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6461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西望唐人街(一二)

他的詩朗誦不但渾厚、有力,而且有著金屬的音質。她《草原牧女》的舞蹈,也曾博得一片喝采之聲。

他們的戀愛是在校園裡的環形操場完成的。每天晚自習以後,他們就約定到操場的網球架下會合,然後一圈一圈走,談論著人生、理想、未來。即使是大雪紛飛的冬夜也不例外。

一天,他由衷地說:「你不知道,你的舞姿多麼優美。在我看來。美國的舞蹈皇后鄧肯也不過如此。」

「你是不是想成為俄國的葉賽寧呢?」

「是的,」他憂鬱地說:「可惜我不是詩人!」

「不,你是的。」她糾正說,「在你朗誦詩歌的時候,我以為所有的詩人都站在你的背後了。」

他先她來到美國。

他說,他洗半天盤子剛好夠與她通一次電話。

她說:只要心裡想著我就行了,不必每星期都打電話來。她說:等我過去陪你,等我將來打工掙錢,供你安心讀書。

她來美之後,果然履行了自己的諾言。

可是,現在……

她多次想到分手,帶著孩子回國……然而,每當她看著孩子在美國孩子堆裡玩耍,就又斷了這個念頭。問題還不在於孩子喜歡美國,而是孩子的中文本來就沒有什麼基礎──他在國內只讀到小學二年級,到美國兩年已經忘記得差不多了,甚至可以說是一塌糊塗。如果回國,勢必要從頭學起,從拼音字母學起,而孩子已是四年級的學生了。

其實她還可以有另外一種選擇,衣廠老闆多次向她暗示,自己的家庭不和,如果有她那樣的太太就好了。或者說,想另外開一家衣廠,問她願不願意去管理,代價也是不言自明的。

(一二)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