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88387/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成都民間的跳傘教練

炫目的藍天,遠處的飛機,就是一幅飛翔的畫卷。(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炫目的藍天,遠處的飛機,就是一幅飛翔的畫卷。(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生活中的小丁。(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生活中的小丁。(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俯瞰大地,擁抱一次淋漓的飛翔,這是人類亙古的嚮往和夢想。在成都,有一群人,為了這個飛翔的夢想,一次次從高空跳下,衝動無法遏制。「當你試過一次從4000米高空跳下來,很有可能就再也回不去了。」說這句話的時候,30歲的小丁正在教一個新學員疊傘包。作為成都一個有跳傘教練資質的人,他用五年的時間,從跳傘小白,成長為中國首批民間跳傘運動專業人士。

★第一跳 他突然想回家了

小丁本名丁浪諾,圈裡人都叫他「龍貓」。2012年12月26日下午3時,他踏入跳傘的「大坑」,再也不回頭。

做了幾年遊戲製作人,25歲時,工作壓力很大的小丁到杜拜旅遊散心,並嘗試了跳傘。「我其實很恐高,但我覺得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恐高。」揣著不確定的心情,小丁背著傘包踏上飛機。4000米高空的飛機艙門打開的一剎那,他就後悔了,「門一打開,艙內一下就冷了,我瞬間緊張起來:我為什麼要坐在這裡?我們回家吧。」

艙門打開,看著同伴一個個跳下去,他把心揪了起來……,最終,教練從背後抱著小丁,站在門口倒數三秒。「一」,只數到「一」,數到「二」,人就跳下去了。「從來不可能數到三。」小丁笑著說,「因為很多人會在數到第二秒的時候,扒著艙門尖叫不放手。」

在230公里的風速下,小丁告訴自己,失重感都是大腦的想像而已。60秒後,降落傘打開,真正的刺激才剛剛開始。

失重感、墜落感、俯衝感,以及顛簸和旋轉。「有些人會吐,這是最可怕的事情。」小丁擠擠眼睛,開始描繪自己看過的視頻,「你想一想,吐出來的東西撲面而上什麼的……會怎麼樣?」

一切都很刺激,讓人血脈賁張,腎上腺素陡增。在這樣的生理變化中,小丁徹底「入坑」。「試過跳傘的人,20%只是一次性嘗試,再也不會繼續玩,80%會『上癮』,一直一直跳下去。」小丁說,「我就是那80%。」

★一直跳 超過500次

回到成都,他開始在網上搜尋關於高空跳傘的資料,卻發現寥寥無幾。「5年前的情況和現在完全不一樣,全國接觸這項運動的人非常少,中文資料幾乎沒有。」隨後,他買了一本英文教學資料,花了大半年時間啃完,「現在,這本教材裡的內容花一天時間,就能讓新學員掌握。」

2013年下半年,揣著自己啃了半年的洋墨水,小丁再次踏上跳傘之旅。在美國鳳凰城,他14天裡完成了25跳,拿到跳傘執照A證;隨後繼續學習,最終在22天裡完成了50跳,順利拿到了跳傘執照B證。

2015年5月左右,由於各種原因,小丁辭職。「跳傘不是唯一的原因,但肯定是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他坦言,在發掘出自己對這項運動的熱愛之後,已經完全停不下來,「按照我這樣的跳法,一年起碼一個多月在跳傘基地,普通的工作完全沒辦法做到。」

從2012年的第一跳開始,小丁已經完成了超過500次跳傘記錄,並拿到美國跳傘協會教練資質。作為全國第一批拿到教練資質的人員,小丁也是目前為止,成都唯一一個民間專業跳傘教練。

★高風險 只有20秒時間

在這500多次的跳躍中,並不是每一次都很順利。作為極限運動,跳傘始終是伴隨著高風險的。有一次,在基地地面上休息的小丁,親眼看著一名78歲老人在自己面前墜落。由於年歲太高,他在空中犯心臟病猝死,加上部分故障問題,一跳殞命。

危險並不止發生在別人身上。事實上,他自己也曾多次遭遇空中危機。

「2000英尺,也就是609.6米這個高度,標準行話叫做『決斷高度』。」小丁說,從4000米高度跳下後,根據人的體重不同,大約55秒左右,會到達1200米的開傘高度,而從1200米到落地,大約需要35分鐘,「2000英尺以下開傘就來不及了,所以如果跳傘出了故障,在這個高度前必須做出應對措施,整個反應時間大約只有20秒。」

小丁的經歷裡,也有一次主降落傘的傘繩發生纏絞,經驗不足的他沒有果斷切斷主傘,而是選擇了手動解結。「從3500英尺開始解,到我反應過來解不開的時候,已經掉到1800英尺了。」雖然這一次最終化險為夷,但是當時的心驚膽戰,銘記至今。

從第一次跳傘開始,小丁也曾遭遇家人的阻力。「這畢竟是有危險的運動,他們都覺得我沒事找事,在找死。」為了讓家裡人更理解跳傘是一項運動,小丁在今年7月帶父親去玩了一把心跳。

「跳了這麼久的傘,老爹算是我知道的第一個拒跳的乘客。」7月19日下午,小丁在朋友圈發出爸爸的視頻,老爺子搖著頭,打死不願意跳下去,「不過他自己雖然不願意跳,但家裡人都理解我的選擇了。」

目前,成都有跳傘執照的跳傘愛好者在20-30人,年齡大部分在25-35歲。倒回去5年,全國的跳傘愛好者,拿到執照不足30人。「2015年下半年,這個數據有個明顯的爆發。」辭職後,小丁一直在做跳傘運動知識翻譯和普及的工作,「因為有第一批教程問世,再加上包括我在內的第一批教練出爐,所以之前被壓抑的需求有了爆發。」但即使如此,目前中國範圍除開編制內專業跳傘運動員,有證的玩家依然不足300人。「我們預測,三年後將會迎來第二波爆發,這個數字屆時應該會超過千人。」

(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高空飛翔中的小丁。(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高空飛翔中的小丁。(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跳出飛機開始下墜瞬間。(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跳出飛機開始下墜瞬間。(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4000米高空跳下的前3秒,大腦都會一片空白。(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4000米高空跳下的前3秒,大腦都會一片空白。(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打開艙門依次起跳。(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打開艙門依次起跳。(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