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516461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花東婦好(八二)

那是可怕的採收季,她蹺堂加入採收行列,才十來歲的女娃,手指長厚厚的繭。一片林子的棗換不到幾百塊錢,那就是她們一年的生活費用。為了摳省,自家連棗子也吃不上,到現在她看到棗子,都心酸嘴饞得緊。

河南的大紅棗特好,現在已行銷至全國,到處是「好想你」的棗子連鎖店。對她來說,是不堪的鄉下記憶。

一直到讀高中時,才全家團圓在鄭州,父親說這才算回了老家。但她討厭當河南人,尤其像他們老家在鄉下的「一頭沉」,在城裡被嚴重地看不起。

特別是在青春期,鄭州有一百多間中學,她偏偏進了最多高幹之子的十七中。他們都是考不進當地好學校的外地人,北京、上海、廣州的最多。他們共同的死敵就是班上唯一的河南人,也就是周寧。

河南自古以農業為主,苦天苦地常鬧災荒,被其他外省人看不起。「河南鄉下人」的笑話多到數不清,內容不外造假、欺騙、靠不住、吹牛。

譬如有人說河南小偷多,笑話是有一次全大陸的小偷聚會,在面對新形勢下,決定要召開全國小偷代表大會,各省市代表紛紛提案爭取。在經過一番較量後,會議決定在河南省會鄭州舉行。

有一次班上輪流講笑話,幾乎都集中在譏笑河南鄉下人。譬如一個北京高幹之子大胖胖說:有一次啊,河南某著名企業家到北京參加群英會。這時有領導在報告時興頭來了,就給特別有名的與會者點名。點啊點,叫到河南的那位企業家時,他老兄昂頭挺胸、聲音洪亮地應答說「到」。(八二)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