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210672/article-link/

首頁 紐約

墨裔青年吟詩: 我已沒有祖國

在夢想生分享會過後,大家與夢想生抱在一起,表示對他們的支持。(記者陳小寧/攝影) 在夢想生分享會過後,大家與夢想生抱在一起,表示對他們的支持。(記者陳小寧/攝影)

「童年抵美暫緩遣返計畫」(DACA)延期的申請截止日已到,美國80萬夢想生(Dreamers)的未來仍沒有定案。三名來自紐約市立大學(CUNY)夢想生聯盟的學生5日在曼哈頓社區學院分享自己的故事,希望呼籲更多人幫助他們,讓國會盡快通過夢想法案(Dream Act)。

「他們說所有的生命都重要,但是不包括我的和我們的。他們利用我們、控制我們、遣返我們,他們告訴我們回到各自的祖國,但那不是我的祖國。我們失去了祖國、身分認同和文化。」21歲的Mirella Ramirez-Munoz在會議上朗讀自己創作的詩,表達絕望的心情。

在市大讀政治科學專業的Mirella Ramirez-Munoz,12年前、九歲時隨父母從墨西哥來到紐約,在這裡長大。直到即將高中畢業,她才了解自己的無證移民身分,於是迅速申請了DACA項目。她指出,有了DACA的工作許可後,她能夠工作,幫助家裡緩解經濟負擔,並支付一定的學費。入學後通過參加一些帶薪實習,不僅讓她有了零花錢,也讓她更加了解社會。在闊別家鄉11年後,她也終於有機會在去年回到墨西哥看望祖父母。

Mirella Ramirez-Munoz指出,她的工作許可將在2019年10月過期,如果夢想法案不能通過,她無法預想自己未來的生活會怎樣。「我從小在這裡長大,知道美國的歷史、文化比墨西哥還要多,無法想像如何在墨西哥生存」。此外,如果真的無奈被遣返,她將與在這裡的父母及兄長分隔兩地。

同樣出身於墨西哥的Isaac Montiel,13歲時隨母親來到美國,目前在市大學習計算機技術專業,並利用課餘時間在一所公立高中作為技術支持人員實習。他原本打算畢業後在技術領域找一份工作,負擔家裡的開銷,但由於工作許可將在2018年10月過期,不知道以後會怎樣。

作為市大夢想生聯盟的共同主席,在總統川普宣布廢除DACA計畫後,Montiel曾多次作為夢想生代表前往白宮進行抗議。他表示,自己站出來不僅是為了留在美國,更是為了美國80萬名夢想生以及紐約的3萬名夢想生。

市長移民事務辦公室代理主任Bitta Mostofi到場支持,表示紐約市府將會盡各種努力保護夢想生,同時呼籲更多人群策群力,促使國會通過夢想法案。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