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66201/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習近平清洗高層將領 19大隱患全排除

中共將於10月18日召開影響未來五至十年權力布局的19大。會議前夕,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對軍方的清洗備受矚目。剛公布的19大軍方代表名單可看出,原在中央軍委擔任要職的多名上將,因與遭罷黜的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有關係,儘管五年來輔佐習近平穩定軍方有功,卻都無緣19大,有人甚至以涉及貪腐受查。而習近平在福建、浙江任職時的多位軍中舊識,即使只有中將軍銜,都被破格提拔擔任陸、海、空三軍司令。經過這輪清洗,中共軍隊可望純化為「習家軍」。

中共軍方上周公布303名出席19大代表名單,引起外界最大關注的,是主管軍方人事升遷的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陽、主管軍隊部署和軍事訓練的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兩名上將都榜上無名,證實海外媒體傳聞兩人已因貪腐問題被調查。擔任中央軍委委員的房、張兩人下台,與同屬主管軍隊人事和訓練的徐才厚、郭伯雄落馬如出一轍,折射中共軍方「前腐後繼」的宿命。

由於外界都把注意力放在房、張身上,軍方19大代表名單其他位高權重的上將銷聲匿跡,較未引起注意。事實上,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除主任張陽被踢除,屢傳涉及貪腐的副主任賈廷安、杜恆岩和吳昌德等幾位上將都榜上無名。類似情況在中共17大、18大從未出現。

他們全被排除在19大代表名單之外,年齡只是因素之一,同時也說明習近平迫不及待清除前領導人江澤民、胡錦濤在軍中的勢力。其中曾任江澤民辦公室主任、多年來以「監軍」身分安插到軍中的賈廷安被逼退最具意義,象徵習近平切除江派權力利益鏈,防止老人干政干軍,消除郭、徐隱患,取得最後勝利。

過去五年,習近平整肅軍隊,把郭、徐兩位軍頭拉下馬,並不意味他已完全掌控軍隊。因為江澤民、胡錦濤時代拔擢的所有上將,都經郭、徐點頭。郭伯雄就曾放話說,「即使把我們換下,上來的還是我們的人」。「太子黨」劉源上將則在內部會議痛陳,那些年晉升上將者,除他和另一名「太子黨」劉亞洲外,其他人都給郭、徐送過禮。如此一來,現在仍環繞習近平身邊、身居要職的高級將領,無疑與郭、徐仍是「命運共同體」。他們儘管嘴上天天喊「擁護習核心」,卻仍讓習近平很不放心。

因此官方新華社提出「假忠誠」、「真忠誠」問題,軍方清除郭、徐隱患行動一波接一波,調門也愈來愈高。從「徹底肅清」到「更加徹底肅清」再到「深入徹底肅清」,發展到現在的「全面徹底肅清」,不斷加碼。

而擺脫這些軍頭的潛在威脅,以便讓習近平任用放心的將領取而代之,俾鞏固軍權,中共19大成絕佳機會。事實上,軍隊將領代換工作今年初即已展開。陸續換上的解放軍參謀長、政治工作部主任及陸、海、空三軍司令,不是習近平過去舊識,就是曾被江派排擠的對象,他們有的只有中將軍銜。這些少壯派將領多數在中共18大前被邊緣化,18大後快速竄升,短短兩、三年間從正軍級到正大戰區級;他們與郭、徐的淵源相對較淺,受教育程度高,也較容易效忠「習核心」。

最典型的是剛被擢升為陸軍司令的韓衛國。他是7月28日被習近平拔擢的五位上將之一,兩年前才升中將,升遷速度在現役上將中絕無僅有。而被任命為海軍司令的沈金龍和空軍總司令丁來杭,儘管被習近平直接拔擢到通常是上將軍銜才能擔任的三軍統帥,卻至今都仍是中將軍銜。

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早被納入「習家軍」,對習近平絕對忠誠。例如丁來杭是習近平任福州市委書記和福州軍分區黨委書記時的舊識,當時任空八軍駐福建漳州參謀長、空軍福州指揮所司令。新任中央軍委紀委書記張升民,也是一年之內獲三次晉升的「習家軍」要員。

剛被擢升為聯合參謀部參謀長的李作成,儘管曾參加對越南作戰,立有戰功,卻於2002年因搬移軍部的江澤民語錄牌,被貶任廣州軍區副參謀長,直到胡錦濤時期才被重新啟用。如今成「習家軍」要員,順理成章。現任裝備發展部部長張又俠,是習近平器重的「紅二代」密友,也有望在19大後接替范長龍,出任中央軍委副主席,以確保軍方為習近平進一步集權,並在中共20大後仍繼續掌權保駕護航。

點我看中共19大相關報導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