地華人很少。有些鄰居沒有出去,而是待在家裡,因為他們家裡有發電機。她說,「鄰居都很好,風災後馬上打電話,告訴我們房子和果園的情況」。

她說,她家附近有個水果店很有名,叫「Robert is Here」。因為Robert在風災時沒有離開,當地電視台還採訪了他。他在電視上表示,他「不會離開,要堅守」。由於他的精神很動人,因此政府災後第一天就給他的商店送電。她認為,這次風災政府做得不錯,居民配合得也很好。

颶風改道 訪問生鬆口氣

小陳是邁阿密醫學院的博士生。他說,颶風來前,他正在Islamorada島上進行醫學生輪轉學習,指導教師告知將有一個颶風要來佛州。學校要求在颶風周三來到前,訪問學生必須返回邁阿密。於是,他和同學一起回到邁阿密。

回到邁阿密後不久,他又接到強制撤離的命令,於是他和幾個同學又北上去西棕櫚灘。「在那裡,我們住在一個同學的父母家裡。」他們住在一個鐵皮房子裡,說是能抵抗颶風。他們把窗口關上,準備備用物質。但是,新聞說颶風路線轉移了,讓他們鬆了一口氣。

他說,他感到很幸運,因為當地竟然沒有停電,但道路被阻,因為許多樹木倒了。於是,他們又幫助清理道路。然後,他們返回邁阿密時已經停電,但邁阿密大學醫院還有電。邁阿密損傷嚴重,許多路燈都毀了,軍隊和警察把守道路。

恢復電力後,生活又恢復正常。到了周四,商店又重新開門,人們回去工作。學校到了9月18日才開門。許多老人開始從Keys島嶼轉回邁阿密大學接受治療。「作為醫學生,我也要去幫忙。人們又回來在一起,開始重建,並向那些失去家園的人提供食物。」

二遇颶風 不再外出躲避

引小路住在奧蘭多附近的墨爾本市(Melbourne),靠近佛羅里達州的東海岸。她說,今年厄瑪颶風來襲前,她所在的郡不在撤離範圍內,同時無法確定颶風的行走路線,因此就決定待在家裡,經歷了一次「颶風體驗」。她表示,颶風來到時,每小時風速是95哩,確定為颶風二級,風力覆蓋整個佛州,比較罕見。

汽車被厄瑪颶風掀翻在地。(路透) 汽車被厄瑪颶風掀翻在地。(路透)

她說,去年颶風要來,她和老公及孩子出去躲避颶風,出去玩了兩天。她當時很害怕。她還準備一個行李,裝上日常必需,準備跑路。「我把被子、衣服和鞋子放在架子上。」她說,她住的這種房子是一層,沒有地下室,不怕颳風,就怕下雨。如果靠近海邊,估計海水能夠上來一兩呎。颶風來前,朋友都勸她趕快逃離,因為電視上的新聞太可怕了。「電視鏡頭總是瞄著加勒比海的悲慘場面。」但是,他們決定這次不再逃離。

颶風是星期天到的,「我夜裡只睡兩三個小時,主要是緊張」。而老公和孩子不Care,睡得很好。颶風到來時,電沒了,聽說是電力公司關掉了。「我家停了16個小時的電。」停電後,她就用自己的發電機發電,「不開空調太熱,受不了」。她估計,有七八成的住家停電了,有一半很快恢復。有了電,WiFi可以工作,但是手機效果不好。好在有個微信,可以在上面交流。

回想颶風經過的感受時,她覺得就是「煎熬」,不知道颶風何時到來,造成什麼樣的損害。第二天早上,風停了,她出去檢查損失,她的院子有3.5英畝大,樹很多,許多樹被吹倒,但是沒有砸到房子。她去街上看看,發現紅綠燈不Work,出現了撞車的情況。她聽說,跑路的容易倒霉,汽車停在路上,沒有油,也沒有水。

根據颶風走向 決定去留

王央住在棕櫚灘郡(Palm Beach County),在邁阿密北部大約一個小時的車程。她說,她所在的郡屬於自願撤離的地區。但是,在佛州居住十年的她沒有撤離,而是留在家中,結果當地沒有停電和停水,一切正常。

王央說,颶風的最大影響是斷電。(美聯社) 王央說,颶風的最大影響是斷電。(美聯社)

