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66116/article-link/

首頁 旅遊洛杉磯

華裔情侶 機車壯遊阿拉斯加

范子毅抵達普拉德霍灣油田的死馬(Deadhorse)鎮。(范子毅提供) 

范子毅抵達普拉德霍灣油田的死馬(Deadhorse)鎮。(范子毅提供)
范子毅和女友騎機車從南加前往阿拉斯加旅行三周路線圖。(范子毅提供) 

范子毅和女友騎機車從南加前往阿拉斯加旅行三周路線圖。(范子毅提供)

南加州一對華裔情侶月前獨自騎機車前往阿拉斯加旅行三周,平均下來每天騎行路程為400至500哩,壯舉讓身邊朋友聽後大呼驚嘆。范子毅(John Fan)表示,這段旅程為他和女友留下深刻印象,能完成旅程他們也感到很意外。希望未來能騎著機車去更多旅遊勝地,遊山玩水。

范子毅是南加州愛迪生電力公司(Southern California Edison)IT部門的工程師,一直住在艾爾蒙地市,女友Disi Gao則是建築設計師,兩人因共同的興趣愛好走到一起。平日范子毅和一群南加喜愛騎機車的人士常常有聚會,一起騎車去各個國家公園,他最喜歡的是天使國家森林公園,但這裏卻是他受傷最嚴重的地方。幾年前一次周末例行外出時,他和朋友們賽車,結果發生車禍導致肋骨斷了數根,頭部、手臂等身上多處受傷。

這次嚴重的車禍令他短暫性失憶,卻並沒有打消他熱愛騎機車的熱情。同時他也因此收穫了愛情,在他康復後和騎友們的一次聚餐中,他認識了女友Disi,「當時Disi並不會騎車,她是朋友的朋友,後來慢慢地跟他們組織互動熱絡,2014年也加入了騎行小組,成為當中一員」。

范子毅屬資深車友,騎車十年來去了不少地方,如舊金山、科羅拉多、黃石公園,通過公路旅行(road trip)的形式去了很多地方。此次騎著去阿拉斯加的機車是他2008年購得的一輛賽車型機車,「當我和Disi走在路上時,別人看到我們騎的是賽車型機車,都十分佩服我們」,因為這種遠途旅行,大家常常選擇冒險型機車(adventure motorcycle),而非賽車型(racing motorcycle)。

冒險型機車通車比較重,兩側空間也比較大,可載幾十磅的裝備,比如衣服、儲備的乾糧、在戶外露營的帳篷及修機車的工具,而且手柄部位,還可以裝置遮風擋雨的皮罩,即使長途旅行遇上刮風下雨,雙手也不會暴露在外,不適感減輕許多。

范子毅說,大部分人不會騎賽車型的機車去那麼遠的地方,只會放在家裡欣賞或短途行程,但他卻認為既然喜歡,就一定要利用起來,所以他才會有騎賽車機車去阿拉斯加的想法。

開始阿拉斯加行程之前,他上網做了許多功課,包括什麼季節最適合去、路線規劃、每天預計要騎多久等。騎車多年下來,他自備了一套修車工具,平日會上網看視頻,學習修車技能。今年6月24日他們終於開始阿拉斯加之旅,他們從南加艾爾蒙地的家中出發,經過猶他州穆雷(Murray)、蒙大拿州米蘇拉(Missoula)、加拿大班夫(Banff)、加拿大阿伯塔省大草原城(Grande Prairie)、溫哥華、白馬(Whitehorse)、道森(Dawson)、最後終於到達阿拉斯加州的費爾班克斯(Fairbanks)、Wiseman以及阿拉斯加北極海海岸上的普拉德霍灣(Prudhoe Bay)。之後在7月4日折返,並在7月15日返回南加家中。

范子毅說,一路上的確遇到不少艱難險阻,特別是遇到路況不好時,不同於大城市的水泥路面,很多道路都是泥土砂石路,「這對輪胎磨損特別大,稍不注意就容易戳破車胎」。還有一次他們在旅館休息,第二天一早準備出發前,發現機車煞車連結的一根導線被人為破壞剪斷,「雖然只是一根小小的導線,若當時沒有發現問題,到時候在路上無法使用煞車,後果將不堪設想」。有時若遇上天氣不好下起雨,手套內常常浸水,加上大風,讓手部感到又冰又痛,這時就得停下來稍作調整,洗個熱水澡,吃上一頓豐盛的餐點,美美地睡上一覺,消除疲憊和不適感,第二天再繼續上路。

完成這趟旅行,范子毅和女友感到特別自豪,他說,一路上看到許多來自其他城市或是國家的騎友,大家對兩人騎賽車出行的決定和毅力大為嘆服,紛紛要求合影留念。范子毅說,「阿拉斯加之旅算是完成一個目標,希望未來能有機會騎車去歐洲旅遊」。

相比冒險型機車(前排右邊),賽車型機車(前排左)外型較小。(范子毅提供) 

相比冒險型機車(前排右邊),賽車型機車(前排左)外型較小。(范子毅提供)
范子毅(右)和女友Disi(左)騎機車去阿拉斯加。(范子毅提供) 

范子毅(右)和女友Disi(左)騎機車去阿拉斯加。(范子毅提供)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