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6462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雅麗(全文完)

我的話有那麼一絲虛偽,其實我對雅麗是有看法的,只是不願意在一個初次見面的人面前表露而已。

「史蒂夫被裁員了,年齡大了,也不肯聽話,當然被裁了。雅麗肯定在的呀!特別會為老闆省錢。你不知道嗎?你太傻了,新員工的工資是老闆定的,可是當初招你進來時,老闆認為你是碩士,恐怕起薪要比一般人稍微高一些,讓史蒂夫和雅麗酌量提高一點。可是雅麗堅持:『不行,必須一樣,否則無法服眾。況且她現在走投無路,我們給她最低工資,為了身分,她一定會接受的。』最後老闆同意由雅麗視面試時的具體情況而定,也就是看你的要求與反應啦!」

「什麼?」這回輪到我大吃一驚了。原來如此!十年前雅麗面試我時的細節與情景,漸漸地從記憶深處浮現了出來,而且越來越清晰。似乎所有的表情、動作、語氣和神態,都透露了雅麗當初的思維活動。

校友看著我的表情,擠了一下眼睛,繼續說:「明白了吧!還有你更想不到的呢。一開始兩個星期沒有工資,也是雅麗定的。以前從來沒有過的情況。據說當初雅麗面試你時,本來談妥了一切,可是知道你當時幾乎是走投無路了,雅麗突然靈機一動,想出了這個說法,事後還去老闆那裡邀功。老闆想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高興得直誇雅麗一切都從公司利益出發,比他自己考慮得還周全。從此以後也成為公司的慣例,最初的兩個星期沒有工資,白幹!」

「啊!」我的嘴巴肯定張成了一個大大的圓,定格在校友的視線裡。

(全文完)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