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66345/article-link/

首頁 人物文藝要聞

黎錦揚:一輩子好運 十年寒窗一本「花鼓歌」

黎老先生的書房。(記者楊青/攝影) 黎老先生的書房。(記者楊青/攝影)

「我一向認為搞文藝的人,一半是基因和努力,一半是運氣。以我來說,運氣超過五成以上」。

黎錦揚回憶起年輕時代的歲月,歷歷在目。「我在二戰快結束時到耶魯大學讀戲劇系,英文不靈光,不到一個月,就申請轉學,老師是有名的Richard Eaton,他是美國名劇作家Eugene O Neil的老師,他說,你是來學舞台劇,不是來學英文,如果你寫一個劇本能在學校的戲院上演,你就能畢業」。

鼓起勇氣,夜以繼日地寫。「好在那時很窮,沒有費時請小姐吃飯看電影」,兩年以後,黎錦揚果然寫了一本能在學校上演的戲。

「演出後,一位美國太太給我一張名片,要我在暑期去見她,她是紐約來的文化經紀人Ann Eluo。不等暑假,我第二天就搭了一個小時的火車,到紐約見她。還沒有落座,她就說,從此不要再寫舞台劇,中國故事從來沒有上過美國的職業舞台,你可以改寫小說。她懂市場,我只好遵命」。

「中國話說十年寒窗。我寒窗了十多年,才寫出一本小說『花鼓歌』」,黎老回憶,當時書稿寄出十個多月,卻全無消息。經紀人最後來信說,這本書,大部分紐約出版社都退稿了,只有一家,架子很大,編輯不看稿,把稿寄給看稿的人去選稿。「我的稿子落在一位80歲有病的看稿人床上,他沒有精力寫一頁紙的書評,僅在稿子上寫兩個字『Read This!』寫完就登天了」。但正是這兩個字,「花鼓歌」1957年出版了,而且很快上了「紐約時報」暢銷書榜。

一位好萊塢製片商,出5萬元購買該書所有的版權,另一位百老匯製片人願出3000元購買舞台劇版權。「花鼓歌」次年被Joseph Field、Rodgers和Hemmerstein三大名家編成歌劇,後來又拍成電影,得到五項奧斯卡金像獎提名。美國輪胎公司及日本航空公司,邀請黎錦揚免費遊覽東南亞及歐洲,替他們寫遊記作宣傳。

「我把老爺車換了一部林肯,買了幾套新西裝,結婚成家」,十年內,黎錦揚出版了11本英文小說,中文短篇小說一冊,同時「花鼓歌」又在全美地方戲院重演,電影也出了DVD,「我改變了從前寒酸習慣,在餐廳吃飯,還要大聲搶著付帳。不是假大聲,是高興地大聲」。

黎老回憶,曾有不少年時間,他過著看似悠閒的生活,連兒子同學的家長都質疑「為什麼那先生遊手好閒?」他說,「人們所不知道的是,作家從來沒有停止過工作,每時每刻都在思考創作」。

看更多 103歲黎錦揚 滿屋書香 筆耕不輟

完整專題看這裡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