她認為,現在科技很發達,可以預測到颶風的走向。「不過,為了安全著想,颶風來了就要撤離。」颶風在海上也會經常變化,她主要觀察颶風的Eye在哪裡,直到最後確定了颶風的路線,才決定撤不撤。「人們可以提前兩三天知道。」有人擔心開車北上躲避颶風會遇到缺油和缺水的問題。她表示,石油公司也在工作,把汽油往南方運。如果一個加油站沒有了,可以等到汽油再運來,也可以去下一個加油站。這些都不是問題。

她說,像厄瑪颶風這樣的大颶風大約一、二十年來一次。上一次是2005年的大颶風,吹掉她家屋頂的幾塊瓦片,「當時我們還沒有搬到佛羅里達」,就請人修理一下,花了幾百元。作為房地產經紀的她表示,當地的房屋都要購買颶風險,如果是颶風造成損失,就可以申請賠償。

佛州國民警衛隊向災區運送飲水。(TNS) 佛州國民警衛隊向災區運送飲水。(TNS)

颶風造成的困難一般是停電和停水,但一般家裡都備有發電機。這一次,停電和停水恢復得較快,尤其是大的社區,而小社區恢復得較慢。有的華人家裡停電停水,需要用廁所,就通過微信群求助。也有的人去圖書館上廁所。「我有一個空房子,也讓朋友來洗澡。」她表示,這次颶風過後,公司放一周的假,學校也一周不上課。有人帶著孩子去海邊撿水果,孩子很高興,像度假一樣。

留在佛州 享受陽光沙灘

蔡醫生說,他在佛州生活許多年,已經習慣了颶風。「每年6月到11月,就是佛羅里達的颶風季。」但是,這次的厄瑪颶風特別大,比較危險。他表示,未來他沒有搬往其他州的打算。若是去加州,加州有地震;若是去紐約,紐約有大雪。因此,他還是希望留在佛羅里達。

厄瑪颶風將房屋摧毀。(美聯社) 厄瑪颶風將房屋摧毀。(美聯社)

引小路說,她的許多鄰居都是從北方搬過來的。許多紐約、新州的醫師、律師退休後搬到佛州。還有許多退休人士,冬天去佛州,夏天回北方。她表示,也有人來到佛州居住,但是經過一次颶風後,就賣房子搬回去了。她說,雖然有颶風,但是她還會留在佛州,主要是因為佛州玩的東西多,天氣好,沒有冬天,隨時可以衝浪,物價低,但是佛州南部比較貴。這裡有網球俱樂部和高爾夫俱樂部,冬天也可以打球。佛州沒有州所得稅,房地產稅約在1.5%。她說,佛州雖然有颶風,但是不像外人想像的那麼嚴重,沒有生命危險。

她過去在新澤西州的製藥公司嬌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工作。2011年,她要隨著老公搬到佛羅里達居住,於是就請辭去工作,但是公司挽留她,允許她Work at home。「現在,我在電腦上工作。」2016年,她住在靠近海邊的房子裡,但是經過當年的颶風以後,他們搬到離海邊有一段距離的房子裡。這個新買的獨立房屋是鋼筋水泥房。「1970年代以後,為了防颶風,佛州推行這種房屋。」她的房子有2700呎,每年的房屋險就是2900元,包括颶風險,但是沒有水災險。

她說,因為佛州每年都有颶風,所以有許多防風措施。例如,蓋水泥房,蓋得矮一些,一般是一層,有錢人住兩層。「如果是防風屋頂,保險費可以降一點」。同時,這裡還有門窗的保護措施,安裝上保護層,就像捲簾門一樣。富人喜歡買海邊水泥房,要五、六十萬元一棟。這些房子後院就是一條內河,內河向外連著大海。因為靠近海邊,保險比較貴,每年兩、三千元。

厄瑪颶風對停在海灣裡的船造成傷害。(路透) 厄瑪颶風對停在海灣裡的船造成傷害。(路透)

她家買了一條船,放在俱樂部的海灣裡。「這個海灣是內灣,颶風吹不走。」她說,她的老公原來從事石油行業,在佛州找到工作。她隨著老公去佛州。但因為油價猛跌,老公就失去工作,自己做生意。在當地,英國移民不少。她說:「老公是英國人,他和孩子都不喜歡冬天。」

颶風過後,大批逃離者返回佛羅里達。(路透) 颶風過後,大批逃離者返回佛羅里達。(路透)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