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20206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汽車

手機電召客車的存亡

Uber營運牌照屆滿後不獲倫敦交通部門續約,對於筆者來說是壞消息,因為每逢短居倫敦期間,Uber幾乎是主要使用的交通工具。

為何鍾情於Uber?那是基於用家最現實的理由—它的收費最便宜!

比如是乘Uber要付十八鎊的車費,同樣的車程另一手機電召客車服務Addison Lee要收二十六鎊。

若然是乘Black Cab的士就可能要付超過三十五鎊了,還要視乎交通狀況呢!

況且的士服務大多集中於Zone 1旅遊區地帶,其他住宅地區除了車站外,休想容易在街上等到一架吉車的士駛過。

Call Uber嘛,最慢只須三分鐘!倫敦的Uber司機超過四萬人,梗有一輛在你左近,超方便。

不過撑歸撑,Uber的服務水準近來每況愈下又確是事實。兩年前,幾乎每次都遇上新簇簇整潔的車輛,司機大多斯文有禮。

近來,曾數次倒楣走上髒兮兮的車廂裡,真是老不願意將屁股坐上去,還要全程以紙巾掩鼻,減低車裡臭氣來襲。

司機不諳英語是另一問題,有些抵埗剛半年的新移民竟膽粗粗當起Uber司機來,他們既不懂路,也不懂英語,單靠GPS引路,連司機自己也不清楚身在何方,乘客的安全就更難保障了。

聽說從今年9月開始,Uber規定要司機考英文試,若不及格就要被強制完成規定的英語課程,方能當Uber司機。

此舉固然是好,不過似乎是有點姍姍來遲了。

不過有些乘客就更倒楣透頂,不幸遇上色魔司機而身心受創,間接也構成Uber不被續約的原因,這回且看新CEO可有扭轉乾坤的辦法了。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